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心聲真有療效 誰怕曝露更多

2021/1/3 — 11:58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文: 老了的小剛】

在過去一年,社會環境氣氛甚差。香港人彷彿好像陷入了巨大的創傷後遺症中。面對著哀傷、憤怒、種種不同的情緒,我們好像發狂一般不停去躲避。正好港台上映了shall we talk 節目,該節目以精神健康為主題,直面社會對精神議題的污名化現象,以平和的心態鼓勵市民接觸自己不同的精神狀態。然而,筆者好奇的,是為何以 shall we talk 為題呢?故此文以歌詞切入,結合一些簡單的輔導理論作反思。若有興趣讀以下劣作,可先聽一遍原曲,希望你也能分享到那份濃烈的情感。

「就當新手拖手去上學堂」

廣告

筆者在青衣讀幼稚園。第一次進校的印象已模糊不清,只記得當日早上和身邊的大人穿過公園。途中好像也有「扭抱」。到了校門,一開始也有喊著不要進去的,不想離開大人。但當看到裡面的小朋友後時,好像就頭也不回地進去了。(不知道當時的大人見到會否忍不住竊笑呢?)「就當重新手拖手去上學堂」,對筆者來說是一種自由自在的狀態。可以請求「抱抱」、可以手拖手走著,也可以頭也不回地進入令人感到興奮的環境。在依附理論裡,這也是最理想的狀態。大人存在,小孩子可以隨意地探索。偶有驚恐徬徨,回頭看一眼,知道大人一直都在,便繼續埋首眼前之物。沒有打罵、沒有尖酸刻薄,人能夠按著自己心中所想去行,而同時知道有人看顧著自己。

「孩童只盼望歡樂,大人只知道期望」

廣告

隨著成長,我們忘卻了最初的那份溫暖,取而代之的是批評與期望。聖經創世紀中提到,人吃了分辦善惡之果後,第一件做的事,就是批判。然而,那不是批判他人,而是批判自己。亞當和夏娃對自己感到羞恥,自覺自己是個錯誤。自此,人就走在不斷的自我批判及批判他人的路上。

從家庭的角度來看,孩子因著求生存的需要,不停地留意自己是否符合父母的期望。父母是孩子學習對錯的源頭,他們透過父母的反應來判別自己的想法到底有多少是正確的、是被認可的,繼而推斷自己是否有價值的。然而,在父母眼中,眼子總是有些行為不合要求。例如孩子想去看漫畫,換來的是父母的責罵。當中父母所否定的、所批評的,除了是孩子的行為,更是孩子那個希望尋求歡樂的自己。孩子繼承了父母的期望,進入了自我批判的循環。由此引伸出去,也許便能解釋為何我們社會上充斥著大量長期覺得自己是懶惰的人,也然後倒過來被這個懶惰的標籤囚禁著自己,一頹不起。

然而,孩子同樣看不到的,是父母其實也是因著愛而不斷催迫孩子成為理想的模樣。許多人今天反抗著傳統,認為傳統的思想帶來壓迫。但我們的慣常總是一下子全盤否定種種觀念‘從沒探討過其中一些後設想法。舉例,也許我們慢慢知道社會的多元、起來反抗父母的那種「打死一世工」的想法,可曾瞭解過是甚麼構成了他們的想法呢?

我們都因著批判,遮蓋了心聲。我們因著我們的審斷,事情只還原為對與錯,忘卻了背後隱含著人的各種需要。我們批判人,在不經覺間也同樣批判著自己。自覺真實的自己不是甚麼好傢伙,心聲因此通通收起。舉例:我常覺得在太子站外叫罵的人,背後所隱含的是一種莫大的傷痛。叫罵得愈大聲的,愈是悲痛。但在對與錯的框架中,警察只看到了有一群人在破壞社會安寧。人的情感被視為錯誤。

也許至此,有人禁不住問:望著今天的不公不義,難道我們就只用同理心去解決一切嗎?筆者明白在這種環境下,講求不加批判的瞭解是困難的。公義是人的核心需求之一。因此筆者並不是懷著絕對左膠的心態、在天上寫文字,而是由 shall we talk 的歌語出發:若果那個對象是我們既愛又恨的人,以上的思考框架又是否能更貼近我們真實的情況多一點呢?若果我們都學習瞭明白表象之下人的需要,包括自己和身邊所愛的人的需要,那是否能在今天絕望的境況中帶來多一點的溫暖呢?

「如果心聲真有療效,誰怕暴露更多」

如果我們今天感到絕望、遍體鱗傷,也許真實的心聲便更為重要。聖經中有一個故事講述耶穌去探望拉撒路一家。當時家中的兒子拉撒路剛過身,耶穌到步時,並無多說話,只是如實地哭了。因著祂的眼淚,在場的人或多或少得到了一點安慰。在一些以情緒為焦點的輔導理論中提到,有關情緒詭秘的地方在於:唯獨我們真正接納自己的情緒時,它才會得到轉化。情緒和我們心底的需要原為一體。換言之,唯一能夠治癒痛苦的,就是我們重新發掘心底裡的說話,心聲得以突破批判的恐懼並再被言說,如實地呈現自己。也許這些是一些我們都遺忘了的說話,只知道有些人和事和令自己憤怒,只知道有些時候會莫名的緊張、害怕,抑或傷感。的而且確,心聲藏久了就不再清澈澄明。

「陪我講,陪我親身正視眼淚誰跌得多」

陳奕迅的演譯來到此句時,彷彿用盡了所有力氣,意味著心聲藏久了,要再被發現是要花力氣的。然而,這同樣意味著,只要肯花心機,還是有被重新經驗的可能。當然,那將不再如小時候手拖手去上學堂一樣來得簡單直接。情緒是需要被慢慢地、仔細地感受。也許是身體一刻的崩緊、也許是一剎那的感覺。然而,當這些感覺來輕敲時,請不要一下子走開。是的,當我們都習慣了那種害怕被批判的狀態時,再度直視自己的內心必然地陪隨著大大小小的震動。不要緊的,真正令你害怕的不是別人,而是你自己未曾接受的那部分。找你最想找但一直不敢找的人,和他訴說自己當下的狀態。「陪你親身正視眼淚誰掉我多」。情緒藏著智慧,而同行則是最好的催化劑。

在輔導中,療癒是自我發現的過程。因此療癒即成長。我們常聽到:成長需要勇氣。真正有價值的不是我們是否成功成長了,而是我們作出了最大的嘗試。願我們都有親身正視眼淚誰跌得多的勇氣。


作者簡介: 作者為剛畢業社工,自小較感性。期望能微小地為社會帶來一丁點的改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