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存在主義式的努力 —《吾考通識.通識唔考》閱讀筆記

2020/4/4 — 17:44

《吾考通識.通識唔考》

《吾考通識.通識唔考》

【文︰sunfai】

這是一部很有心思的書。作者們多為通識科的老師,應該都與「教育工作關注組」相關(書中沒有解釋作者與關注組之間的關係,但在編寫團隊介紹後就放了關注組的介紹)。

香港於 2009 年正式落實「334」新高中學制,即從過往 3 年初中、2 年高中、2 年預科、3 年大學本科,改為 3 年初中、3 年高中、4 年大學本科,將過往中學生涯要考兩次公開考試(中學會考和高級程度會考)轉變為只考一次文憑試(DSE);在必考的科目中,除了中、英以外,通識亦被立入其中。

廣告

我從沒唸過新高中學制,在當年不知前路如何時曾想過要當教師,並在諗教育文憑時關注過公民教育、綜合人文科的課程討論等。通識科在我的理解裡,與當時談的綜合人文學科有點類似,曾幾何時我也想過要成為一名人文學科或通識的老師。事實上在我唸科的年代,也有通識一科,但開辦的學校有限,而同只需要高補程度,對考大學不大有利、我也沒有機會在當年修讀那科目。

本來「通識教育」有很好的理念,強調培養學生的綜合能力、批判思維等,我在唸大學時便得益於「通識教育」的討論,在本科專業外能讀到其他學系的選修科。新高中課程中的通識科列有六個單元: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今日香港;現代中國;全球化;公共衛生;能源科技與環境。簡直只看也覺得好玩不是嗎?

廣告

不過當科目成為「考試」必修科,與報考大學扣上關係後,事情都會變質。(話說回來,如果不用考試,所有科目不也是很有趣嗎?)1997 年政權移交後,香港進行了一個教育改革,而在那之後香港考試主導的教育政策沒有變更,而在新自由主義主導下教育不公平的情況卻進一步力劇。現在回看通識教育的課程設計有沒有參考國際學校、國際考試的情況呢?我們有必要對高中生提出這樣那樣的要求,從而讓成年人不要那麼焦慮香港不再有競爭力麼?

而正正是在這樣的脈絡下,書中的作者或是親身報考「通識」(這些老師本身都沒有讀過和應考過這科,因為是新課程新體制)、或是把這幾年的試題拿來剖析,讓讀者對新課程有多點了解,也有機會得悉教育工作者們的思考。

第一部份的「吾咁問通識」介紹課程內容、評核方法與困難、課時安排的挑戰等,反映了教師面對的宏觀格局,寫來不討好卻很有需要。

之後進入試題評析的部份,分別評析了 2015 及 2016 年的考題。個人覺得這部份很「過癮」,一來有機會一窺現時學子們面對的考卷挑戰,二來更有機會看老師們如何展示他們對題目帶來的思考,甚至其他延伸學習的想法與建議題。

每篇評析除了有點八股的解題外,還有「跳出考試」、「延伸閱讀」、「通識行動」等不同環節,進一步展示了作者的思考。「跳出」考試一般作者分享考題的限制,作者對議題(比如三農)或知識論(何為持份者、如何立論等)的思考,而「延伸」則更是展示了作者們更廣闊的思考。不難發現作者們有哲學或社會科學的訓練,在「延伸」一節的討論多能引出很有意識的思考(比如如何看待旅遊產業及全球文化、又或從談香港農業的試題延伸到香港房屋資源因被當作為商品而被高度襲斷等問題)。

作者們也提供了不同的參考資源,除了書籍外,也有流行曲、記錄片、日本電視劇等,足見作者們在「通識科」面前雖然面臨不少困惑與挑戰,但自己卻都能做到觸類旁通、關心社會,難能可貴。

「通識行動」中則是就考題提出的議題,給出了一些讓學生或讀者能進一步探究的行動,當中也反映了作者們的社會觸角與關懷,當中也有很有同理心的教學活動設計分享等。

讀這書期間與另一教通識的朋友交流意見,她對這科十分悲觀,尤其是考試主導令教育的很多理想無法實現。我充份理解這種無力感甚至悲傷,畢竟在主流教育體制中不管我們如何高尚陳義,學生們面對考試為人師長者的選擇大概十分有限。

而這本書的作者們的努力與嘗試,某程度上展示了一些努力與嘗試,有點像西西弗斯式的爭扎,但存在主義式的努力在現代社會中或許正是至為重要。

離開中學校園二十年,公開考試的惡夢已慢慢遠去,當時確實生吞活剝了不少「知識」而不太「有用」。但誰知道呢?比如我畢業後從不覺得自己喜歡實驗,但近日疫情要自己做酒精搓手液,在量度液體容量的剎那我確實想起了在實驗室與同學邊說邊笑邊做實驗的無數下午。

而工作久了,我們大概都知道學校的教育只是人生很少(當然很重要)的歷程,而真正要修煉的大概是如何延續自己的學習(而不是進修,增值),如何坦率的面對自己的人生。在這意義下,學校教育真的不要太介意教了甚麼、學了甚麼,懂考試的便走那條路,不懂的便找另外的路來走。要緊的是心智、心靈沒有被扼殺,這才是我對自己子女的 schooling process 的最大期許。

如果要對這書有些意見,一是字體有點小,不利中年讀者。二是如果有空間,可補入一篇作者間的對談交流,現在有點各說各話。十年下來已有眾多學生考完通識科,不知他們會讀這書麼?他們又有何感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