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安薩里上尉 — 寧死不屈的衛港印兵軍官

2020/2/28 — 10:22

拉吉普團士兵正乘坐被徵用的貨車,1941 年 12 月 9 日。(圖片來源:UWM Libraries)

拉吉普團士兵正乘坐被徵用的貨車,1941 年 12 月 9 日。(圖片來源:UWM Libraries)

早於開埠初期,香港的印度族群已在港紮根,有些是在英軍服役的印度兵,不少在退伍後加入警隊;亦有些在港從商,漸漸開枝散葉。鴉片戰爭前,印度兵已與英軍在世界各地征戰百多年,立下血汗功勞。

1941 年 12 月香港保衛戰期間,守軍主力有英屬印度陸軍的第 7 拉吉普團第 5 營(5/7th Rajput Regiment)和第 14 旁遮普團第 2 營(2/14th Punjab Regiment)。兩營印度兵與日軍作戰英勇,蒙受重大傷亡,拉吉普營更是此次戰役傷亡最慘重的部隊。拉吉普營先是陣守醉酒灣防線東翼,繼而在魔鬼山奮戰為「大陸旅」撤回港島殿後,其後再在北角首當其衝抵擋日軍登陸總攻擊。此役,共有 892 人的拉吉普營有 156 人戰死、113 人下落不明、193 人受傷,傷亡率達 51%。當中,全數 17 名軍官戰死或負傷。

安薩里上尉(Captain Mateen Ahmed Ansari)隸屬拉吉普營 A 連,香港淪陷後,他被關進為印度兵而設的馬頭涌戰俘營(Ma Tau Chung POW Camp)。安薩里是伊斯蘭教徒,出身印度名門望族之家,受訓於著名的桑赫斯特皇家軍事學院(Royal Military Academy Sandhurst)。由於地位崇高,日軍曾企圖攏絡他帶領印兵變節,為日軍服務,但安薩里斷言拒絕。

廣告

1942 年 1 月,賴廉士上校(Sir Lindsay Tasman Ride)成功逃出香港後,成立英軍服務團(British Army Aids Group)營救在港戰俘。儘管面對死亡威脅,安薩里仍然按照英軍服務團的指引,秘密與深水埗、亞皆老街戰俘營的英軍軍官聯絡,策劃一場大型逃脫行動。

1943 年 4 月 16 日,安薩里透過印度籍特工高禮和(Naranjan Singh Grewal),向英軍服務團總部傳達了一道加密訊息,表示自己雖受日軍嚴刑迫供,但現已康復,隨時可以實行逃脫行動。

廣告

可惜現實並不如電影般完美,邪未必不能勝正。就在四日前,4 月 12 日,特工兼前香港義勇防衛軍第三連成員葛德麟(George Kotwall),被叛徒出賣,繼而被日軍憲兵隊拘捕並處死,逃脫行動因而敗露。同年 5 月,安薩里被捕,被帶到赤柱拘留營,慘受饑餓之苦及被憲兵虐打。然而,安薩里苦撐至 10 月仍然守口如瓶,沒有供出任何對英軍不利的情報。

1943 年 10 月 29 日,日軍似乎失去耐性,安薩里、高禮和一共 30 名英、印、華籍英軍服務團特工及相關人士都被處以斬首之刑。行刑前,安薩里展現出最後的忠誠和勇氣,根據其他生還者憶述,他當時仍然安慰身邊的人:

“Everybody has to die sometime. Many die daily from disease, some suffer painful, lingering deaths. We will die strong and healthy for an ideal; not as traitors, but nobly in our country’s cause. We cannot now escape the enemy’s sword, but no one should give in to years or regrets, but instead face the enemy with smile and die bravely.”

「人終需一死,很多人因病離世,承受揮之不去的痛楚。我們會堅強而健康地死去,全為信念,不作叛徒,高貴地為國捐軀。我們如今避不過敵人的劍了,但無人應流淚或抱憾,我們要含笑面對敵人,勇敢地命赴黃泉。」

安薩里逝世時,年僅 27 歲。1946 年,安薩里獲追封佐治十字勳章(George Cross),現在他與高禮和都長眠於赤柱軍人墳場。

安薩里上尉 Captain Mateen Ahmed Ansari(1916-1943)。
(圖片來源:The VC and GC Association)

安薩里上尉 Captain Mateen Ahmed Ansari(1916-1943)。
(圖片來源:The VC and GC Association)

 

資料來源:
鄺智文;蔡耀倫:《孤獨前哨 — 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香港:天地圖書,2013 年。
鄺智文:《重光之路:日據香港與太平洋戰爭》,香港:天地圖書,2015 年。
Banham, Tony. We Shall Suffer There: Hong Kongs Defenders Imprisoned, 1942-45. Hong Kong: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2009.
Roland, Charles G. Long Nights Journey into Day: Prisoners of War in Hong Kong and Japan, 1941-1945. Waterloo (Ont.): Wilfried Laurier University Press, 2001.
Wright-Nooth, George. Prisoner of the Turnip Heads Horror, Hunger and Humour in Hong Kong, 1941-1945. London: Cooper, 1994.
Lim, Patricia. Forgotten Souls: a Social History of the Hong Kong Cemetery. Hong Kong: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2011.
Casualty. Accessed February 26, 2020.
Casualty. Accessed February 26, 2020.

Watershed Hong Kong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