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婦女節,又過了

2020/3/9 — 16:16

文:湯寧

每年一度的三八婦女節快過了,一整天看到不少商界名人發表自己對婦女界的貢獻,又看到內地電商平台把婦女節全商業化成為「女王節」的各類宣傳(今天不是說男女平等嗎?為甚麼又只要男士送女士禮物?)我也趁機分享一下我對婦女節的幾個問題。

商界的女性平權show?

廣告

近年,各行業紛紛舉辦不同種類的年度女性獎項,表揚業內作出重大貢獻的女性。我自己都曾被公司提名參與,那時候我想就算我真的是職場精英,但在男女平等的基礎上,為什麼我要去參與這場以「女性無機會被肯定」為前提的女子組賽事?職場不是以體力交量的游泳賽,何必要分男女子組?我也承認自己曾到海外參與國際婦女組織論壇,在三四天衣香鬢影的會議過後,我問自己除了片面地討論如何幫助女性事業發展,擴展人際網絡而為自己可以在職場階梯爬到更高外,我與大部分參加論壇的人究竟做了甚麼?一切似乎只求製造打卡時刻,讓精英女性自high。部分企業近年更把男女平權議題純粹當是CSR 項目,上述的年度比賽或會議就成為KPI,有企業設定管理層女性百分比及男女員工比例要求,原意是好,可惜一切都如交功課形式進行,請人升職都儘量到數,我也不知道是否有點矯枉過正。也許女性不需要特權,只需要應有的權利而已 ── 把精力放在改善員工福利如彈性上班時間等,而非把男女平等當場show,會否為企業帶來更多利益?

誰有STAKE? 

廣告

無論是幾十年前電影中打扮中性的蕭芳芳,亦舒小說中幹練的白領女性,或者是還未做護旗手時、「心口得個勇字」的楊千嬅,過去不少男女平等的觀念及潮流都從本地流行文化間接推動(同時也多得流行文化「宣揚」了男女 stereotype)。但過了2019年,在這個信仰真空的時代,我們還剩下誰可以信賴?觀乎台灣有女總統,而女性立委比例居亞洲之冠,有不少明星或KOL模範透過創作倡導相關議題,香港可能還有何韻詩,可惜比她更吸引眼球的是高智慧教導大家高溫蒸氣消毒的蔣議員,以及剛在議會上指責女性「食慣洋腸」的何議員,這些社會模範叫人情何以堪。

然而,尊貴有錢的婦女團體一般把資源集中在援助被剝權的婦女上,在消除性別偏見與定型等方面似乎沒有獲取空前成功。特別是去年社會運動期間接連有女性在鏡頭下顯然受到侵犯,除了幾個婦女團體組成的平等機會婦女聯席發聲及舉辦集會外,那些金融界女性行政總裁團體或如婦女基金會就只出了份聲明,會內平日倡導女性平權的頂尖女性領袖,不知道透過其重大的商界影響力做了甚麼? 

問問自己?

作為職場女性的一份子,我認為在職女性對自己期望很高,要求自己「入得廚房,出得廳堂」,務求父母老爺奶奶子女生活快樂,又不甘「男主外、女主內」,繼續在職場權力遊戲中往上爬,還要靚要fit要保養要年輕。在追求男女平等的論調上,自己往往被套牢在所謂「完美女性」的道德想像之中。今年國際婦女節全球主題是 #EachForEqual,強調每人都擁有推動性別平等的能力,作為被剝權的女性(及男性)該問問自己 ── 你可以做甚麼?在這個少數人才有STAKE的社會上,有些偏見也許靠自己與實際行動去消除。

(作者自我簡介:喜歡觀察城市生活的普通人 Facebook 專頁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