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外傭挑戰與僱主同住規定遭駁回 上訴庭:外傭無居留權 不能依國際公約申索

2020/9/21 — 19:48

立場資料相片

立場資料相片

有外籍傭工早前向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挑戰現時外籍家庭傭工計劃中,要求外傭必須與僱主同住的規定,但被高等法院駁回。原訟人不服上訴,指硬性規定與僱主同住,會增加外傭被迫在休息日工作的風險。上訴庭今(21 日)頒下判詞裁定外傭敗訴,兼要向答辯人入境處處長支付訟費。

原訟人為菲籍女傭 Nancy Almorin Lubiano,她在 2011 年 10 月透過外籍家庭傭工計劃來港工作。判辭指自 1969 年有關計劃開始後,小部份外籍家庭傭工開始經當時人民入境事務處處長,按每個個案申請來港工作;政府指計劃不希望為本港房屋及其他社會服務帶來壓力,所以要求他們居住在僱主住所,以及不能和配偶及家屬來港。而時任的保安司在 1978 年在當時立法局上發言,指計劃主要宗旨在為香港家庭提供「全日制陪住的家政服務」( full-time live-in domestic service),和僱主同住的要求亦在 2001 年時任教育統籌局局長說明。

同住政策 2003 年強制實施

廣告

不過在 2003 年以前有關同住的要求不是嚴格執行,僱主和僱員雙方同意後,知會勞工處處長外傭即可在外居住。而一項在 2000 年後進行的檢討後,政府有意加強嚴格執行有關同住的要求,有關的理據在 2001 年一份事務委員會文件中詳述。而至 2003 年 4 月後,政府開始收緊有關要求,大約 30 宗個案獲入境處處長批准可豁免同住要求。

原訟人認為司法覆核具四大理由,包括 1) 入境處長沒有合法權力向外籍家庭傭工施加居住要求,無論是作為居留條件還是行使其權力以允許外籍家庭傭工在香港工作的先決條件;2)實施居住要求會以不相稱的方式違反約定的基本權利,從而違憲;3)因家庭或輸入傭工身份而對他們實施同住要求是歧視, 違反《基本法》第 25 條;以及 4) 在沒有任何或任何一般性情況外實施同住要求,在公法上不合理,以及處長可能非法地履行其酌情權。原審時法官全不接受申請人理據。到上訴庭聆訊後,高等法院上訴法庭副庭長林文瀚、法官鮑晏明、區慶祥決定駁回上訴,申請人訟費由法援支付,另須向答辯人支付訟費。

廣告

代表外傭律師樓批評司法機構判決有危險趨勢

代表申請人的帝理律師行發表聲明,指申請人的案件突顯同住要求會模糊傭工工作和休息時間,而上訴庭的判辭認同入境處處長指一名海外傭工,本身沒有居留在香港的權利,不能依靠可能違反《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 7 條對勞工的保障,因而指稱是遭強迫勞動,以挑戰在海外傭工計劃中與僱主同住的要求。有關要求是入境處處長作為入境管制政策。

律師行指同住的要求是對本地海外勞工的系統性歧視,以之改正必須依靠法院落實有關人士的恰當、正確權利。而遺憾地上訴庭只是再確立在《基本法》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中關於人權的規定,將繼續被取消任何實際意義和效力,而在這個關鍵時刻,司法機構對人們權利保護應被視為法治的基本要素,「這是一個危險的趨勢」。

政府歡迎判決

政府歡迎上訴法庭的判決,政府發言人指,很高興判決確認了留宿規定的合法性,指政府一貫的政策是讓本地勞工優先就業,只有在確定某些特定行業的本地勞工供應短缺才容許輸入外勞,「留宿規定」是這項政策的基石。

政府指,如外傭認為其僱主未能提供合適的住宿地方、或違反標準僱傭合約有關住宿安排的條款,或懷疑其僱傭權益受到剝削,可向勞工處尋求免費的諮詢和調停服務。

案件編號:CACV 112/2018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