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女權去咗邊?

2020/9/7 — 21:17

【文:蔡玉萍、郭子盈】

發現在網絡世界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每次當有女性被認為遭受不公義對待時,網民及 KOL 就會立即召喚「女權份子」並藉機指責、嘲笑女性主義者在女性遭到危難時缺席。 就好像昨天,當大家對一個十二歲女童在旺角被三個警察「合力撲倒」並被其中一個警察「騎身制服」感到憤怒及不能接受時,就有 KOL 質問「女權份子去咗邊」?

警察是被質疑濫權、濫捕,而不是被質疑性別歧視,因此要召喚及關注的是全港市民,是全球關注人權的人士,而不是「女權份子」。

廣告

如果女性被捕就只是「女權份子」的事,那麼我們不是把被捕女性作為人、作為公民的身份也抹去了嗎?

這樣的召喚不但可能把女性所遭受的不公義簡化為性別問題,更有把女性所遭遇的不公義「外判」給女性主義者的危機。

廣告

而很多網民又會簡單的把女性主義者和生理女性劃上等號。其實女性主義者是指爭取性別平等,反抗性別歧視的人。所有人,包括男性,只要他們身體力行支持兩性平等,也可以是一個女性主義者。相反,生理女性如果不支持性別平等,或只是口說支持性別平等,但卻沒有實際行動,也不能算是女性主義者。不過時常召喚「女權份子」的網民及 KOL 對這些分野其實可能沒甚興趣。他們的召喚可能只是建基於一個想法 — 就是女性主義者只是有興趣爭取女性的權益,對其他人的公義無甚興趣。但這個想法合乎事實嗎?

在社運中從未缺席的女性主義者

在香港自八十年代開始的民主運動中,婦女團體一直有參與其中。1987 年,婦女基督徒協會發起「婦女支持八八直選宣言」;1989 年,有新婦女協進會成員成立「香港婦女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在全球華人大遊行中高舉「民主不能少了半邊天」的橫額,以女性的身份推動民主運動 [8]。回歸以降,女性積極參與各樣的社會運動。2003 年的七一遊行,香港婦女聯盟高舉「主婦唔止識洗衫,重識出嚟反廿三」的口號參與遊行。每年舉辦七一遊行的民間人權陣線都有婦女團體參與其中。女性在社會運動的參與亦漸趨多元。在反國教及雨傘運動中,不少女性以媽媽的身份組織及參與「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傘下爸媽」,介入社會運動。在雨傘運動期間,平等機會婦女聯席設立「雨傘運動性暴力熱線」,為在佔領區遭受性暴力對待的示威者提供支援。

在反送中運動中,女性主義者一樣有積極參與。早在 2019 年 5 月底,婦女團體及支持性別平權人士已發動網上聯署,反對《逃犯條例》的修訂。其中以「師奶」身份發動聯署的黃彩鳳在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課程博士畢業,並一直致力推動性別平權的工作。在六月及七月組織兩次大型集會反對修例的「香港媽媽反送中」就有多名女性主義學者參與。 2019 年 8 月 28 日,平等機會婦女聯席於中環遮打花園發起「反送中 #MeToo」集會,抗議警方執法期間對示威者的性暴力對待。集會超過三萬名市民參與,期間,參加者高呼反對性暴力的口號,衣領上掛上紫色絲帶、以唇膏在手臂寫上「#proteststoo」,聲援一眾性暴力受害人。2019 年 12 月,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公布它們於網上進行的「『反送中運動』的性暴力經驗調查」。調查發現有 67 人曾在運動期間遭遇性暴力及性騷擾,當中施暴者主要為警方及執法人員。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性別研究中心亦於去年 10 月底和今年 3 月,舉辦關於女性在社會運動中參與、以及政治衝突與性暴力的講座,從性/別視角促進社會運動相關的討論。

以上這些工作反映了香港的女性主義者及組織從來沒有在民主運動中缺席。反之,她們在關注女性的權益及性別平權的同時,一直在各自的崗位上致力推動民主運動。這全因為,女性主義者有性別身份的同時,也是一個公民,更是一個人。因此在她們在過去數十年為女性爭取男女同工同酬、分娩假、性別歧視條例立例的同時,也在崗位上、甚或走上街頭爭取民主自由及公義。

下次,如果大家要召喚女權份子前,或者你可以先想想,到底是她們缺席了,還是你對她們的工作無知、無視?或者,下次當你要召喚女權份子時,不如先問吓自己是否也可以為受不公義對待的女性爭取權益,成為一個女性主義者?

如果大家對香港女性主義組織一直的工作有興趣,我們向大家推薦以下的文獻:

[1] 陳寶瓊(1992)。〈婦女發展服務和研究的開拓者 — 張妙清〉。載於張彩雲、羅婉儀、溫芷琪、曾嘉燕(主編),《另一半天空:戰後香港婦女運動》 (頁 1-8)。香港:新婦女協進會。
[2] 陳順馨(1992)。〈婦女發展服務和研究的開拓者 — 張妙清〉。載於張彩雲、羅婉儀、溫芷琪、曾嘉燕(主編),《另一半天空:戰後香港婦女運動》 (頁 17-24)。香港:新婦女協進會。
[3] 谷淑美(2006)。〈創造不一樣的公共空間:香港婦女運動發展的空間政治〉。載於吳俊雄、馬傑偉、呂大樂。《香港.文化.研究》(頁 87-114)。香港:香港大學。
[4] 梁麗清(2001)。〈選擇與局限 — 香港婦運的回顧〉。載於陳錦華、黃結梅、梁麗清、李偉儀、何芝君(主編),《差異與平等 — 香港婦女運動的新挑戰》 (頁7-19)。香港:新婦女協進會,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社會政策研究中心。
[5] 溫芷琪(1992)。〈男女同工同酬運動的參與者 — 梅美雅〉。載於張彩雲、羅婉儀、溫芷琪、曾嘉燕(主編),《另一半天空:戰後香港婦女運動》 (頁 9-15)。香港:新婦女協進會。
[6] 陳惠芳、陳順馨、羅婉儀(1992)。〈爭取女工權益的先鋒 — 李鳳英、梁惠明和嚴月蓮〉。載於張彩雲、羅婉儀、溫芷琪、曾嘉燕(主編),《另一半天空:戰後香港婦女運動》 (頁 33-44)。香港:新婦女協進會。
[7] 胡美蓮(2001)。〈游走在婦運與工運之間〉。載於陳錦華、黃結梅、梁麗清、李偉儀、何芝君(主編),《差異與平等 — 香港婦女運動的新挑戰》 (頁 71-76)。香港:新婦女協進會,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社會政策研究中心。
[8] 陳順馨(2009 年 8 月 21 日)。〈一腔熱血勤珍重 — 八九民運與婦運二十年回顧〉
[9] 陸潔玲、孫珏主篇。2020。〈抗命女聲〉。獨立作家 — 新閲文創出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