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家看漏了的隱形傳播鏈 — 論香港政府的國師芝加哥學派(二十七)

2021/1/9 — 19:43

資料圖片,來源:Jack Hamilton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Jack Hamilton @Unsplash

眼看第四波疫情快失控,中招者天天過百,隨時再幾何級數上升,但港人沉著應戰,戴口罩,死守社交距離,在世界各地中招個案創新高的同時,止住疫情升勢,暫時維持在每天五十宗這條警戒線上下浮動。

醫院沒擠提,但市民飽受折磨。香港抗疫最大挑戰在於過去一年無法斷尾,喘息時間少之又少。政府疏於防範,欠處理危機的應變能力,外來病毒一波接一波,嚴重打擊民生,對個人、社會造成滾雪球式的傷害。港人疲於奔命,早前陳茂波還派定心丸,相信疫苗面世後,情況會好轉,本港全年經濟有望恢復正增長。但就算疫苗有效,亦可能只是今年的事,一旦病毒如流感般變種,疫情下年又重來。若最壞情況出現,自以為是、事事慢幾拍、兼政治凌駕抗疫的林鄭政府,只會把香港推向更萬劫不復的境地。

社區的隱形傳播鏈無法截斷,袁國勇建議出動一萬個紀律部隊人員協助追蹤。千呼萬喚之下,衛生署設立追蹤指揮中心,但主要靠電話追蹤密切接觸者。大搜捕動用一千警力,追蹤關乎人命的疫情,紀律部隊的動員就大約一百。專家直言,如疫情涉及非法活動、大型群組或輸入個案,二百人都未必夠。有哪些非法活動?有一種連專家也很少(抑或無)提及:疫情期間,多區有非法聚賭的新聞,更試過區議員介入,與賭徒起衝突。情況有多普遍,沒準確數字,但聽一些熟悉屋邨情況的朋友說,非法賭檔掃之不盡,在於警方打擊力度有限,檔主以小販走鬼的方式,避過巡查。有財經專欄作者更表示,具社團背景人士會短租工廈單位作非法賭檔用途。

廣告

所謂隱形傳播鏈,容易給人錯覺,彷彿社會上持續出現神出鬼沒而源頭不明的個案,使政府束手無策,而非當權者犯大錯,防疫有重大漏洞 — 例如不封關,例如沒認真肅清藏頭露尾的非法活動。要知道,非法賭檔的賭客都疏於防疫,食煙不戴口罩,而且長期聚集在一個細小的空間內(即使在室外),萬一有人中招,隱瞞的誘因比其他個案為高,播毒風險無從估計。醫學顧問不清楚社區實際情況,不會隨便置喙。

喜歡當國師的芝加哥學派的經濟學者就剛剛相反,就算對醫學的風險計算一知半解,對社會的實際境況亦所知不多,自以為手執一份哈佛專家的報告便可抽空所有脈絡,生硬地套用在香港之上,輕率作出放寬防疫措施的建議,救經濟至上 — 實際上,錯誤的建議一旦推行,對經濟傷害更大。筆者在〈袁國勇被無理批評事件簿〉一文中便指出,面對凶惡疫情,如真的關心市民飯碗,想減低社會為抗疫所付出的沉重代價,還有很多其他建議,只要這些經濟學者不要凡事從大商家、大地主的利益角度出發。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