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基層工友的人命何價?

2021/1/24 — 16:15

山景邨

山景邨

【文:家興(自由撰稿人)】

前日,房屋署外判清潔工關厚基在屯門山景邨清理垃圾時,不慎墮進垃圾槽內,從 35 樓直墮地面,傷重不治。同類型的意外,分別於 2010 年、2011 年、2017 年皆有發生,當時房屋署承諾會檢討,十年過去,意外重演。

除了法例規定一筆八萬多元的殮葬費外,按照工友的年紀(工友約 58 歲)及外判清潔的薪金,相信工傷死亡賠償,亦不過是最低的四十多萬而已,一條人命,就是草草五十萬了事,結果不幸的工傷意外周而復始,問題癥結是甚麼?

廣告

首先說舊式垃圾槽的問題。垃圾槽是專門為高樓大廈設計,原意為方便工友可以直接把垃圾倒到地下的垃圾房。可是舊式垃圾槽的設計頗為危險,而且較為大袋的垃圾時有堵塞垃圾槽的情況,工友為了清理,幾乎要半身鑽進槽內,結果很多的工傷意外因此而生。一些較為人性化的做法,是工友利用垃圾車,逐層清理垃圾,然後用客𨋢把垃圾送到地下垃圾房處理,這樣一來,垃圾槽就可以被取締,對工友亦比較安全。

當然,有說利用工具清理垃圾槽、運用安全帶等加強工作間安全,這些誰不會說?問題是有否執行,由誰協助執行。記得已故工業傷亡權益會陳錦康總幹事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曾形容香港職安狀況是:「教育做得不好,安全法例又落後,最攞命是執法又非常寬鬆!」曾任工會幹事的年代,聽過康哥數次的職安健講座,也聽過他慨嘆不論是工友的職安意識、僱主提供的教育,皆有不足,這些往往就是肇禍根源,從 50 年代工業化開始,直至今時今日,亦復如是。

廣告

勞工處及政府,在接二連三的工業傷亡意外中,絕對是責無旁貸。每次工友出事,勞工處皆是後知後覺,是次清潔工友事件,皆因於公眾地方發生,故很快就公諸於世。過往有很多在地盤、碼頭等封閉地方的意外,時有出現判頭或僱主禁止消息外傳等事件,令部份工友失救,亦有礙家屬及公眾的知情權。

最令人氣結是,發展商、大老闆們在屢次發生的工傷意外中,均只須判罰數萬元罰款,歷史上因工傷意外要負刑責的個案,是零宗。正因如此,僱主們才如此放肆,因為他們深知自己只需要有足夠的金錢賠償、買保險等,有多少工友出意外,他們毫不關注。

「從來沒有歡呼聲加冕,勤勞未可得到幸福。」這是改編自南韓工運歌曲《愛的征戰》的歌詞,這就是基層工人的寫照。他們很多人都是默默為社會付出,擔當著建設城市的不同崗位,可是他們的死活,對僱主、政府而言,卻顯得如此一文不值。

最後,在此謹向畢生奉獻予工運、爭取工傷權益的陳錦康先生致敬,他為工友鍥而不捨的付出,必將長存於大家心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