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姜嘉偉冒稱牧師?於衝突現場戴着的「急救牧者」證又是甚麼?

2020/6/27 — 16:50

圖片來源:「姜嘉偉牧師 Alan Keung」Facebook 專頁

圖片來源:「姜嘉偉牧師 Alan Keung」Facebook 專頁

日前,由多位前線牧師所組成的香港教牧網絡公開地聲明,對於傳媒廣泛報道為急救牧師的姜嘉偉先生的身分、教導講論、神學背景存疑。陳恩明牧師亦公開表明並沒有叫「某人」以他名義籌款。這是近年香港基督教歷史中,最公開地不承認某人的牧師身份。事件愈揭愈黑,這位自稱牧師的 29 歲年輕人被指控偽造急救證、濫用記者證、公然在眾多媒體訪問中謊稱自己的背景、甚至一些嚴重失德的行為。

一眾基督教界朋友,包括牧師在多番查證後,由於事關重大,為了保護手足與運動,只能忍痛公開事件。希望能重建整場運動中最為基本的誠信。

廣告

2020 年 6 月 8 日,在民間集會團隊的記招中一位身穿牧師衣服的男子公開地宣佈 6.12 當日在港島舉辦宗教集會。在抗爭的街頭上,絕對不乏有名有姓的資深牧師,而這位在記招中穿牧師服的男子,在多番查問後,發現教內居然無人認識。

他就是姜嘉偉。

廣告

《蘋果》《大紀元》《眾新聞》《香港 01》、接近 20 個外媒訪問過,被冠名為 FA 牧師的年輕男子,引起了大量前線教徒的注意,不少人上網搜尋其背景卻發現一無所獲,這個時候正式有人提出質疑「這人是否真正的牧師?」

基督教的圈子十分窄,牧師傳道之間就算彼此不認識,稍為查問便可得知背景、在那間神學院畢業、在那裏工作過。29 歲的姜嘉偉在多個傳媒訪問中聲稱自己已做了 7 年牧師,要在香港教會內成為牧師,先要經過 4 年的神學訓練,5 至 7 年的牧養工作。就算不把後者計算在內,22 歲就成為牧師,接近完全不可能。調查繼續深入,發現此人的教會「儲聖會以太堂」在 2019 年 9 月 25 日才宣佈成立

後來經過多番調查,姜先生並沒有正式接受過全時間的神學訓練,其牧師資格亦不是由其他牧者所立,而是由小二至大專年紀的教友以會友名義按立。這點並不符合絕大部份教會對於牧師的要求,同時,姜先生的母會「基督教復臨安息日會」亦正式聲明不會接受姜先生的牧師資格。

在當區街坊和議員助理的證言下,這位「牧師」長年在屯門區扎根,成立補習社和制服團體,自稱校監與執行首長。即使當中亦有許多爭議,不少人最初亦期望私下寬大處理。

直至 6 月 22 日,網絡上有人質疑姜嘉偉並沒有認可的急救資格,並在現場佩戴及派發假的急救證件。假急救證上寫著「終身有效」「First Aid」「Pastor (B.F.A)」等字眼,並有姜嘉偉自創團體的 logo。 與一般認可的急救證大為不同。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姜嘉偉在 6 月 24 晚與傳道人陳到的對談中解釋自己只是「重裝街坊」,身上的反光衣、急救證和各種急救標誌只是裝飾品,從來沒有當過自己是急救員。並指假急救證是制服團體物件,現場派發讓人「fake 警察」,並指只要有做任何救人嘅行動(例如遞鹽水)就可以穿急救衫、只要有影相就可以掛記者證。後來亦承認其制服團體曾以真人練習 CPR,並指自己「好耐之前(耐到唔記得幾時)接受過 30 個鐘頭嘅急救訓練」,急救資格證早就過期但無續期。

在對談其間,姜嘉偉多次認為這些冒認急救行為「有咩問題?」亦表示不覺得自己的行為會連累現場急救員。

換言之,姜嘉偉不單自稱牧師,更在現場冒認急救員。由於這當中涉及重大的誠信問題,姜亦一再拒絕承認問題及改正,在迫於無奈下,必須公開指正。

另一個嚴重問題是,姜先生以自己組織名義成立媒體並派發記者證,他在現場身穿急救衣服時,亦會佩戴在自己身上。他自己親口指出不覺得記者和急救員的身份同時並存有任何問題,有需要咪做記者影相。從網上照片中可見,姜先生在現場會同時穿着牧師服,身上貼上急救標籤同時佩戴記者證。並指出自己有新聞自由。

對於記者、急救等專業精神的忽視,再加上被揭發多次在媒體謊稱自己受過神學訓練。姜先生似乎仍然無法了解自己行為的嚴重性,拒絕承認任何錯誤。多次預告會報復,恐嚇與他對談的傳道人陳到「仔細老婆嫩」「搞你屋企同教會」「我個台有 14,000 人 follow」,並知自己會聯絡《蘋果日報》等媒體搞死對方,令對方無法再在主流教會立足。

網上亦有流傳指,姜先生成立「偵查秘書處」以起底向調查他的人報復。此等行為,已經再無資格稱為牧師。由於姜先生媒體知名度高,經常與政治人物合照,調查團隊成員因擔心自己,托付本人把調查內容公開。


在最後,本人自己亦希望籍此機會向姜先生表達我自己的看法。

首先,我唔打算用道德去批判你。我哋都係迷失嘅浪子,我哋都會犯錯,我嘅人生就犯咗好多錯。我嘅黑材料成個 Google 都係,差啲書都無得讀。喺行差踏錯呢方面,我都算係 KOL,我唔知社會/教會仲有幾多人會接受我。但係我願意認錯改過,由零開始努力地嘗試做一個好人。今日我仲有書讀,有工返。一切都係恩典。

作為抗爭者,一個人同時做牧師、急救員同記者係絕對不能接受的行為。新聞自由和人道救援都有其專業性,正如 13 歲的小記者嗎?我們之所以捍衛他,正是因為他作為觀察者而不是參與者,記者不會叫口號,不會掟火魔,也不會為人急救,他只會忠實地做好自己的工作,所以記者是專業,儘管他只有 13 歲。同樣的道理,也可以在急救的專業中應用。

你咁樣做,絕對會令到記者公信力受損,急救員嘅中立性被質疑。將呢一場運動嘅誠信破壞 。就算呢一刻無受害者,都會切切實實咁害咗手足。

希望有一日,我地會以單純抗爭者身份喺街頭相見。

 

(標題為編輯改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