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20/10/23 - 12:58

女導演飽受性別定型框囿 陳小娟、黃綺琳堅持自我不隨俗流

左至右:黃鈺瑩、黃綺琳、陳小娟、黃嘉瀛、龐一鳴(作者提供)

左至右:黃鈺瑩、黃綺琳、陳小娟、黃嘉瀛、龐一鳴(作者提供)

2020.10.21 深水埗 一拳書館

主持人:原於大館放映《千言萬語》,因疫情取消卻無法重新舉行

藝術家黃嘉瀛與學者黃鈺瑩,在一拳書館放映許鞍華的經典《千言萬語》,邀請到兩屆金像獎新晉導演得主,陳小娟和黃綺琳與談。

廣告

無獨有偶,兩人都在行內飽受性別偏見之苦。

陳小娟未入電影圈,已聽過老師對她說「女仔做依行啱喇,撈唔掂就搵人嫁左去。」乃後初試啼聲,又要應付行內盛行的迷信。曾有幕後人員阻止一名女性場務「坐櫈」,因為「會為劇組帶嚟厄運」。陳心頭火起,「咁女人唔駛做導演添喇」,命令場務繼續坐:「你而家就坐落去。」

除了抵抗直接的非禮和赤裸的歧視,更多時要面對世人對性別的定見。她曾獲得拍愛情片的機會,皆因投資者篤信拍愛情片應該找女導演;她獲得金獎像後準備上紅地毯,造型師覺得她的長髮「唔似導演」,要剪去她一頭長髮,使她合符導演的「幹練」。她大惑不解,「點解剪短頭髮先似導演?」她保住長髮也保住自己。

最讓她一肚氣的,是她產子之後頻頻有人問她會否繼續執導,不下於恭喜得她得到金像獎的人數。她一直努力工作到最後一刻,換來生仔就等於引退的疑問令她灰心。
哪料產後復工又惹來另一疑問:「邊個湊仔呀?BB 點算呀?」她為之氣結,「大佬呀我有老公有家人,BB 唔會一個人喺屋企。我唔做嘢又話我,做嘢又話我!」

至於黃綺琳自幼所耳濡目染也充斥性別定型。中文老師告誡她應考時不可選敘事文和抒情文,創意不及男生的女生只宜寫議論文。年輕時她順從老師偏見,長大後走向特立獨行,然而老師的偏見反映世人的偏執。

入行後黃與其他男導演合作,儘管男士是副導她才是正導,可是工作人員都以為男士是導演,而她只是編劇或秘書。乃後在頒獎禮同場拍照,攝影師都會拍得男士像大導,而她則是跟著大導的女星。

她也遇過一些劇組喜歡「不斷講鹹濕嘢」,初時不明他們有何企圖,她的「還擊」就是「我講鹹濕嘢可以鹹過你好多」,結果換來她與劇組樂也融融。黃思忖他們無意針對或騷擾她,只是對女性的感受沒有意識。

無意識的性別框架始終無處不在。她們的解決之道就是放下自己和對方是男是女,直道而行。

* * *

主持人黃嘉瀛披露,放映《千言萬語》本來是在大館舉行的活動,名為「藝術家之選」,邀請不同藝術家推薦電影在大館放映,惜因疫情取消。大館一度答覆會在七月復辦。

但當她在 7.8 詢問大館幾時重辦,對方答謂財政年度有「buget cut」,始終無法成事。然而事後黃嘉瀛卻發現,其他放映活動都陸續補辦,下一場活動就在 10.29 舉行,唯獨《千言萬語》無緣。

她對此大惑不解,「一開始話財政原因我都明。但想睇嘅朋友話俾我知,其他電影活動都搞得番,只係 cut 左《千言萬語》。」

* * *

附記:《千言萬語》以八十年代香港社運為背景,以八九民運作結。由黃秋生等人飾演甘浩望神父、長毛梁國雄等角色,因此穿插不少抗爭的場面、民運的歌曲、反共的口號。

戲中最為神奇的預言,是莫昭如批判當年民主派不肯在六四後立即搞三罷,並點名批評梁耀忠:「人民想你企喺最前嘅時候就匿喺後面。。。梁耀忠你冇撚用架!」觀眾為 21 年前的說話轟笑。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