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行止(資料圖片)

對林行止先生的一點回應 — 論香港政府的國師芝加哥學派(十九)

林鄭硬推明日大嶼,財金界人士便出謀獻策,推銷眾籌方案,把港人居住權得不到保障 — 置業難的民怨由此衍生 — 這個問題重心,轉移至金融界的所謂商機之上。規劃署前助理署長伍華強先生曾提出一個遠勝「明日大嶼」的解決方案,渾水摸魚者不知有心或無意,當作看不到。市民掌握不到充分資料,容易受誤導,是故筆者撰文重提。意外地,香港知名政論家林行止先生也留意到拙文,並認同「明日大嶼」是成本奇高、效益奇低之舉。

林先生進一步分析,流露港人的無奈。他指出明日大嶼是中央派下來的政治任務,與國家的發展計劃有關,事在必行。基於此個前提,他嘗試把壞事當做「好事」來看,剖析明日大嶼可以對中共高層作出哪些貢獻。不過,在「政治任務」這一層,筆者與林先生的看法有所不同。林先生認為,香港併入大灣區(或遲至 2047 年才「合體」),假若仍有巨額儲備作為「埃及妖后的嫁妝」,會令中國其他城市相形見絀,北京領導面目無光。是故特區政府有需要耗光累積了多年的盈餘,打造一個與英國毫無關係、且無半點殖民地痕跡兼具中國特色的大灣區金融城,當做特區獻給祖國的最佳禮物。填海造地去建公屋、起私樓,只是副產品,是故特區政府才會對伍華強的終極方案嗤之以鼻。

筆者並不排除有這個可能性,但隨著過去一段日子中美關係出現本質性變化,縱使特朗普快將離開白宮,但已形成一種疑中、抗共的國際新形勢,中共高層實在有很大誘因把林先生所言之面子工程 — 若接近事實的話 — 放在戰略思量中較低或較次要的位置。那甚麼是中共高層認為最重要的呢?當然是保住江山,令中共的統治得以延續下去,不受任何挑戰。而隨著習近平提出 2035 年的強國夢藍圖,建設「平安中國」,便與中共永久執政的最高目標連結在一起。但要完全「科技自立自強」,突破美國圍堵,又談何容易?是故乘著拜登上場,中共高層便頻頻向美方發出重建合作關係的信息。

一種新的戰略平衡於是有可能出現:中共在可見的將來,一面全力加強高科技自主開發的能力,一面藉修復美中貿易關係而盡量輸入必要的戰略性物資和技術;美國方面,亦把握時間,在中美正式脫鉤前,讓國內大型企業盡量從中國巿場賺取最多的錢。這種亦敵亦友的戰略關係是有限期的,並隨著地球資源不敷兩國應用,互相爭奪加劇,雙方關係將趨向對抗而逐步形同虛設。香港身處其中,戰略位置微妙。中資仍未趕及打造好數字人幣生態圈,仍要來港上市集資,借助國際資本搞建設。至於這條集資路何時走完,暫時是未知之數。但對中共來說,最重要的政治任務是維持香港穩定,要一切掌握在其手中,不能出亂子。像去年反送中抗爭的動盪局面更不能讓其再出現。但國安法已經實施,還有甚麼可能出現重大變故呢?

有不是沒有,縱使出現的機會未必很大。

反送中抗爭,其實是在經濟不太差的環境下爆發和進行。背後的深層次問題至今未解決,加上武肺肆虐,全球經濟體質不斷惡化,這時候,政府最需要做的其實是善用儲備,推行針對性措施,救助數目越來越多、生活越來越慘的市民,紓緩其苦痛。但政府沒有,反而集中全力進行政治打壓,不曉得這樣死命維護國安,吊詭地,最終可能帶來反效果。更可笑的是,林鄭於此險惡時勢仍硬推明日大嶼上馬,進一步令特區財政健康變壞,將更加缺乏子彈對付即將到來的失業潮和經濟蕭條。這等於為中共埋下一個政治炸彈。一旦民不聊生至極,市民一直以來的壓抑和悲憤異常地爆發,導致社會失控,中共就算有辦法平亂,但血流成河的場面很可能令歐美國家提早和中國斬纜,打亂中共原先的部署。

是故,從中共給港府的政治任務來看,明日大嶼也是不應該上馬的。

其實,科大會計學系高級講師麥寶龍博士於 2018 年底曾撰文〈「明日大嶼」欠穩定收入支撐〉,提出一個明日大嶼無法克服的矛盾:若賣地收入高,政府算盤打得響,那麼,高地價的顯性或隱性成本,市民將難以承受。這一點,坊間不少論者都有分析過。王于漸和雷鼎鳴等 38 位經濟學者,一直聲稱明日大嶼是上佳的投資選擇,到底有何足以駁倒反對聲音的理據呢?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