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海從魚躍,長空任鳥飛 — 通識老師讀《吾考通識.通識唔考》

2020/2/19 — 15:22

《吾考通識.通識唔考》

《吾考通識.通識唔考》

【文:盧日高】

香港高中通識教育科進行剛好十年,教育局轄下的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現正進行檢討,準備提出修訂的方向。要做好檢討,是需要深入理解這一科。教育工作關注組編、進一步出版的《吾考通識.通識唔考》,從通識科的課程、教學、考評、延伸閱讀和實踐行動都有所說明,有助讀者深入了解這科的運作和局限。

廣告

記得 2009 年新高中學制通識教育科初推行之時,社會各界以至通識教師對通識科學什麼都未算掌握。坊間各界甚至政府渠務署、機電工程署、土地註冊處都獲撥資源製作通識教材,好不熱鬧。早期通識教師都積極學習不同範疇知識,設計多元化學習活動給學生。到底這科是「學甚麼」、「如何學」,確實是有很寬闊的想像空間。

不過,通識科畢竟是香港中學文憑試必修必考的科目,沒有確定的教學內容和考試範圍,考試將難言公平。要知道通識科是一門怎樣的學問,我們需要理解這科的概念工具,其中包括有用的詞彙、推理方式和解決問題的方法。張往的〈吾咁問通識〉詳細地回應上述的內容。他從教育局發表的課程文件和資源冊,疏理出 80 個核心概念、76 個學習重點,並說明如何從課程文件的探究問題詮釋出可供學生學習的議題。其後他論證通識科沒有特定的知識範圍和清晰的考評目標,最終導致師生疲於奔命地學習大量議題、出現考試引導教學取向以及操練的弊病。無論是希望了解這科的外行人、想溫故知新的通識教師或是負責檢討通識科的人士,這篇文章都極具參考價值。

廣告

〈試題評析〉由一眾通識科行家分析 2015 和 2016 年兩屆文憑試的試題。每條試題的「教你考試」部分,詳細地解釋取得高分的技巧(所謂「摘星秘技」),雖然試題已非「新鮮滾熱辣」,但仍有助學生了解通識考試的要求。不過考試攻略絕非本書的主要目的,解構試卷各題的考試技巧後,作者們「跳出考試」去評價和批判試題。

例如力和曾瑞明評 2016 年卷一第三題要求考生找出數據反映的模式,認為數據上一些觀察的普遍化(generalization of observation),未必算上是有因果關係(causality),考生根據有限資訊歸納出來的「模式」,可能只是大腦產生的想像,而非客觀的事實。雖然試題的設計只是用於評估學生的能力,而且試題資料能夠提供的資訊量有其限制,但是歷屆試題往往是後來學生的學習材料,要求標準答案能經得起科學的驗證,並不過分。

「持份者」是通識科一個常用詞語,也是一個被濫用的詞語。陶亨評 2016 年卷二第一題就「持份者」一詞作深入探討,他認為社會各個群體不應該預設成只有利害關係,不同的人所關懷的未必只有切身的私利,將活生生的人壟統地歸類成不同持份者,有機會強化了對不同階層或意見人士的刻版印象。

「跳出考試」多位作者對試題深入反思,有的討論題目用詞的學理基礎,有的討論議題的知識脈絡,有的討論試題的現實意義。這些討論都直指一個核心問題,就是通識科作為一個科目,有沒有一套系統方法去分析事物,需要採取哪種方法來組合概念工具?如果一個學科,沒有明確的概念工具,沒有讓概念有序排列,教師和學生就難以闡明概念與概念之間的邏輯聯繫,難以嚴謹地分析現實世界各種不同的議題。於是不同議題的知識只是無序地呈現在學生眼前,就算學生熟讀這兩年試題的議題,他們都無法知道哪一套概念工具可供「知識轉移」,應用於其他議題。

累積了幾屆的文憑試經驗,不少通識教師已逐漸掌握考評的要求,理解提問用語、操練考試技巧已成為學習通識科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這是公開試科目無可避免的發展過程。不過這本書的作者們並不甘心通識科淪為「考試科」。拆解每題試題後,他們提供「延伸閱讀」,就該試題介紹好書和影視作品,讓學生能夠超越試題冷冰冰的文字和數字資料,對這些當代議題有更深入的理解和反思。

最後的「通識行動」,作者們就每條試題設計情境,提供三項選擇給讀者思考或直接行動。例如鍾曉烽就 2015 年卷二第一題提供三個方法讓讀者實踐「新聞自由」:A. 發分享、發布和轉載資訊時,做好「fact check」、B. 新聞付費和 C. 成為社區記者。每個方法都附有解說,說明這些行動如何有助守護「新聞自由」這個公共價值。這些行動建議,提醒師生學習通識科並非只為考試,這科的核心教育目標是培養「具識見、負責任的公民」。

本書還同場加映兩位通識老師親身上試場的經驗,他倆久疏戰陣,最終保「5」不失。不過成績並非重點,重要的是他們都發現考試制度的局限,一方面有限的時間和遷就評卷而設計的題目會限制考生的發揮,另一方面此科涉及太廣闊的範圍和深淺程度不一的試題,令考試帶著很大的運氣成份,糟於三年寒窗苦讀的學生,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通識科在爭議之下走過第一個十年,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去年發表的諮詢文件提到通識科需要釐清和精簡課程範圍,相信修訂後的通識課程將不會如現時般含糊而寬闊。不過,公開試課程有邊際,並不等於學海有涯。只要通識科教師如這本書的作者們保持批判思維,積極推介好書好電影,設計多元的實踐行動,「大海從魚躍,長空任鳥飛」,在考試之外,學習仍然是無止境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