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與中資國貨劃清界線「斷捨離」 重光號:每一張鈔票都係一張選票

2020/1/16 — 18:28

「食人血饅頭」、「發國難財」、「似有條水喉係後面射住」、「小心又呃示威者啲錢」、「推到佢執笠」......上周,黃色網店「重光號」正式開張,惟創辦團隊身份背景未明,加上黃店旗艦「光時」正處於存亡關口,針對這家標榜抵制中國製造網店的各種質疑與猜測,隨即在連登討論區、Facebook 湧現。

「話我哋係『藍』,呢樣真係最嬲,好難受。」雖此刻臉帶笑容,但作為重光號創辦團隊的「眼淺」代表,Vivian 便曾因這指控忍不住落淚。另一成員 Jarvan 亦慨嘆「話我哋有水喉都冇咁嬲......面對同路人嘅攻擊最辛苦」,但既然覺得被誤解、委屈,何不試作澄清?「點講都係越描越黑,不如唔好講,做算啦」、「不如做好自己,做實事,啲人就會信我哋」,他們認為與其跟網民爭論不休,用行動證明自己更實際,面對非議,繼續啟航。

然而,經營網店並非易事,在證明自己成功之前無奈倒閉,亦不無可能。眼看受黃絲擁戴的「光時」,開業三個月,已走到存亡關鍵點,貨源、物流、人力資源等種種難題未能解決,新挑戰接踵而來,有這前車之鑑,為何堅持要開重光號?而且同樣是由義工作為核心成員、優先聘請「手足」,再加上主打所有產品皆非「中國製造」,是否真的可行? 

廣告

「推出呢個平台,係一個意識形態,去表達、宣揚香港人要『去中國化』、『去中國製』,比消費者、香港人知道其實有其他選擇。」Vivian 說。回想單是自己一個人,手頭上就有過千樣非國貨有待整理,負責採購的 Jarvan 在旁不禁感嘆:「真係多,多得好恐怖,仲要好優質」。

廣告

工餘打理網店業務

重光號團隊現有十幾人左右,來自各行各業,當中有會計師、電腦工程師、家庭主婦、退休人士等,大部分均有全職在身,只能在工餘時間處理網店業務。通宵到三、四點,隔天九點按時上班,已是成員日常。「對著佢哋仲多過對屋企人」Vivian 笑道,走過這幾個月,他們比起工作夥伴,更像家人。

在看到那則連登帖文之前,他們都只是素未謀面的陌生人。

去年 11 月,成員 Rebecca 在連登上出了一個帖子,題為「黃色經濟圈不能再拖 香港人要贏一齊贏!」。帖文建議創立一個可以集合各間黃色小店的「舞台」,同時引入世界各地品牌,豐富港人選擇,同時強調理想的「終極黃色經濟圈」,從製作、物流、銷售等各方面都由黃色公司參與, 將供應鏈每一環的經濟利潤都盡歸黃色公司手中,抗衡中資產業。此帖一出,志同道合的連登巴絲從黃色經濟圈談起,最終決定從可行性較高的網店做起。密鑼緊鼓籌備兩個月後,重光號正式啟航。

重光號剛開業只做預購,一方面避免囤貨問題,另一方面節省開業成本,目前成員大概每人出資四位數金額,以應付基本營運,但不包括倉庫。現時重光號是分租別人貨倉中一小片空間擺貨,記者目測面積約十幾平方米。Jarvan 笑言:「我哋連租倉錢、office 都冇」。因此,「有大水喉射住」的傳言在成員聽來,甚是可笑。

中資國貨斷捨離 

秉持最初連登帖抵制中資的願景,重光號現正發售的貨品,從食品、護膚化妝品到汽車用品等,皆非中國製造,亦有不少本地品牌產品,如用上本地新鮮白蘭花釀造的「白蘭樹下」毯酒。此外,本地小店產品只要有安全認證,如持食品加工牌照等,一律免上架費。開業一星期,銷售榜榜首更是香港小店「辣殺」的手工製麻辣醬。

但在商言商,一開始便拒賣國貨,減少入貨選擇,豈非徒增經營難度,自尋死路?

「我哋想劃清界線,有啲嘢真係要斷捨離」,Jarvan 說得斬釘截鐵,毫不退讓,「每一位消費者都係手足,每一張鈔票都係一張選票......你成日買國貨嘅話,啲錢咪流返去中國,跟住佢(中國)再用返嗰啲錢打壓我哋。呢個就係點解一開始要畫條線喺度,抵制國貨先。」不止中國製造會被拒之門外,親中品牌亦休想進場,近日重光號才將香港製造的幸福傷風素下架,因發現該品牌仍在 TVB 賣廣告。團隊強調,已厭倦國貨壟斷香港市場,希望改變現況,「由消費者做起先,消費者影響商家,商家再影響政府」。

道理大家都懂,渴望改變的亦大有人在,只是知易行難。被潑冷水,Jarvan 依舊信心滿滿,「連紙箱都有(香港製造)嘅時候,已經冇咩難倒我哋。」順帶一提,重光號包裝用的紙箱正是香港製造,「我哋越做越唔擔心,因為越做越搵得多供應商、貨源,反而想同消費者講,一啲都唔需要擔心,真係有好多替代品。」Vivian 亦笑稱:「依家真係要揀上乜嘢貨好啊!」

當然,重光號一路走來也是要過五關斬六將。儘管團隊中有數名成員有專職採購經驗,熟知平行進口操作、如何分辨仿冒品,但一開始也只能「漁翁撒網式」聯繫本地及外國供應商,「面懵懵」逐家發電郵查詢、接洽,「食唔少檸檬」。團隊坦言,開業前供應商及貨源問題確實令人擔憂,但開業後不少黃色供應商及本地黃店主動聯繫,有些供應商甚至願意讓重光號下單後一至兩個月再找數,讓他們放下心頭大石。

「其實是一環扣一環,當供應商認同理念就會介紹其他供應商,變相令到採購變得容易」Jarvan 說,「難就難在香港人可唔可以繼續 commit 唔用國貨,始終價錢上貴少少。」

團隊亦預告即將會有政治範疇的書籍上架,並希望陸續與本地設計師合作,在網站販售他們的設計產品等,目前仍在接洽過程中。他們希望可以做到一個文化氣息較高的平台,「唔想好銅臭咁」,所以他們的願景,亦包括發展本地品牌,推動本土創作,但首要任務仍是穩定業務。

黃色經濟圈的現實與理想

至於人手方面,重光號現時主要是靠十幾位核心成員做義工,待站穩陣腳,營運模式穩定後,才開始請「手足」。團隊表示,不希望「手足」上班三個月後忽然「被辭職」。但目前若有合作供應商願意聘請「手足」,重光號亦會作為中間人,幫忙聯繫。

比起付出的時間、心血有機會一下子因結業付諸東流,團隊此刻最擔心的是「幫唔到人」,「做咗舊嘢出黎點知幫唔到人,呢樣先最驚」。 重光號甚至計畫未來撥出部份盈利,用作小額資助計畫,為有需要的「手足」提供經濟援助。但始終是自負盈虧的網店,並非慈善機構,若無完善的營運計畫,有空間、足夠盈餘實現這些願景的那一刻,也許遙遙無期。

重光號開業一周左右,Jarvan 透露共有 200 多張訂單,總額約 10 萬左右,淨利率約兩成,目標是至少維持此現況,並在 3 個月內聘請 3 個全職員工或超過 7 個兼職員工。

但繼「光時」之後,重光號作為第二間黃色網店,更是全港首個「非中國製」網購平台,同樣提倡「支援手足,共建黃色經濟圈」,會否擔心演變成搶客局面?

Rebecca:「唔係叫搶客嘅,咁你一個香港,大家互相消費,會唔會話百佳搶咗惠康啲客啊,唔會㗎嘛,competitor 但你唔會話淨係幫襯一間。」

Jarvan:「比較似係一間 log-on 同百佳嘅分別,百佳同惠康真係太似」。

Jason:「似百佳同 fusion......」Jarvan :「fusion 都係百佳㗎!」Jason:「我知,但路線層面唔同」。 

Jarvan:「唔係喎,我覺得似 log-on 多啲,比較著重生活質素......好啦,我哋真係冇傾過呢個問題。」

眼前幾位 80、90 後成員,原本想法一致,竟因 log-on 還是百佳的比喻爭論,他們最終得出的結論是,「200萬人,根本個市場就好大」。搶客與否或許只是個假命題,選擇權最終還是掌握在消費者手裡。

但建立黃色經濟圈,在保持警惕的同時,或許還可以多一點寬容。想起「藍扮黃」的指控,Jarvan 不禁慨嘆: 「有時好似少咗啲寬容,定性咗,同政府一樣,太苛刻。」

「呢個係一個圈,資金流通係要係呢個圈度,唔好將資金外流去其他經濟圈度;歡迎更多黃店、黃色企業入嚟,先可以令佢更蓬勃、豐富。」鮮少發言的 Jason 說。

(本文受訪者名稱均為化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