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將成為歷史的通識科與通識教師

2021/1/3 — 16:39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王嘉玲老師】

今年是筆者教書的第十年,正值通識科被宣告結束,不妨做個簡單的回顧。

記得教書最初的幾年,朝早上課、晚上兼讀教育文憑、出筆記、改卷、改功課,雖然很忙,但教學生活真的很充實、很開心。當時校園氣氛開放,當時教師可以無顧慮地以專業角度進行教學,不用擔憂說錯一句話,就會被永久取消教師資格。當時剛剛畢業的我,帶著讀大學時學生較為自主的習慣,來到相對嚴格保守的中學校園,一時間身份由學生變成了教師,難免會成為學生眼中較「容易相處」的老師,而課堂的紀律亦難免會較為「鬆散」,現在回想,當時自己的教學和課堂管理當然都可以做得更好。

廣告

事實上,我相信每位教師其實都需要時間學習,並逐漸優化教學,並在教學及與同工互相交流的過程之中專業成長。筆者至今仍自覺相當幸運,能遇到一班志同道合、熱心教學,又互相信任的科組同工。我校的通識科組由開始已有共同備課的安排,這對新教師的專業成長尤其重要,初時由經驗較豐富的教師分享教材,以及學與教策略,這對一個新老師而言絕對是寶貴的經驗。到後來更大的挑戰當然是由自己去設計校本筆記及編排課程的內容,既要運用合適的事例讓學生理解單元的知識、概念,又要設計評估讓學生嘗試應用所學習到的知識和概念,這對一個新老師而言當然不容易,但過程中卻令教師有許多的思考:思考如何令學生學得有趣?如何能照顧學生的多樣性?如何能以最簡單的方式帶出單元的重點?如何將技能循序漸進地加入各個議題之中?每一樣其實都是教育的專業。

想當初教育局支持學校發展校本教材,而通識科既沒有指定教材、亦沒有審書的要求,背後的理由就是希望發展適合學生能力,以及緊貼時事發展的教材。教師按學生能力發展校本教材,設計合適的學與教策略,透過學習社群,定期與科組同工及校外同工進行討論、交流,這過程絕對是教師專業能力發展的重要部分。現在回想雖然付出的時間不少,但能從有不同專長及不同教學經驗的同工、前輩身上學習,絕對是非常值得,而且持續進修,亦是作為教師應有的專業態度。現時教育局稱教師日後只需照本宣科,按經教育局審批的教材進行授課,無疑是扼殺了教師教育專業發展的空間,亦無法照顧學生的多樣性,令通識科多年以來發展出開放而活潑的學習社群戛然而止,筆者對此感到非常可惜。

廣告

近幾年,學生人數減少,各間學校都面對學生學習差異擴大的情況。教學上遇到挑戰,作為教師我們責無旁貸,要思考解決的方法,是以近年我校同工積極嘗試採用體驗式學習的方法,讓學生以親身體驗和經歷學習,讓課本中抽象的概念能融入生活,期望令學生能以更具體的方式了解社會的情況。正當我們不斷思考如何優化教學、如何讓通識科發展成專業的學科的同時,通識科就被劃上了句號,抹殺了同工多年來的付出和努力。

無可否認,通識科的確一直以來都備受爭議。初時所爭議的是評分的方式、能否公平地評估學生的表現,結果在教育局、考評局及前線老師的努力下,評分方式漸漸已不再是爭議所在。後來亦有聲音指考評方式僵化、有指定的答題格式、框架,唯考試本身就是僵化的制度,這在各科之中均難以完全避免,但考評的方式仍然有可以討論的空間,通識科老師對此亦保持開放的態度。到近兩、三年聽得最多對通識科的批評,就是通識科令學生變得激進,但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在 2015 年曾進行研究,訪問了逾 2,800 名中五學生,了解中學生公民價值與政治參與,結果發現,喜歡通識科的學生不但沒有傾向選擇以制度外的方式參與社會政治活動,反之他們會更容易跳出自己的社會位置,全面審視公共議題,可見通識科能令學生更理性、持平地思考,究其原因,離不開通識科一直鼓勵學生進行討論,以及強調尊重不同觀點,這種開放、包容的學習氣氛正是本科的獨特之處。

然而,今時今日不同的社會人士以至政府官員批評通識科「被異化」,批評通識「事事反對」,到底理據何在?筆者相信,學習通識科絕對有助他們建立更持平、理性的思考,事實上通識科非但不是「事事反對」,而是要求學生能正反兼備、了解不同持分者的意見及其價值觀,並再深入分析各持分者提出的理據是否充分。當然筆者理解以現時的社會氣氛與政治情況,與政府談論理據自是緣木求魚,而觀乎政府完全無視課程改革小組對通識科的改革建議,更在完全無諮詢業界的情況下,大幅改革通識科的考評模式為「合格/不合格」,以至改變科目名稱,可見政府對教育專業毫不尊重。

即使教師的教育專業不被尊重,但作為教師,如果我們仍然記得當初入行的理由,我們就要謹守自己的專業,雖然教學專業的空間被大幅收窄,但總能以迎難而上的態度,為我們的學生進行身教。筆者教書是因為很喜歡年青人,年青人率真、可愛、心懷理想,筆者只一個有簡單的願望,就是可以在他們身邊陪伴他們成長,在他們感到困惑時、有需要時協助他們、支持他們。願各位同工初心不變,與一眾通識同工共勉!

HK Educators’ Club 製圖

HK Educators’ Club 製圖

 

HK Educators’ Club Medium /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