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出行】強制措施推出近一周 視障人士出行不安心 不能填紙、難掃 QR code

本月起進入政府場所需要強制使用「安心出行」,受影響場所包括政府大樓和不同部門轄下的公共場所。對於視障人士而言,他們掃描安心出行二維碼時面對困難,亦難以自行填紙,有視障人士笑稱「要開班教人點用安心出行」;香港失明人互聯會批評政府近來推出的政策未有顧及弱勢社群,認會社會共融的進度正在「向後行」,對此感到傷感。「最難係唔知個QR code擺邊,但有啲人連開個app都難,始終對個操作係有一定困難;唔同環境擺個QR code有唔同嘅點,甚至擺咗係度我都未必睇到。」

視障人士難以對準QR code 掃描。

視障用家:難以填寫紙仔、也難以確認QR Code

吳家麟在香港失明人互聯會任職復康教育專員,他20多年前因視網膜脫落而失去視力,現時右眼完全失明,左眼得少於1成視力。自政府推出「安心出行」應用程式後,吳家麟一直都有使用,因他難以填寫紙仔。惟他表示,難以確認QR Code 的位置,形容進入大樓時要經過「重重關卡」。

吳批評政府未有顧及少數有特別需要人士,在可行性和便利性上的考慮不足,他稱「幾叻嘅視障人士,唔知個code喺邊就做唔到... 唔係隨便可以處理得到,可能有好多突發嘅嘢唔識去處理。(視障人士)對智能手機又唔係好熟,要搵個code嘅問題最大。」

互聯會會員May 反映「安心出行」程式曾出現故障,令她不能正常使用程式,加上程式更新後畫面變得更複雜,May 直言自己「完全搞唔掂」。她指政府未有考慮視障人士的需要,「普通人就咁㩒兩下就得,但我哋唔係… 我出街一隻手要拖住人,又唔可以用一隻手去掃,我有第三隻手咩?做唔到咁多嘢!」May 在20多年前已完全失明,自己不善於使用智能手機,安裝「安心出行」只為應付突發情況,加上現時填寫個人資料需要提供更詳細的個人資料,包括身份證等,擔心有私隱問題和阻礙其他人,對措施感到煩惱。

香港失明人互聯會會員May 向盛李廉反映今日使用安心出行程式時遇上困難。

吳家麟現時在互聯會中負責教授其他會員使用智能手機,互聯會有逾1700名會員,大部分都是60歲以上,當中僅600人有智能手機。他坦言,本身有使用智能手機的視障人士仍在適應如何使用「安心出行」,更何況本身沒有智能手機的長者,他笑稱「要開班教人點用安心出行」。

香港失明人互聯會位於順利社區中心,總幹事盛李廉指自己在措施推行前兩日才收到通知。他指現今社會人心惶惶,對兩日前才收到通知表示「理解」,「上面壓到落嚟一定要做,又有幾多彈性可以違抗命令?」他憶述以往政策推行前,官員會先諮詢了解,再考慮改善措施,感慨有商有量的境況已不復再。

「以前有the right to be heard ,會事先一個合理時間知道,會有咩嘢影響到你;俾空間你同佢去溝通,唔會全部聽晒,但會互相取得平衡點。」盛李廉說。

盛李廉:社會共融進度正「向後行」 

盛李廉稱,政府近月推出的措施不只一次忽略視障人士。電子消費券在今年7月接受登記,政府「智方便」手機程式一度被塞爆,其中登記認證程序複雜。盛李廉稱,「認證程序入面有斑馬綫,開眼都未必得啦!」

他補充,現時所有牌子的手機都未能支援「讀圖」功能,視障人士難以完成登記認證程序,批政府漠視視障人士。盛李廉指有智能手機的視障人士希望靠自己完成登記,但結果不論電子和紙本形式,他們都需要他人協助。

他認為政府應事先諮詢各界持分者意見,將遇到的問題處理後才推行措施。對於強制市民進入政府大樓要使用「安心出行」,盛建議要安排足夠人手協助有需要人士掃描QR Code ,以及代為填寫資料;又認為豁免持殘疾證的人士使用「安心出行」和填紙可省卻不少麻煩。

盛李廉稱,政府近月推出的措施不只一次忽略視障人士。

有會員怕提出意見會被視為企圖推翻政府

在互聯會任職16年,盛李廉透露成長時外公因糖尿病而失明,本來的興趣因失去視力而不能繼續,頓時失去樂趣。盛畢業後選擇加入互聯會,除了認為幫助失明人士的工作很有意義,亦是償還自己的心願。雖然他不能幫到外公,但希望可以支撐其他視障人士。對於視障人士被政策忽略,盛李廉感到傷感。他最深刻的是有會員害怕提出意見後,被指為企圖推翻政府。他看到部分人因社會環境而禁聲,卻無料到措施影響自身利益都不敢發聲,他強調社會需要不斷提出意見才可進步和共融。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