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20/9/21 - 16:16

對質疑者的回應

離島區議會議員王進洋日前打擊屋邨聚賭,引起討論。(圖片素材來源:王進洋 Facebook 專頁)

離島區議會議員王進洋日前打擊屋邨聚賭,引起討論。(圖片素材來源:王進洋 Facebook 專頁)

(編按:作者早前撰文批評離島區議會議員王進洋打擊屋邨聚賭的行為,認為會變相鼓勵民間執法。文章引發討論,此文為作者的回應。)

回應有以下幾點:

1) 文章刊出之後有和王議員本人了解,也和他約好了,很樂意去自己看看。

廣告

執筆之時王議員說有記者拍下了金錢交易的證據,利用傳媒拍下照片然後公諸於世,這個才是比較好的做法。有證有據利用公眾壓力,執法部門和輿論跟進。

2) 王議員說我道歉,這說法有不準確之處。公開媒體,作者實名為自己負責,我的看法沒有改變,但是公眾媒體確有其影響力,文字有其重量,如果做成不便可以致歉。

3) 聚賭和其他問題本身確討厭,但是區議員處理問題有他們的專業,嚴謹性和尺度。在他的處理手法,整件事變成了一套周星馳電影。我住的那區也有很多上落貨問題,狗尿狗屎狗屁,停車吸煙,但是有違泊都是打電話,或者叫管理公司多撿拾幾轉,在商廈劃出吸煙區。大家對於各自的生活方式,只要不太過份都很容忍。

除非像元朗 7.21 有直接迫切的區大人命傷亡,而就算最後選擇介入,也必需低調理性處理,迫不得已不應該直接介入,這是我的看法。以火撲火,很難在最後讓各方淡化而重歸於好。

區議員不同於政府,是當區人民直選出來,決定直接介入應該更克制低調。

4) 我也在馬會工作過,想必有同事看見也會搖頭。

這樣說,我覺得賽馬是一種 Necessary Evil,除了馬會沒有其他機構願意放那麼多錢,但是有關於上幾年發生的馬匹和騎師意外,以及賭博問題的本身都有社會成本。我不反對賽馬,但是也不想娛樂化並鼓勵整件事。

5) 有人認為我在 WhatsApp 回應不夠氣度,也有人覺得我應該冷處理,我就再貼多一次,這是我最後的回應,首回即終回。此外,我也很尊重王議員,其他網民反應比他激烈百倍。儘管我不能認同他的手法,但是我和他聊天感覺還好沒有多少情緒。

6) 我不是陳雲支持者,大家別誤會,這件事比各方批評更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