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女子被警截查逼除裙 警方裁定「並無過錯」 僅指未詳細紀錄搜身「疏忽職守」

2021/2/19 — 18:18

圖片素材來源:rthk片段截圖、2019 年 10 月,女子當街被防暴警要求當眾脫去連身裙

圖片素材來源:rthk片段截圖、2019 年 10 月,女子當街被防暴警要求當眾脫去連身裙

前年 10 月反修例期間,警方截停一架巴士,女乘客當街被要求當眾脫去連身裙,事後向警方投訴。事隔 16 個月,事主陳小姐本月初終接警方回覆,指涉事警員「並無過錯」,但指有警員「疏忽職守」,未有就搜身作詳細紀錄。陳小姐接受《立場》訪問時,形容警察的回覆既矛盾又可笑,「他堅持要求我脫裙無錯,然後為了安撫我,才指警員有少少出錯」。她表明會覆檢投訴結果。

陳小姐向警方投訴,當日被警員無理要求,在公眾地方脫裙搜身。她指雖然當時有穿著打底裙,但又認為現場有其他男警及市民在場,被要求脫去連身裙不合理亦不必要。投訴警察課調查 16 個月後,認為涉事警員「並無過錯」,指警員當時確定事主有底層衣服的情況下,要求她脫去連身裙,行動符合警察程序與法律條文,介定行為不當的指控為「並無過錯」。

不過,警方的調查又指,發現一名警員未有就是次搜身作詳細紀錄,該警員被確立一項「疏忽職守」指控,會採取適當紀律行動。信件指監警會同意調查結果。

廣告

女事主:既矛盾又可笑

陳小姐接受《立場》查詢時稱,結果是意料之內,「我沒有很生氣,其實『都預咗』,警方自己人查自己人,會堅持自己沒有錯。」對調查指有警員「疏忽職守」,她認為只是安撫作用,「其實既矛盾又可笑,他 (警方) 堅持無錯,但為了安撫我,才指警員有少少出錯。」

廣告

她認為,如果警方無詳細紀錄,質疑當局又如何得出調查結果,令人難以信服。陳小姐又指自已就投訴落口供後,警員沒有再向她查問細節。她指,自己已取得當時警員攝錄機的片段,否定警員無詳細的搜身紀錄的說法。她指會再就結果作覆檢。

警察通例只列明「如在搜查時須要疑犯涉及脫下部份/向內查看/搜查及要求脫下疑犯用以遮蔽其私處的衣物,只可在的隱閉地方或保障疑犯私隱下進行。」《立場》向警方查詢,是否有底層衣服就可在公眾地方脫去面層衣服搜身、要求事主脫裙的作用、對底層衣服的定義,暫未有回覆。

被要求兩次搜身 惟脫裙後無再檢查

陳小姐提到,因為當她脫裙後,女警員沒再對她搜身、亦沒檢查她的連身裙,只著她在警員的鏡頭前讀出姓名及身份證號碼。陳小姐指雖然連身裙下有穿著打底裙,但不明白為何警員作此要求,「我穿打底裙只為了不想走光,但 ( 警方 ) 偏偏就要我在公眾場所只穿內衣,是完全不合理的對待。」於是事發翌日,陳小姐向投訴警察課作投訴。

前年 10 月,陳小姐坐巴士回元朗途中,巴士被警方截停,全車乘客要落車搜身。陳小姐完成首次搜袋、搜身後,原本獲放行,但有女警再要求她脫去連身裙搜身。當時有多名乘客及三至四名男防暴警員在場,其中一名男警員手持攝錄機拍下過程。

由於警方攝錄機的片段有拍下陳小姐的容貌及身份證等個人資料,她曾按《私隱條例》向警方索取當晚警方拍攝的片段。警員一度要求她支付約 5 至 10 萬元,購置電腦軟件為片段「打格」及所涉工時的工資,最後陳小組支付 6000 元取得有關片段。

投訴警察課回覆的信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