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性博士」吳敏倫教授(上):香港人「性健康」不合格 鼓勵多做測試

2020/10/13 — 18:46

圖片素材來源:關懷愛滋提供圖片、Freepik

圖片素材來源:關懷愛滋提供圖片、Freepik

【文:關懷愛滋倡議及社群研究部】

「性」一向於社會上被視為禁忌,大眾或甚少主動討論及了解,但並不代表「性」是可有可無。「性」與大家的健康及生活也有一定的關係。適逢「關懷愛滋」成立至今已三十年,特意邀請了綽號「性博士」的吳敏倫教授接受訪問,了解香港人普遍對「性」的看法以及討論與「性」相關的主題,如性教育及性健康等等。

吳敏倫現為退休精神科教授,曾於 80 年代在瑪麗醫院設立性診所,內有「性別認同小組」,與不少專業人士一同評估申請變性的個案,其後亦創立性教育會。基於「性」題材吸引,加上吳擁有醫學博士學位,因而他被外界稱為「性博士」。談及「性」,一些關連字眼,例如:「性健康」就不能不提。翻查世界衞生組織網站,性健康的定義為「指與性行為有關的身心健康和社會幸福。需要對性行為和性關係持積極和尊重態度,使人們可以在不受脅迫、歧視和暴力的情況下享受令人愉悅的、安全的性體驗」[1]。吳教授用大眾的角度指出,即是「冇病都不等於健康,仲要發揮長處,幫到別人,做到幸福的人,亦要令人幸福,才算是健康」,絕對不容易達到。

廣告

為提高大家對性健康的關注,「關懷愛滋」即將推出一系列與「性健康」有關的檢查服務,當中包括為情侶提供親密關係輔導和一站式與性有關的健康檢查等。吳教授贊同組織提供相關服務,皆因「性健康」與伴侶之間的關係密切,認為沒有「性」就沒有「愛情」,要互相影響才有幸福生活。他續指,如伴侶其中一方出現「性健康」疑惑甚至生理及心理上的問題,「可能最初是一個人嚟睇先,咁當然最有效係要雙方都尋求專業人士嘅協助」。對他而言,處理求助者的性健康問題時亦可能要處理其愛情問題,兩者密不可分。

性健康服務包羅萬有,在「關懷愛滋」提供的性健康檢查中,愛滋病檢測是重要一環,衞生署一向鼓勵高風險社群人士每年至少檢測一次,盡早了解自己身體狀況。可是,檢測率近年來仍屬偏低水平,高風險社群例如「男男性接觸者」於過去一年的檢測率平均只有 53% [2],而「曾經接受女性性工作者服務的男性」中,則只有 34% 於訪問調查前一年內進行檢測 [3]。

廣告

因此,為擴闊檢測範圍,「關懷愛滋」於去年推出「愛滋病病毒自我檢測」工具 [4],藉此提高檢測的便利,只要安在家中或較隱私的地方就能進行測試,從而提升檢測率。吳教授認為檢測率偏低有關情況是源於「性教育普遍唔夠」,指出社會對「性」有關的疾病視為禁忌和羞恥,貼上負面標籤,將願意檢測的人士與「爛滾嫖妓」劃上等號,令有意檢測的人卻步,他指「其實就算是夫妻,都需要互相保護,戴安全套和定期進行愛滋病檢測」。他以斬釘截鐵的語氣表示,要踢走負面標籤,就是要先提高性教育水平,讓大家對「性」接受程度提高及性開放,並強調性開放是指「思想」開放,與「性放縱」不相同,開放性思想可給予別人基本尊重,「唔好郁啲就歧視人,患病你就驚,驗第二種病糖尿病高血壓你就唔驚,唔覺羞恥」。

他認為根據最近家計會每五年進行一次的「性教育」調查 [5],結果顯示香港人的確對「性」方面的知識水平較以前是有明顯進步,但他直率地指出這些「進步」只流於表面,「得個講字」,他又舉例「可接受別人是同性戀者,但就不能接受自己仔女、隔籬鄰舍係同性戀」,因此他覺得香港人對「性」只是「理論上開放,調查結果進步咗,都未能切實地改善社會的性生活幸福」。他又提及「性開放」程度不足夠與中國傳統文化無關,另又與內地及台灣相關調查作比較,香港對「性」的開放水平相仍處於落後位置,須加倍努力追趕。他認為,根據香港人對性的風氣,非常不理想,舉例近年舉辦與性有關的題材小型展覽,展出較暴露的藝術作品,仍然會備受批評和責罵,被問及香港人的「性健康」值多少分時,他坦然「以滿分 100 分計,只有 30、40 分,十分不理想」。

更多關於「關懷愛滋」的服務,可瀏覽「My Place」網頁

參考資料:

  1. 世界衞生組織:性衞生定義。下載自世界衞生組織網站,2020 年 8 月 21 日。
  2. 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香港男男性接觸者愛滋病風險及流行情況調查 2017〉。下載自《愛滋病網上辦公室》,2020 年 8 月 21 日。
  3. 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HARiS — 2019 年愛滋病預防項目指標調查 — 女性性工作者顧客〉。下載自《愛滋病網上辦公室》,2020 年 8 月 21 日。 
  4. 關懷愛滋:愛滋病病毒自我檢測工具
  5. 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二零一六年青少年與性研究」報告〉。下載自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網站,2020 年 8 月 21 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