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數據廣播成新趨勢ㅤ東華三院 YouTube 籌款 show 失敗沒有告訴你的真相

2020/5/6 — 12:38

東華三院「LOVE actually LIVE actually」抗疫慈善音樂會直播截圖

東華三院「LOVE actually LIVE actually」抗疫慈善音樂會直播截圖

「人人都去拍 YouTube,唔通人人都識拍 YouTube?」《蘋果日報》訪問 20 歲全職 YouTuber,短片讀白劈頭便有著這麼一句。的確,今天人人都可以拍片上載到社交媒體,但真正成功的有幾個?

疫症雖然摧毁各行各業,但同時令 YouTube 等自媒體茁壯起來。蘇絲黃、陳志雲、李婉華以至李綺雯等藝人,先後離開所屬的大台自營 YouTube 頻道,不少演藝製作單位甚至透過 YouTube 進行大型直播。過去一個月,許冠傑、演藝人協會以及東華三院先後舉辦抗疫直播 show,但結果迥然不同,為什麼?

  • 「2020 許冠傑同舟共濟 Online Concert」直播觀看(concurrent)人數最高達 13 萬人,1 小時及 24 小時總觀看次數分別達 55.56 萬次及 181 萬次;
  • 「演藝人協會全球 Stay Home #WithMe」直播觀看人數最高介乎 6,000 至 7,000 人,11 天總觀看次數 58.5 萬次;
  • 「東華三院抗疫慈善音樂會」直播觀看人數最高介乎 1.6 萬至 1.7 萬人(由於直播後官方頻道未有上載完整片段,所以未有累計觀看人數)。

值得留意的是,儘管「東華三院抗疫慈善音樂會」演出粒粒皆星,觀看直播的人數亦高於演藝人協會的全球直播,但觀看直播人數高峰期亦只有萬餘人(可能英皇娛樂群星演出的直播觀看人數已不只 2 萬人)。歸根究底,致命原因包括沒有有效宣傳及播放時出現聲畫不同步。東華慈善音樂會的未如人意,反映什麼?

廣告

ASI 大數據為「2020 許冠傑同舟共濟 Online Concert」的製作單位《健康.旦》管理 YouTube 頻道,除了提供頻道管理,亦要確保全球直播時聲畫質素沒有問題,我作為 ASI 大數據的數據分析及策略總監,且以「2020 許冠傑同舟共濟 Online Concert」作為例子,與大家分享這種動輒逾萬人同時觀看的 YouTube 直播 show,背後其實涉及複雜操作。

《許冠傑 2020 同舟共濟網上演唱會》(公關提供圖片)

《許冠傑 2020 同舟共濟網上演唱會》(公關提供圖片)

廣告

撇除演出者名單、內容版權及 rundown 等涉及內容的操作,最重要的是直播前涉及大量數據分析及操作、播放時間及直播傳送流暢(確保聲畫同步)技術交接等等,是否星光熠熠群星拱照反而不是重點。

大家要明白,負責派送、建議短片的「接頭人」YouTube,說穿了其實是一台機器甚或是一套軟件系統。對 YouTube 而言,「她」不認識古天樂、容祖兒甚或是梁詠琪等一眾明星,但偏偏製作單位容易跌入自我感覺良好的內容陷阱。

所謂的內容陷阱,即是誤以為古天樂等一眾巨星願意放下身段進行網上直播,一定會有很多粉絲趨之若鶩主動觀看,誰不知,「她」不認識你,對你認為十分吸引的內容毫不了解。難聽一句是「你識 YouTube,YouTube 識你老鼠。」最後,粉絲們壓根兒不知道你將會進行或正在直播。再說許冠傑的 YouTube 直播,Google Trend 數據告訴大家,比較相同時期「許冠傑」、「Lady Gaga」、「古天樂」、「容祖兒」及「東華」,「許冠傑」的在演出前及演出期間的搜尋量急升,相反其他藝員明星及主辦單位則無人問津。你認為,古天樂、容祖兒的知名度會比許冠傑遜色?

製作或協辦單位若能夠摒棄舊有傳統媒體的宣傳觀念,將古天樂、許冠傑等明星幻想成一串代碼或編碼,先讓「她」明白這一組代碼編碼原來很受歡迎及可以帶動瀏覽量(traffic),當舉行直播或正式推出節目當日,「她」便會主動將你的直播派送到 YouTube 首頁,繼續傳遞到全球各地,這才是大數據廣播。

關於這種將內容編碼化的大數據技術,具體執行非常複雜艱澀,特別是要事前掌握及分析不少數據,例如即將播出的內容能否迎合潮流、能否創造需求、相關的的需求來自那個地區以至那個時段等等缺一不可。

面對人人都可以製作短片上載到社交媒體的年代,要贏過全球所有 YouTuber 將內容送到受眾眼球,要先明白如何與「她」溝通,這些技巧不是隨便花數十萬元甚至數百萬元請來熠熠紅星,便可以做到。

假如你還認為「content is king」,是時候學習另一句:「data is warlord.」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