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紀元時報》指羥氯喹有效治療 COVID-19,多項內容證據不足、誤導或錯誤

2020/8/14 — 20:33

事實查核實驗室製圖

事實查核實驗室製圖

摘要

  • 《大紀元時報》8 月 6 日的報導指羥氯喹能有效治療 2019 冠狀病毒病(COVID-19)。
  • 文章引用的科學研究因實驗設計上的限制,不能證實羥氯喹有療效,亦有多項研究顯示羥氯喹無助預防或治療 COVID-19。
  • 文章引用「美國前線醫生」成員的記者會發言指已用羥氯喹治癒多個病人,說法並沒有證據支持。
  • 文章引用閆麗夢的說法,稱羥氯喹於 2005 年時已被證實有效治療 SARS,此說法錯誤。
  • 《大紀元時報》指羥氯喹有效治療 COVID-19 的說法沒有證據,而且引用的說法誤導、證據不足或錯誤,並不可信。

背景

《大紀元時報》於 2020 年 8 月 6 日發佈〈真假藥效與選舉之爭 特朗普和中共高官都在服用羥氯喹〉,宣稱羥氯喹(hydroxychloroquine, HCQ)能有效治療 COVID-19(文中稱為「中共肺炎」),更指控「美國左派掌控的媒體竟然造假,把原本有效抗疫的羥氯喹,謊稱為無效,加大了感染人數」。[1]

廣告

〈真假藥效與選舉之爭〉一文亦引用「美國前線醫生」(American’s Frontline Doctors)在 2020 年 7 月 28 日記者會上的內容,指羥氯喹治療 COVID-19 有效。該記者會的影片因涉及失實訊息,早前在 Facebook、Twitter 及 YouTube 三個網絡平台上被移除。[2]

2020 年 8 月 7 日《大紀元時報》發佈另一篇文章〈特朗普和中共高官 都在服用羥氯奎〉,內容大致跟〈真假藥效與選舉之爭〉一文相同。[3] 而 8 月 4 日《大紀元時報》Facebook 專頁亦上載部分內容跟上述文章相同的影片,有超過 170 次轉發。[4]

廣告

氯喹(chloroquine, CQ)及羥氯喹可用作治療及預防瘧疾 [5],口服藥物版本分別為磷酸氯喹(chloroquine phosphate)[6] 及硫酸羥氯喹(hydroxychloroquine sulfate)。[7]「氯喹」又譯作「氯奎寧」,《大紀元時報》的文章使用不同譯法,或引起混亂,敬請注意。

以下引文均出自〈真假藥效與選舉之爭〉一文。

查證

1. 鍾南山指氯喹肯定是有效藥?

首先,《大紀元時報》指氯喹是「鍾南山的推薦」︰

早在 2 月 19 日,中共國家衛健委在中共肺炎診療方案第 6 版中,提到 2 個試用藥物,其中一個就是氯奎寧。大陸著名呼吸病學專家鍾南山當時表示,氯奎寧雖不是「特效藥」,但肯定是「有效藥」。

翻查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六版)》,第 8 頁提到可試用磷酸氯喹 [8],上段第一句無誤。

而在 2020 年 2 月 18 日的記者會上,鍾南山指磷酸氯喹「還夠不上是特效藥」,但是「一個非常值得探討的藥」,並指「從現有的苗頭來看,應該是有些幫助」。由此可見,當時鍾南山相信氯喹有助治療 COVID-19,未有說「肯定是有效藥」。[9][10]

2. 三項跟羥氯喹有關的研究

《大紀元時報》的文章提到四項研究,其中一項是原刊於《刺針》(The Lancet)、指羥氯喹會增加死亡率的研究,6 月初因數據有問題被期刊撤回。[11]《大紀元時報》準確指出該研究被撤回。

關於以羥氯喹預防或治療 COVID 的研究方面,《大紀元時報》提到三項研究。第一項研究支持使用羥氯喹治療 COVID-19,第二項指以羥氯喹預防感染 COVID-19 不比安慰劑好,第三項研究指羥氯喹有效降低死亡率。

三項研究所測試的內容、方法迥異,僅第二項研究使用被視為測試新療法「黃金標準」的雙盲、隨機分配對照組實驗 [12],而該研究結果為羥氯喹無助預防 COVID-19。《大紀元時報》引述支持使用羥氯喹的第一及第三項研究時,未有指出實驗方法導致的研究限制,僅列出結果以佐證文章主題「羥氯喹有效抗疫」,屬誤導內容。

第一項研究

《大紀元時報》的文章提到︰

3 月 19 日,學術期刊出版龍頭:愛思唯爾(Elsevier)刊登一篇法國團隊針對氯奎寧和羥氯喹治療中共肺炎的研究,結果顯示奎寧可以抑制病毒濃度,若再加上抗黴漿菌藥物日舒(Azithromycin)的使用,用藥第5天就達到完全清除病毒的效果。

以關鍵字「hydroxychloroquine azithromycin covid 19 elsevier」搜尋,這篇論文應是 2020 年 3 月 20 日在期刊《國際抗微生物劑雜誌》(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ntimicrobial Agents)於網上發表的〈Hydroxychloroquine and azithromycin as a treatment of COVID-19: results of an open-label non-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該期刊由愛思唯爾出版。[13]

實驗結果顯示,服用羥氯喹的 20 人當中在第 6 天測試出陽性反應的比率顯著低於對照組的 16 人,6 個病人同時服用羥氯喹及阿奇霉素(azithromycin,品牌名日舒錠),第 5 及第 6 天全部測試呈陰性反應,然而論文提到其中一人在第 8 天又出現呈陽性反應。

論文標題已明言這實驗的受試者得悉所使用的藥物(open-label)、沒有隨機分配實驗組和對照組(non-randomized),內文提及實驗沒有使用安慰劑作對比。論文提到需要 48 個病人(一半使用羥氯喹,另一半為對照組)作統計分析,但最終實驗對象僅得 36 人。雖然結果顯示羥氯喹有助治療 COVID-19,但實驗方法的限制使研究不足以證實羥氯喹有效。

第二項研究

文中「真假醫學雜誌的較量與 FDA 的反覆」一節又提及兩項研究︰

6 月 3 日,美國頂級醫學雜誌《紐英倫醫學期刊》(NEJM)發表的明尼蘇達大學的論文稱,針對美國和加拿大 821 名受試者的實驗顯示,服用羥氯奎寧來預防新型冠狀病毒,效果和安慰劑差不多。

但到了 7 月初,一項新的研究表明,羥氯喹可以降低中共病毒患者的死亡率。

據英文《大紀元》報道,密歇根州亨利福特醫療系統的研究人員分析了 2,500 多名患者的記錄,發現接受羥氯喹治療的患者中有 13% 的人死亡,而僅接受標準護理的患者死亡率為 26.4%。

搜尋「nejm covid 19 hydroxychloroquine」並把日期限制在 2020 年 6 月 3 日,可以找到《大紀元時報》引用的第二項研究為當日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網上發表的論文〈A Randomized Trial of Hydroxychloroquine as Postexposure Prophylaxis for Covid-19〉。[14]

此研究使用雙盲實驗,即實驗人員和參與者在實驗期間並不知道所用的藥物是羥氯喹抑或安慰劑,而且隨機分配對照組,參與者共有 821 人(實驗組 414 人,對照組 407 人)。參與者均在 6 呎內接觸確診患者 10 分鐘以上,而且僅戴上口罩或完全沒戴口罩及眼罩,並於接觸患者後 4 日內服用羥氯喹或安慰劑,然後檢視參與者 14 日內有否確診或出現類似 COVID-19 的病徵。

實驗結果顯示,參與者在接觸到確診患者後服用羥氯喹,跟安慰劑相比並無顯著預防效果,兩者確診或出現類似 COVID-19 病徵的比率接近。另外,服用羥氯喹的組別出現副作用比率為 40.1%,比對照組的 16.8% 高,兩組均沒有嚴重不良反應。

然而此實驗有其限制,作者指出由於並非所有人都做到診斷測試,有部分人只能以病徵判斷可能患上 COVID-19。實驗結果顯示在暴露於病毒後服用羥氯喹沒有預防效果,至於暴露於病毒前服用的效用有待其他實驗判斷。

第三項研究

至於《大紀元時報》引用的第三項研究,亨利·福特醫療集團(Henry Ford Health System)網站上有關於該研究的新聞稿 [15],並附上連結前往刊於《國際傳染病雜誌》(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fectious Diseases)上的論文〈Treatment with hydroxychloroquine, azithromycin, and combination in patients hospitalized with COVID-19〉。[16]

這項研究為觀察研究,回顧分析今年 3 月 10 日至 5 月 2 日期間亨利.福特醫療集團 6 家醫院 2,541 名 COVID-19 病人情況,發現僅服用羥氯喹的患者死亡率為 13.5%,同時服用羥氯喹及阿奇霉素的患者死亡率為 20.1%,兩種藥均未有使用的患者死亡率則為 26.4%。

然而此項研究並未使用隨機對照實驗,無法用作判斷因果關係,較新的研究並不代表較為可信。

事實查核機構 PolitiFact 在 8 月 5 日發表的查核報告指出,有 7 個使用隨機對照實驗的研究顯示羥氯喹無助預防或治療 COVID-19(其中一項為上述第二項研究),但截稿前其中兩項研究尚未正式在學術期刊刊登。[17]

現有的研究證據並不支持「羥氯喹有助對抗疫情」[18-21],但《大紀元時報》宣稱羥氯喹有效,而且在列舉相關研究時,未有寫清楚實驗設計的限制,把可靠程度不同的研究並置,誤導讀者相信其抗疫效用。

3.「美國前線醫生」組織的說法

《大紀元時報》又引述組織「美國前線醫生」在 7 月 28 日記者會上的說法,指羥氯喹有效對抗 COVID-19,例如引述伊曼妞爾(Stella Immanuel)的發言指採用羥氯喹或鋅治癒 350 名病人。

事實查核機構 Snopes.com 在 8 月 4 日發表的文章指出,他們未發現任何證據顯示伊曼妞爾曾治療數以百計的 COVID-19 病人,她亦未有提供任何證據。[22] 另一事實查核機構 FactCheck.org 在 7 月 28 日發表的查核報告則提到,他們曾致電聯絡伊曼妞爾工作的醫療中心的註冊人,當問到該診所有否以羥氯喹治療 COVID-19 病人時,對方掛上電話。[23]

多家傳媒及事實查核機構如《法新社》《美聯社》及 PolitiFact 等均指出「美國前線醫生」記者會影片中的問題,包括宣稱不需要戴口罩和羥氯喹可治癒 COVID-19。[24-26]

4. 羥氯喹在 2005 年已被證實可有效治療 SARS?

《大紀元時報》引述前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傳染病研究中心的病毒和免疫學研究員閆麗夢的說法,指羥氯喹在 2005 年時已被證實治療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非常有效」︰

據她介紹,羥氯喹被使用已有 65 年的歷史。在 2005 年已經被證實用於治療 SARS 非常有效。中共病毒被認為是 SARS 病毒的增強版,那為甚麼現在不能用來治療?

由於文章並無提及資料出處,搜尋「羥氯喹 SARS 閆麗夢」可以找到 YouTube 上「香港大紀元新唐人聯合新聞頻道」剪輯的相關影片 [27]︰

影片中閆麗夢指美國白宮冠狀病毒工作組成員、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NIAID)主任福奇(Anthony Fauci)在 2005 年就知道羥氯喹可以抑制 SARS,並質問現在面對「加強版的 SARS」為甚麼不能用作預防。

搜尋「Fauci Hydroxychloroquine SARS」可以找到 PolitiFact 及 Snopes.com 反駁「福奇 2005 年時已知道羥氯喹可以治療 SARS/COVID-19」這個說法的查核報告 [28][29],此外《路透社》亦有一份相關(但未有提及福奇)的事實查核報告。[30]

三份報告均指出這個流言與福奇無關,而是源於 2005 年刊於《病毒學期刊》(Virology Journal)上的論文〈Chloroquine is a potent inhibitor of SARS coronavirus infection and spread〉[31],論文未有證實「羥氯喹可以治療 SARS」,原因包括論文研究的是氯喹而非羥氯喹、研究為體外細胞實驗、實驗使用猴子細胞而非人類細胞,而且引起 SARS 及引起 COVID-19 的病毒雖然同為冠狀病毒及名稱相近,但仍是兩種不同病毒。

由此可見,《大紀元時報》引述閆麗夢指羥氯喹「在 2005 年已經被證實用於治療 SARS 非常有效」的說法錯誤。

結論

《大紀元時報》引用鍾南山記者會發言、兩項科學研究、「美國前線醫生」及閆麗夢的說法,指氯喹或羥氯喹「有效抗疫」以及媒體「謊稱為無效」。綜合上述資料,《大紀元時報》引述鍾南山的說法有誇大之嫌,所引用的科學研究無法證實羥氯喹有效,屬誤導內容;文中「美國前線醫生」伊曼妞爾的說法沒有證據支持;引述閆麗夢「(羥氯喹)在 2005 年已經被證實用於治療 SARS 非常有效」的說法錯誤。

資料來源

  1. 真假藥效與選舉之爭 特朗普和中共高官都在服用羥氯奎(大紀元時報)
  2. 'America's Frontline Doctors': Facebook, Twitter, and YouTube scrub platforms of viral video making false coronavirus claims (CNN)
  3. 特朗普和中共高官 都在服用羥氯奎(大紀元時報)
  4. 焦點速遞(大紀元時報(香港)Facebook專頁)
  5. Medicines for the Prevention of Malaria While Traveling  - Chloroquine (Aralen™) (CDC)
  6. Chloroquine (Drugs.com)
  7. Hydroxychloroquine (Drugs.com)
  8.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六版)(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
  9. 磷酸氯喹算不算特效药?病毒潜伏期是否有改变?钟南山权威解答(央视网)
  10. 磷酸氯喹是不是特效药?钟南山:算不上 但有效果(网易新闻)
  11. Covid-19: Lancet retracts paper that halted hydroxychloroquine trials (The Guardian)
  12. Randomised control trials: what makes them the gold standard in medical research? (The Conversation)
  13. Gautret P, Lagier JC, Parola P, et al. Hydroxychloroquine and azithromycin as a treatment of COVID-19: results of an open-label non-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Int J Antimicrob Agents. Volume 56, Issue 1, July 2020. doi:10.1016/j.ijantimicag.2020.105949 (網上發表於2020年3月20日。
  14. Boulware DR, Pullen MF, Bangdiwala AS, et al. A Randomized Trial of Hydroxychloroquine as Postexposure Prophylaxis for Covid-19. N Engl J Med 2020; 383:517-525. doi:10.1056/NEJMoa2016638.
  15. Treatment with Hydroxychloroquine Cut Death Rate Significantly in COVID-19 Patients (Henry Ford Health System)
  16. Arshad S, Kilgore P, Chaudhry ZS et al. Treatment with hydroxychloroquine, azithromycin, and combination in patients hospitalized with COVID-19. Int J Infect Dis; 97 396-403, July 2020. doi:10.1016/j.ijid.2020.06.099.
  17. Yes, at least five randomized controlled studies say hydroxychloroquine doesn't help (PolitiFact)
  18. Three big studies dim hopes that hydroxychloroquine can treat or prevent COVID-19 (Science)
  19. Coronavirus and hydroxychloroquine: What do we know? (BBC)
  20. Coronavirus Drug and Treatment Tracker (The New York Times)
  21. Schluger NW. The Saga of Hydroxychloroquine and COVID-19: A Cautionary Tale [published online ahead of print, 2020 Jul 16]. Ann Intern Med. 2020;M20-5041. doi:10.7326/M20-5041
  22. Who Are 'America's Frontline Doctors' and Dr. Stella Immanuel? (Snopes.com)
  23. In Viral Video, Doctor Falsely Touts Hydroxychloroquine as COVID-19 'Cure' (FactCheck.org)
  24. Trump spreads video of doctor who falsely claims hydroxychloroquine cures COVID-19 (AFP)
  25. Video falsely touts hydroxychloroquine as COVID-19 cure (Associated Press)
  26. Don't fall for this video: Hydroxychloroquine is not a COVID-19 cure (PolitiFact)
  27. 閻麗夢稱有情報證明中共高層及部隊醫院的醫生都在吃硫酸羥氯喹,不如驗尿證明,反對者2005年就知道羥氯喹對SARS有效,那為何不能用在中共病毒呢?因為後面有龐大利益鏈。( 香港大紀元新唐人聯合新聞頻道)
  28. Don't fall for conspiracy about Dr. Anthony Fauci, hydroxychloroquine (PolitiFact)
  29. Did Fauci Say in 2005 Virology Journal That Hydroxychloroquine Can Treat SARS? (Snopes.com)
  30. Fact check: Chloroquine/SARS study does not prove hydroxychloroquine’s effectiveness against COVID-19 (Reuters)
  31. Vincent, M.J., Bergeron, E., Benjannet, S. et al. Chloroquine is a potent inhibitor of SARS coronavirus infection and spread. Virol J 2, 69 (2005). doi: 10.1186/1743-422X-2-69

撰寫︰鄭家榆(執行編輯)
複核︰林藹雲(編審成員)
校正︰黎苑姍(編審成員)

本文出自事實查核實驗室(Factcheck Lab),轉載前請先參考其版權聲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