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女工口述史系列 3】不一般的三職配搭:文員、保安/清潔、主婦 #03

2020/9/20 — 23:12

資料圖片,來源:Freepik

資料圖片,來源:Freepik

【文:阿晴、Karena、維怡;圖:牛一】

外判大潮下成為保安工友

1995 年 7 月,港英政府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政府採購協定》清潔服務和保安等八大範圍的服務業都必須經過外判和價低者得的採購過程。官方說法是:「讓香港供應商在該協定各締約方的政府採購市場上與其他供應商公平競爭。」不過,各種物資成本無法減,要鬥低價,能減的當然只有人工。政府帶頭做,很快外判鬥低價、零散化、無勞工保障之風就彌漫整個勞工市場。在這股風潮中,阿荃找到了保安員這份工作。

廣告

2005 年,完成了 2 日的保安課程後,阿荃開始了斷續至現在的保安生涯。在阿荃仔細介紹下,增長了筆者對保安業的知識:保安不一定要行來行去,也不一定要坐在門口打招呼,保安也有分文職與否。而且,有些保安不單要考保安牌,還要考急救牌和地盤工友常要考的平安卡……

她的第一份保安還未是散工,而是經朋友介紹,在新界某商場的停車場做全職保安。她起初的崗位是在停車場做保安兼做收銀,做早或夜更,每更 12 小時,半個月換一次更。當時未有最低工資, 時薪約 17-18 元,月薪才 6,000 多元。後來轉去同一商場的控制室,阿荃形容舒服過在焗熱的停車場。這次她是在控制室內做文職,不用巡樓,做早更的工作較忙,例如一有事就要寫報告;有展覽、節慶活動、嘉年華等,既要維持秩序,也要寫報告。據阿荃講,夜更雖然是挨更抵夜又無法同家人一起,但會少些工作,主要是處理投訴如漏水。後來,她又轉到同區工廠大廈任職日間保安,工時是朝 8 晚 7,月薪 $7,000,做了約兩年。這份工作,她形容只是每天坐著看閉路電視,完全無須與人打招呼,只是有時不同崗位的同事去吃飯或上廁所什麼的,她要出去做替位一段短時間。聽落似乎好悶,但阿荃卻挺適應這份工作:「對機器好,無人事問題。我間房無閉路電視影住,其他同事想休息一下都會跑進來。」

廣告

後來,她見到工作地點附近有村屋租,月租 2,000 元,100-200 呎。她有想過租,但村口有條好闊的渠,而過道好窄,好似好容易跌下去,她看到心驚,結果又無搬出來。當她在不同的保安工作之間浮沉時,與丈夫關係日差,後因家暴問題,她於 2007 帶著女兒遷到現時的觀塘區公屋居住。這段期間,內地的母親每三個月來港一次,幫她帶一下女兒,令她尚有一點空間可以工作。但新的公屋離原工作地點遠,故她便辭了當時的保安另找工作。

單親母歷盡政策夾縫:想脫綜援無法脫 想工作養不起家  

不過,因剛誕下幼子,她當時根本無法工作太久,兩名年幼子女的照顧問題成了她最大的責任。香港法例規定家長不能獨留 16 歲以下子女在家,否則若有生意外時就會構成疏忽照顧的刑事罪行。矛盾的是,香港政府口講鼓勵市民生育、要增加婦女勞動力,卻沒有提供足夠的託兒服務。刑事壓力加上子女年幼無法放心的阿荃,雖然想工作賺錢,但在缺乏託兒支援下,只能放棄出外工作的機會,開始領取綜援,靠每月約 $5,000 的綜援金支撐一家的生活開支。當入不敷支時,她更需向親友借錢。

市場上缺乏家庭友善的工作選項,阿荃無奈地沒能找到全職工作以脫離綜援網,但綜援金又持續不足,她便開始了在散工市場中浮沉。她曾試過做每次幾小時的清潔工替工,即使勞動量大,卻只有最低工資;她又曾選擇了時間彈性的保險業,以配合她的照顧需要,但她發現跑數的壓力太大而作罷。

即使阿荃找到了工時不長的工作,又要留意工資有否超過了上限。表面上,政府是鼓勵綜援申請者工作,脫離綜援網,但實際上卻在工作入息上有嚴格限制。在現行的綜援政策下,雖容許領取綜援者工作,但只要工資稍稍超出限額,綜援金就要被扣減(註)。曾經,她在鄰區的青年中心擔任功課輔導班導師,每星期工作三天、工時 1.5 小時,每次工資只有百多元,明明工資不多,但一個月下來,還是超出入息上限,工資被扣掉了不少,這令阿荃自覺「白做」,深感沮喪。

這段期間,阿荃長期獨力照顧兩個子女,要同時頂著照顧壓力及經濟壓力。一方面照顧者在市場上普遍只找到低薪散工工,無法因此脫離綜援網;但找到工又怕超過綜援限制,若超過又要將辛勞工作的薪水上繳社署,當中壓力,真不為外人道。她回想到未來港前,有家人、鄰舍幫忙照顧子女,當時她有了孩子後單位讓她彈性工作,而且工作與學校很近,是一個短程生活圈,很方便照顧者平衡工作與家庭。她感歎,香港是個進步的城市,但在照顧者支援方面,卻很欠缺……

(待續……)

註:領取綜援人士如有工作,需上報入息,而入息只有一部分可被豁免。從 2007 年 12 月起,豁免入息計算改為當月入息首 800 元全數豁免,其後半數豁免。在計劃下,即工作入息最高只可 $4,200,在首 $800 後,餘額 $3,400 會被社署扣起 $1,700,即這月的收入只有 $2,500。

女工口述史系列簡介:

香港的基層女性,從幾十年前到現在,對社會的貢獻,絕不比達官貴人少,亦絕不比男性工人少。無耐,在社會變遷,工業北移老化,中港關係變遷,服務業零散化的等等的大環境中,基層婦女的貢獻往往被忽視。因為,許多人都充當了無償的家庭照顧者,或者被忽視的基層服務行業。這個系列的書寫,是希望社會看到這些女性的生命,因為,她們生命的過程,在紛紛陳陳的社會爭議中,人口在各種上層政治的爭抝中,往往是香港社會中,沒有被足夠地尊重的聲音和故事。要了解整個香港社會的發展拼圖,可能這些故事,便是一直以來所欠缺的碎片了……

這個系列,將訪問各行各業的基層打工女性,了解她們的生活,如何與整體社會對話,或者說,社會的問題,如何影響了每一個個人。

 

草根.行動.媒體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