2021728
    懲教署影片截圖

    坐監時一次真心發火

    我坐監時真心地發了一次火,就是在這樣的炎夏天。

    我住的監倉位於頂樓,在三十多度豔陽下暴曬,本來就是一個蒸爐。但那天收工回倉時,卻是熱到連呼吸也有困難。原來當天下午有高級懲教署官員巡視,前線職員便將本來已是非常窄小的窗戶全部關閉,理由是我們用電芯將窗戶撐開是違規做法(但卻沒有其他合規的方法將窗打開)。暴曬下的密封環境產生溫室效應,我看見囚友們都如鍋上螞蟻,一時氣憤,對當值的職員破口大罵,說他們違反人權。

    要在炎熱的日子降溫,唯一方法便是到洗手間用水淋身。但從洗手間回到床上短短一段距離,已經全身冒汗。睡覺時大家當然是赤裸上身,將孖煙通底褲盡量捲起,讓每個毛孔可以呼氣。吹不到風扇的囚友難以入眠,一面埋怨、一面在倉內踱步。他們最想鋪張蓆睡在地上,但規矩卻不容許。

    後來有一位從赤柱轉過來的囚友告訴我,他們在那邊最熱的晚上,要用毛巾包着水龍頭,然後坐在洗手盆下,讓涓涓水流滴在頭上,就這樣坐著睡到天明。聽完之後,我就知道一監還有一監熱。

    早前探肥佬黎時聽他讃香港監獄仍算人道。我當時回應說:等到夏天你再說吧!

    石牆花現發起萬人簽名要求改善監獄酷熱問題,請按此連結支持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