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不起,錯過你》

2020/3/28 — 19:06

圖片來源:電影《對不起,錯過你》劇照

圖片來源:電影《對不起,錯過你》劇照

(下文含劇透)

到戲院看英國導演堅盧治(Ken Loach)執導的新作《對不起錯過你》(Sorry We Missed You),漆黑中隔著兩個座位的「社交距離」,仍清晰聽見身旁觀眾的深深太息。

現年 83 歲的堅盧治畢業自牛津大學法律系,年輕時就十分關注社會議題。他執導的電影,大部份反映弱勢社群的面貌,勞工、無家者、貧窮人口……鏡頭下盡是小市民面對制度和命運的掙扎,充滿悲天憫人的情懷。然而導演的風格秉持英國知識份子的冷靜,再催淚的情節都表現克制,沒呼天搶地的矯情。難怪他的電影作品既屢獲獎項與榮譽,更贏得尊重。

廣告

在新冠肺炎陰影的籠罩下,我相信很多大城市的人,都曾和戲中角色 Ricky 一樣的人物擦身而過。Ricky 是個「自僱」的速遞員,應徵時獲明明白白地告知,你不是我們的「僱員」,而是我們的「合作夥伴」。既然「自己做老闆」,當然多勞多得,兼不獲任何勞工保障。缺勤的話,自己找替工,否則罰款 100 鎊;弄損追縱派件用的掃瞄器,罰款 1,000 鎊。

人到中年的 Ricky 沒什麼一技之長,太太 Abbie 也只是個無底薪的護理員,家中欠債累累,還有正求學的一子一女。他是個盡責的爸爸,能當上速遞員,看來也是一條出路。即使每週工作六天、每天 14 小時,他都努力咬緊牙關捱下去,盼望儲夠買房子的首期,不必捱貴租。兒子討厭上學,不時生事,令 Ricky 兩夫妻很頭痛;只有 11 歲的女兒十分懂事,卻已被失眠困擾。這樣的日子即使無風無浪都不容易過,何況遇上意外?

廣告

令我們嘆息的是電影的最後一幕。Ricky 遇劫被毆,滿身是傷,但次天一大早,還得掙扎著上班,妻兒奔出勸阻無效,眼巴巴看著他緩緩駛去。不開工就沒錢交租或還債,兼要被罰,哪管得上血肉之軀早已傷痕累累?

前文曾提及,疫情下人人足不出戶,外賣科技企業生意增長強勁,但漸見隱憂。《華爾街日報》報導,不少外賣科企暫免收取餐廳佣金,免得食肆生意太少做不下去,兩敗俱傷;另外也不得不開始關注送餐員的安危,因為他們接觸人多,容易受感染,一旦需要隔離 14 天,人手更見緊絀,定單再多都接不下來。幾家主要科企如 UberEats、DoorDash 等,正商討設立基金保障送餐員,好使他們一旦受感染,也能得到基本勞工保障,如有薪病假等。但「自僱」者要得到像樣的福利還有漫漫長路,因為這些財雄勢大的科企同樣在摩拳擦掌與立法機關較勁,試圖迴避為自僱者提供基本勞工保障的責任。

「對不起錯過你」是戲中 Ricky 在派遞不遂時,留給收件人的卡片。導演一語雙關,以此控訴在科企坐大、用者享受時,社會錯過保障大批掙扎求存的「自僱者」。

 

本文率先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見報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