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業自主是最後關卡: 不能讓學校被專制型、自私型政治氛圍所污染

2020/4/13 — 12:12

立場新聞資料相

立場新聞資料相

【文:澤國 @ 香港教育專業自主指數計劃,大學任職多年,支援中、小學發展】

自反國教事件後,港人開始覺醒到教育專業自主的重要性。教育不單傳授知識,更是重要的社化渠道,影響下一代價值取向和身份建構。教育專業自主程度正反映了教育系統能否保障下一代接受教育過程的合理性,以適切社會大眾期望。去年開始的反送中運動,讓港人及教育同工更明白箇中重要性。

根據教育局《學校處理投訴指引》(2018 年 5 月版),1.3(I),「匿名投訴」為一般可以考慮不受理的投訴。然而,教育局在處理一些教師有關反送中運動的投訴時,偏偏接受相當數量的匿名投訴,甚至向個別教師予以懲罰。這些本有既定程序,作公允處理,故筆者不討論這些教師是否犯錯,但對處理程序卻充滿疑問,因為接納「匿名」投訴,實已屬「非一般情況」,官方解釋又欠有力說明。

廣告

在此情況下,究竟教育局採用「非一般情況」的方式處理,是否公允可信呢?當中的權力運作又是如何呢?另外,亦有團體甚至個別人士,發起一些以監察為名,實為威脅學校、逼迫老師的舉措,如此種種,其實已干涉了學校的教育專業自主。

試想這些情況若演變下去,不只是一個科目,而擴及成為整個校園的氛圍,我們的教育會怎樣?八年前反國教提到的洗腦教育,是否會在剝奪教育工作者的專業自主中成為事實?我們想自己下一代的價值取向在這種環境養成嗎?

廣告

相信每名父母、每名納稅人都很關心以上問題。

不幸的是,現時香港的社會政治氛圍,特別是在擁有權力的階層中,正蘊釀甚至已出現一些不好的苗頭,威脅教育專業自主。綜合來說,可歸納為「專制型」和「自私型」兩種型態:

專制型:所謂「專制型」,是指當權者或政客視各種制度和機制,是達到自己立場的工具,而非開放討論及決策空間。最終這些機制會被當權者或政客壟斷,確保自身權力和說法獲得通過。但原本保障公平和分立的系統,已被污染為確保統治和只有上而下指令的體制工具。

自私型:所謂「自私型」是指當權者或政客在作抉擇時,往往考慮保障自身位置和利益多於考慮民意和公眾利益。

相信不少香港人都懷疑,現時很多缺乏理據的立場和決定,往往基於上述專制和自私型的政治氛圍。這種情況若擴散到教育領域,將威脅我們下一代所受教育的品質。屆時香港人數十年來引以為傲的優良制度、核心價值與品格,將不復再。

現在不少港人呼喊的「光復香港」,其中一個解釋是回到1997年高度自治的香港。這種回到昔日的期望,正反映對現今敗壞政治氛圍的恐懼和抵抗。若果學校失守,被這些氛圍污染,成為動輒批鬥傾軋的戰場,下一代的未來堪虞。因此,確保教育專業自主或是對下一代最好的保障。

根據筆者所參與過的一個教師焦點小組訪問,「專業自主」是指:

專業:老師對於其職位及教學學科知識有充份理解,還有對技能方面的掌握,例如教學技巧或教學工具,或是學與教評估。道德方面,教師這一專業有其須遵守的專業道德操守,例如與學生的關係,或教學方面的操守。

自主:泛指教師在選材、設計教學程序、制定活動內容和進行校內行政工作,擁有的自由程度,不會被不適當地干涉。

根據上述意見,「專業自主」是指教師在從事工作時擁有合適自由度,能按自身專業資格和判斷作出合宜決定。在現時日趨污染的政治氛圍下,「教育專業自主」或將成為確保下一代延續香港價值的最後關卡。若然這一關卡失守,保護學生的校園堡壘就會淪陷,教育系統很可能成為專制統治工具,訓練出唯唯諾諾只求自身利益的人。

因此,各位老師,為了我們的下一代,一起努力維護教育專業自主吧!唯有教師享有專業自主,抗衡專制自私的政治氛圍,我們方能阻止文革再臨,守護和保存美好的香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