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實習醫生:爸爸將佢當年 Dirty Team 用嘅 gear 畀我做平安符…

2020/4/15 — 13:57

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 Facebook 圖片

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 Facebook 圖片

【文: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

實習醫生江嘉愉(MBChB 2019):「爸爸將佢當年 Dirty Team 用嘅 gear 畀我做平安符……」

江嘉愉(Alcina)猶記得那天與爸爸在醫院宿舍外相見的場面。當天 Alcina 完成清潔後,走到宿舍樓下見爸爸。相隔兩隻手臂的距離,爸爸為她遞上一袋橙,叮囑她緊記要吃水果,然後就離開了。那是她在 Dirty Team 兩星期以來唯一一次與爸爸見面。

廣告

「當刻望住佢嘅背影,我明白當年佢要離開屋企人係好艱難嘅決定,尤其係我未結婚生仔,我離開我屋企人已經咁大感觸,我好難想像當年屋企有我、我呀哥同埋細佬,細佬只係兩歲,又有我呀嫲,上有高堂,下有細路,佢都依然覺得係值得嘅。」

Alcina 的爸爸是兒科醫生,2003 年請纓加入 Dirty Team 照顧沙士病人。當年 Alcina 只有 7 歲,還是小學生的她因為不用上學而感到「好爽」,加上爸爸不在家數月,家中沒有嚴父看管就「更爽」。但日子久了,小女孩開始感到有異,詢問家人爸爸的行蹤。「後來我先知道因為有沙士,所以爸爸唔可以返黎睇我地。」

廣告

Alcina 的爸爸當年更曾經交代身後事,因他曾為一名後來確診沙士的病人插喉,需要隔離 14 日。「喺其他日子,爸爸只會託媽媽或嫲嫲問我地有無乖、有無做功課。有一日爸爸特登打返嚟,語重深長咁同我講,大個咗要點點點呀咁。」

加入 Dirty Team 這個決定,爸爸曾經力勸 Alcina 要再三考慮,甚至每日都會找一個原因嘗試說服她。「佢話『我都明,但你始終係我個女,邊有呀爸想自己個女行到最前㗎啫。』佢話自己諗返轉頭,都係一腔熱血,但其實當時已經有小朋友,退咗休嘅佢話如果依家再決定,當年嘅選擇可能未必會一樣。」

後來爸爸明白女兒的決心不易動搖,就在 Alcina 搬到宿舍前,爸爸將他自己當年在 Dirty Team 打仗時用的護目鏡送給女兒。「佢話『我都知你地有 gear,但呢個 sort of 一個叫做平安符,畀你完好無缺咁出返嚟』,嗰下我都幾想喊,都幾感動。」

「我同爸爸性格其實幾似,一旦決定咗做一樣嘢,其實都無咩人可以動搖得到。同埋我地個樣都似。」她笑說。

 

其他「疫」戰故事
#疫戰中的他和她 #CUMedAlumni

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