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籍同事的平行時空

【文:迷彩服下的智子】

外籍同事昨天告訴我他快拿到香港永居資格了,他打算買樓。另一邊廂,一位剛移民的朋友臨行前對我說:「香港不是人住的。」先別論朋友這話如何粉碎了我的玻璃心,如果以一個抽離的、完全不理會政治形勢的角度 — 或曰豬的角度 — 看,究竟香港的生活如何?

身處的行業受疫情影響較微,屬於秒秒鐘有上落、精神長期繃緊那一類,加上本地同事佔少數,大家彷彿不受外面世界的沉重氣氛影響,當然肺炎仍然造成不便,外籍同事們也非無知,偶爾在主要紀念日經過重兵駐守之地,不用問本地人,他們也能互通因由。

不止一次,當我提到身邊親友紛紛移民時,他們會說:「其實香港很安全。」這當然是對他們而言,尤其指在疫情控制方面。的確,香港在肺炎爆發的頭一年很苦,要搶口罩又無學返,但市民本身自律又願意長期戴口罩;醫療系統沒有爆哂煲;企業銀彈充足又靈活,很快便解決民間防疫物資問題;疫苗數量夠,還有來佬貨供選擇。本地人不信任政府,任何防疫措施背後動機也覺可疑,但外籍同事對政治局勢不怎麼上心 (大不了回老家),他們幾乎毫不猶豫就接種疫苗 (當然是 BioNTech)、每人手機也裝上「安心出行」,可能在他們眼中我等事事憂心的本地人才是奇葩。

免除對政制的考量,香港的確不錯:白領工作機會對比很多歐美國家算多;扣除稅收有餘裕儲蓄和旅行;有小孩的家庭可以請外傭分擔家務、照顧細路,不用其中一位父母放棄事業(別少看這個,對女士來說是非常吸引的,我認識起碼兩個有年幼子女的家庭是因為媽媽希望全職工作而移居亞洲的 — 其中一個家庭去了新加坡);基礎設施完善、醫療服務合格;居民文明有效率;有山有水 (一小時車程內可行山可去沙灘) ;還有治安,有同事說在老家他會擔心孩子自己上街,但在香港則很放心 (他究竟在說什麼?本地孩子在街上比成年人和長者危險百倍 — 單這一句,你能說不是平行時空嗎?)。雖然居住環境狹小,但也不是完全沒辦法,可以搬到離島或新界。

上月《經濟學人》內一篇有關共產黨建黨一百年的文章也提到外國人在中國的平行時空由來已久:「1921 年 7 月,中國是一個貧窮的國家,飽受內戰之苦。其四億人口大部分住在農村。一場飢荒席捲北方,造成數十萬人死亡。但上海的外國人卻過著精彩的生活,在約三十平方公里的租界中。他們有自己的軍隊和警察 — 英國人有戴頭巾的錫克教徒、法國人有戴遮陽帽的越南人 — 維持秩序。真正的中國離他們很遠。」

很多年前我邀英國來的同事一起出席五月卅五晚間活動,他婉拒道:「我一旦摻和事情就變質了。」現在的全球氣氛已經很不一樣,地與地彷彿又連接起來了,但是經歷了這麼多,大家應該明白有些事只能由視該地為家的人去承擔。

寫這一篇不是想說香港有多好、勸大家留下;去留的決定太多身不由己。反而在想:不知道移民外地的親友到埗後會否也活在當地的平行時空。

作者簡介: 寫迷彩服下的智子 Blog 的人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