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2

    【專訪】蕭傑恒料疫情已暫截斷 倡專家審視改善外判化驗所 「假陽性拖累成件事」

    本港近期除印度裔男子的變種病毒群組外,本地源頭不明個案只有一名 4 歲男童,他的家人及同校師生都正隔離檢疫。理工大學醫療科技及資訊學系副教授蕭傑恒接受《立場》專訪時,指據他估計,男童亦有很大機會是「假陽性」。他又表示,現時本港的疫情已截斷,只要能做好預防輸入個案的措施,認為有空間放寬各項社交距離限制。

    一名男童在上周六(15 日)確診,感染源頭不明,而他入院後的核酸及抗體檢測都呈陰性,正隔離檢疫的家人及同校師生,亦暫未有人發病。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日前提出,現時仍應把個案當作確診處理,待之後視乎男童有否產生抗體,再作判斷。

    蕭傑恒向《立場》表示,以他個人的估計,男童是「假陽性」的機會高,「佢似係假,因為佢入院後未試過 PCR positive,未試過抗體 positive,家人無確診。」

    他又解釋,第四波疫情流行的 GH 病毒株,自 4 月 28 日後已沒有再驗出,而計算日子下,已經接近 21 日,幾可肯定該款病毒株在港已截斷。「所以如果有另一個本地,而又唔係南非變種病毒嘅傳播鏈,就好驚啦,驚有另一個漏洞,另一隻新嘅病毒株走咗入嚟。」

    稱疫情已斬斷 可放寬社交限制

    蕭傑恒形容自己是「樂觀」,認為此刻本港已幾近「清零」,「而家都做緊第二次外傭測試啦,如果再無(確診),都 21 日啦,就變咗呢個,南非變種病毒危機解決咗,我哋城市入面都無(病毒)。」

    他表示,只要未來的日子香港能把「兵力」集中在處理「城牆對外」的輸入個案,本地的社交距離措施,如餐飲限制及限聚令都有空間放寬,「大家都捱咗好耐日子…除非酒店出咗意外,所以真係要吸取教訓,點樣防(輸入)得好啲。」

    政府外判的私人檢測商屢傳出檢測「假陽性」的問題,蕭傑恒認為,假陽性及假陰性都會影響抗疫策略,「所有檢測承辦商,知道佢哋辛苦,但都有一個要求,唔可以話因為佢哋幫手做好多測試,就放棄咗專業步驟,因為你越多假陽性假陰性,你唔係幫緊件事,你係拖累緊成件事。」

    他說,假陰性會影響政府追蹤密切接觸者的進度,假陽性則會浪費檢疫資源,亦會有市民因錯誤結果而被隔離。早前華大基因屢出事故,傳媒曾問特首林鄭月娥如何處置,當時她回應指,必須同時顧及檢測能力。蕭傑恒說,同意在疫情高峰,「每日百幾宗」時難以處理實驗室問題,但認為現時疫情有所回落,是時機「提升番我哋專業水準。」

    指部分化驗所無跟足指引

    他說,曾見過有化驗人員在「普通空間」而非專用器材內打開樣本樽,亦有化驗師戴著手套時摸頭髮。蕭傑恒指,即使是持牌化驗所,亦不一定有處理高傳播風險樣本的訓練,「所以點解會有咁多實驗室污染,肯定佢處理嘅時候,佢唔係跟足一啲指引…係成個實驗室系統(問題),佢可能無得到一個其他同行意見,就會有咁嘅甩漏。」

    華大基因早前公布,正進行架構重組。蕭傑恒同意,若在檢視實驗室時,能加入專家或其他同行意見,「有人會擔心,如果搵競爭對手,會唔會留難佢哋(私人化驗所),其實我哋有好多唔同嘅同行,比如我自己,我無任何化驗室掛牌,例如公立醫院(化驗師),佢哋都好有經驗。」

    「要有專家落去視察過,或者同行落去視察過,睇吓點樣改善,假陽性、假陰性,先可以提升到實驗室水準。」

    與政府無正式合作 自行聽 430 向醫院索樣本

    近期本港出現一條「南非變種變毒傳播鏈」,源頭相信是早前瞞報行蹤的印度裔男子。蕭傑恒的團隊早前透過基因排序,成功找出群組間成員的關係,確認為同一條傳播鏈,亦間接確認本港暫只有一條變種病毒傳播鏈,即本港暫時「頂住」了第五波疫情爆發。

    其實,現時政府有委託港大協助基因分析,理大的團隊是「自發幫忙」。蕭傑恒說,他們會從 430 例行記者會了解確診者資訊,「知道有咩不明個案,留意返住邊度,試吓聯絡番醫院,有無呢個個案,呢個係男性,幾多幾多歲,試吓有無樣本拎番嚟。」假如醫院願意提供樣本,他便會坐車到醫院,用冰袋拿樣本回實驗室。「就要比較主動少少,勤力少少。」

    被問到為何政府沒有主動「伸出橄欖枝」,邀請理大加入幫忙,蕭傑恒先提到,相信是不同部門都各自繁忙,沒有機會商討。之後便說,其實也希望,能與政府「坐低傾吓」。記者再問到,會否覺得,衞生署可以放下一些「規矩」?他便說,現時政府正與港大公共衛生學院合作,認為「可能佢都會尷尬,覺得一樣嘢,佢(已經)同一間學術機構合作」。

    沒有得到政府「青睞」,會不會與學術界的山頭主義有關?蕭傑恒沒有談及這些,只是強調,在獲得基因分析結果後,「會畀晒咁多方面」,「唔係要攬住資訊唔公布,越多人知道(結果)越好,總有一方會做到嘢出嚟。」

    他又提到,外國的基因分析做得很完善,「好似英國咁,佢哋分得清楚邊條傳播鏈打邊條傳播鏈,係邊隻品種,我哋香港,係有能力做到呢樣嘢,我哋夾埋咁多間實驗室…政府嘅database 就可以加埋好多唔同資料落去,咁我哋防疫資訊,就會清楚好多。」

    「大家一齊做」、「我想嘅係增加香港基因排序能力」。

     

    記者|劉偉程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