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女工口述史系列 5】「爭取到公道,大家有著數」— 零售業師奶的人生歷煉 #05

2021/1/17 — 12:04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gillian、敏儀、維怡/圖:牛一

(上回提要:…這家公司主要在特賣場設專櫃,阿馨需要輪班到香港九龍兩邊的賣場上班,每天站很長時間,有時候歇一會,但如果老闆剛好來巡視業務,就會被提醒,不單不可以坐,小休也不可以。阿馨清楚記得,有一天還未開舖,她站著拎水樽飲水挨著枱,被老闆之一見到,向她阿姐投訴…)

新老闆又再睇唔開 心淡離職做朋友

廣告

阿馨展開了她「走場」的生涯後,會同時接兩、三家公司的工作,其中一間,老闆是一對經營太陽帽和內衣代理經銷的夫妻。阿馨稱讚他們二人很勤勞,每天都親力親為到賣場「開場」。最初,阿馨只是陪朋友到他們公司應徵,後來得悉他們有很多展銷需要請人,又覺得二人很實幹,懂得欣賞自己,便多些接他們的工。

當時大概是 2004 到 2005 年,雖然是「接 job」這種零散工作模式,但阿馨說每天都「有工返」。薪金最初為每小時港幣 28 元,後來每年都有加薪,在大約 2012 年有加到最高 43 元。老闆也很信任她,知道她以前有銷售內衣的經驗,更向她了解銷售行情。雖然她是打工,但看到老闆也這麽勤勞,又懂得欣賞自己,故阿馨也把工作看成自己的生意那樣賣力。阿馨更笑說:可能我勤力,可能,能與我合群的都是勤力的人。」言談大有千里馬遇伯樂之感。因此老闆也對她不錯。故,雖然是接散 job,但事實上除了這間公司都很少接其他公司的工作。同時,因為她的人脈廣,她幫公司找到很好的推廣員;她自己也很願意付出,別人都想上早班,她就去頂沒有人喜歡的晚班(做這間公司以來幾乎一直做夜班)。她介紹來工作的朋友如果有事要休假,她就會幫忙「替假」,因此在同行間人緣很不錯。

阿馨與老闆夫婦關係很好,可惜,有一天,老闆在健身室的跑步機上猝死了。阿馨嘆道真的很突然,懷疑可能老闆是過勞:「他本來就好瘦,但平時搬貨都是老闆親自搬的,都不讓我搬…」老闆突然過身,阿馨體諒老闆娘淒苦,更拼命與她一起工作。可惜,後來,老闆娘在處理一件事情上,讓阿馨很失望,覺得她沒有體會自己的真誠,傷了阿馨的心。是什麼事,阿馨沒有具體講,只是說,自己當時培育了個新人,她口甜舌滑……阿馨形容後來還是念在之前兩夫婦都對自己不錯,所以還是能與老闆娘做朋友,但卻不可能再「仆心仆命」為她打工了。

廣告

阿馨後來總結,做過這麼多間公司,還是這間小公司是最厚道,自己都知他們經營有困難,真心想幫手: 「我個心最留戀嗰間公司, 我走後自己都有唔開心,曾經話會做到退休……人的事情,你付出的勞力都得出糧了,你還有什麼意見呀?」

無限唏噓之下,阿馨終結了在這家公司渡過的八年。這八年,內心當是自己生意般拼,工時上是長工,出糧方式上是被當作自僱的零散推廣員。老闆如只是出糧,與這份心力是否算等價交換,留待讀者諸君思考了。

撐被欺凌的同事被經理針對 認識勞資關係的公義問題

阿馨雖然人緣好,老闆同事都喜歡,但她卻不是以事事和稀泥的態度獲得大家尊重,遇上事,她絕不是怕事的人。她回憶當年她心傷離開賣太陽帽老闆娘後,曾在銅鑼灣某大百貨公司賣過一段短時間的時裝,由兼職做到轉長工。她形容當時的經理「好衰」,整天炒人,雖然不是炒她,但她感到:「真係睇唔過眼,好痴線」。阿馨說,在職場上,如果老闆或主管對某某員工看不順眼,或認為她不聽話,就會用一些方法「玩」那個員工,如故意調她到去偏遠或離她居所很遠的分店、指派她走來走去、安排她在假日上班、排班排一些不好的時段或不給她排班讓她沒有薪水、故意拖欠薪金等等。

阿馨曾介紹一個單親媽媽來一起工作,那位女士第一天上班剛好不舒服,痾嘔肚痛,但竟馬上被經理指她懶,經理就就開始編好少更給她,以及用上述的方式來「玩」她。後來那位女士被欺凌到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罵經理,未夠一個月就不做了,經理就說,若她不道歉就不出糧。阿馨知道她單親,感同身受,明白她經濟困難,且又是自己介紹,不好意思,故借了幾千元給她渡過難關。這件事被經理知道了,就生阿馨的氣,因為覺得不能透過拖欠薪金玩那個女士,於是轉而針對阿馨。

經理開始將她調來調去,又要她四處去替假,還刻意編更令她工時減少。可是由於合約上有訂明工時,阿馨就問,如果中間不被編更那是否會出糧?阿馨更「大」經理:「你打去勞工處問囉!」可能他真是有打去問,之後就沒有再這樣編更。阿馨嘆幸好自己有去認識勞工法例,否則就慘了。她也有提到,以前好多僱主不供強積金,但2008 年法例收緊後情況有稍為改善。她更回憶道,因為僱主沒有供強積金,之前有一次政府派錢要用強積金來證明受僱,她作為一個打工女就沒有獲得政府這筆還富於民的錢。

百貨公司二等員工 情緒勞動量高

她開始找在大百貨公司有專櫃可以推廣的品牌來工作,先後進到不同的品牌公司,售賣不同類型的貨品包括時裝、文儀用品等等。在百貨公司工作,讓阿馨更進一步了解到在百貨公司裡工作的一些規則與潛規則。除了要面對自己公司的人事,也要與百貨公司的收銀員、倉務人員等工作人員維持良好關係,否則他們不喜歡你,可以找藉口向百貨公司投訴你,有機會令你被炒魷。其實這也是推廣員長期面對的問題:每天監察你工作可以投訴到你被炒魷的,並非你老闆。因此,阿馨也形容,是否被炒,很看公司是否「撐」你。可是一般來說,品牌渴望在名牌的大型超市或百貨公司有專櫃,與超市或百貨公司的關係處於下風,故如超市或百貨公司的人想「做低」某個推廣員,公司的議價能力也不算高。因此,一個推廣員除了推廣的工作外,還得天天留神有沒有得罪人和有沒有「把柄」落在人家手上,也別說壓力不大。不過,阿馨也憑自己在這行多年的勤力業績好的名聲,成為不同公司挖角的對象,得到一些話語權,故此,即使被人投訴,如果公司老闆肯撐,通常沒問題。

有些品牌公司只安排一位售貨員在專櫃上班,但因為專櫃要求要長期有售貨員在,「在」的意思是不可以聽電話或做其他事。所以如果需要去洗手間或有重要的電話要接,阿馨形容就要像現在學生去示威那樣:「快閃」,衝入去倉去講電話。有時候,也可能要拜託旁邊專櫃的人幫忙顧一下,所以打好關係非常重要。阿馨形容在百貨公司打工的生存之道就是要「醒目!識得閃避百貨公司職員。如果百貨公司職員插你,你就要識得認死狗!」

可惜,老闆不醒目也是枉然。她第一間服務的品牌讓她去銅鑼灣某大百貨賣文儀,她形容老闆娘很怪,明知百貨公司不讓人聽電話,卻一天要打五、六個電話給她,害她經常要跑入倉聽電話,鬧出很多麻煩。同時,這時她已成功申請到油塘的公屋,而老闆娘卻要求她天天由油塘去黃埔的總公司,再去銅鑼灣。可是回總公司那一趟卻無任何意義,阿馨覺得很困擾,也聽過其他同事說老闆娘有些問題,故她經常抗命,不回黃埔,笑道:「十次裡會去一次囉」。當時的薪水很不錯,底薪每月 $13,000,另外有 3 個佣(即每賺 $100 有 $3)。過了幾個月,阿馨受不了老闆娘很多怪要求,又對自己找工作有信心,便辭工。老闆指控她任性,說根據合約應該要有一個月通知,但阿馨說多留一個月也不會有心做,老闆也知她極勤力業績好,故後來就批準她轉一個星期通知離職。 (未完待續…)

女工口述史系列簡介:

香港的基層女性,從幾十年前到現在,對社會的貢獻,絕不比達官貴人少,亦絕不比男性工人少。無耐,在社會變遷,工業北移老化,中港關係變遷,服務業零散化的等等的大環境中,基層婦女的貢獻往往被忽視。因為,許多人都充當了無償的家庭照顧者,或者被忽視的基層服務行業。這個系列的書寫,是希望社會看到這些女性的生命,因為,她們生命的過程,在紛紛陳陳的社會爭議中,人口在各種上層政治的爭抝中,往往是香港社會中,沒有被足夠地尊重的聲音和故事。要了解整個香港社會的發展拼圖,可能這些故事,便是一直以來所欠缺的碎片了……

這個系列,將訪問各行各業的基層打工女性,了解她們的生活如何與整體社會對話,或者說,社會的問題如何影響了每一個個人。

系列其他文章請按:女工口述史系列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