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來源:Kevin Phillips @ Pixabay

如何讓照顧者抖抖氣?

香港人口老化並非新鮮事,長者暫托及埋殘疾人士暫顧的名額長期不足下,照顧家人的責任,就在於同住之配偶或者仔女身上。上年有名居住於葵涌邨嘅媽媽疑因壓力爆煲,勒死一位由智障人士院舍搬回家中,已年滿21歲的兒子。

根據上一次中期人口統計數字,香港長者人數已經有超過一百一十萬 ,當中超過一半與配偶一齊住,另有兩成同仔女一齊住。除了長者,七成的殘疾人士,都由屋企人照顧。這麼多人需要照顧,社會焦點往往集中於需要照顧的人身上,那麼照顧者又有誰關注呢?

社署由2014年開始,以試驗性質推行供護老者及殘疾人士照顧者津貼,不過去到2019 年年尾,申請者只有四千多人,去到受惠名額的一半;即使可以受惠,照顧者每個月只有二千四百元,這金額只足夠予每星期兩次三個鐘的家居照顧服務。政府則解釋,津貼受惠對象限於未接受綜援的低收入照顧者。有評論指其津貼,門檻高、金額少,功能有限。

唔計算金錢的話,政府提供住宿暫托宿位又是否可行呢?目前輪候日間護理中心的服務要13個月,即使照顧者等到,長者都未必能等到。政府在2018年起額外向私營安老院買住宿暫托宿位,不過總數去到2019年年底都只有341個,當中可以幫到幾多人?

照顧者照顧了有需要人士,可以有誰可以再照顧他們呢?今集請來香港社會服務聯會業務總監賴君豪與我們一齊討論。

支持青年發聲,歡迎追蹤《香港電台第一台》面書專頁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