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教師死因研訊 羅婉儀盤問精神科醫生:抑鬱症係咪失心智能力? 

天水圍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老師林麗棠前年 3 月疑因不堪工作壓力,於校內墮樓身亡,最後一名證人、曾為林老師會診的精神科醫生陳卓姿今早出庭作供。陳卓姿指,根據醫療紀錄,林老師 2009 年開始在西九龍精神科診所求診,當時被診斷為中度抑鬱,但經服藥及複診後,近年狀態逐漸有改善;事發前三個月最後一次複診的情緒穩定。李東海小學時任校長羅婉儀盤問證人,問及抑鬱症會否導致患者覺得自己被禁錮;陳卓姿指,嚴重抑鬱症患者可能會出現妄念,但多年的醫療紀錄均未顯示林老師有幻覺或幻聽。

陳卓姿作供時指,根據醫療紀錄,林老師在 2009 年 1 月經醫院轉介到西九龍精神科診所求診,其時由另一名醫生跟進;陳卓姿自己則是在 2018 年 5 月第一次為她會診。陳指,根據紀錄,林老師 2009 年初次求診,提及持續情緒低落、焦慮,失眠、自尊低落等問題,但沒有幻聽幻覺或自殺傾向。陳引述報告指,當時林老師被診斷為中度抑鬱,主要原因是工作壓力;林老師同時提到自己有社交焦慮症狀,尤其是要進行公開演說及會見權威人士時,會感到焦慮。但陳指,林老師近年情況有所改善,她也有按時服藥及按時複診。

精神會診曾提被校長責罵 校長作不合理要求

陳續指,她在 2018 年 5 月第一次會見林老師,林老師該次是主動提早複診日期,並在會診期間提及早一個月開始情緒低落,主要原因是工作壓力。陳卓姿指,林老師在該次會面提及 4 月中被校長責罵,原因是她在一些活動安排上表現不理想;林老師也提及校長對她作不合理要求,令她情緒困擾。

陳指,她在該次會面有和林老師商討需否安排休假,但林老師當時表示自己仍能處理工作,繼續上班比較充實,故暫不希望休假。陳指,該次會面後為林老師增加了抗抑鬱藥及抗焦慮藥劑量,並為她安排較密複診。

陳供詞提到,林老師之後三次複診日期,分別為 2018 年的 6 月、9 月及 12 月,三次會面均發現林老師情緒穩定,沒有持續焦慮或抑鬱情況;不過林老師在 12 月會面時,再提及自己行政工作量大,班中也有學生行為問題需要處理,但她仍有正常睡眠及胃口,也沒有幻聽幻覺或自殺傾向。陳卓姿在律師提問下確認,在 12 月的會面,林老師沒有提及和上司的工作關係。

羅婉儀追問抑鬱是否屬於 loss of mental function、感覺被禁錮

羅婉儀問及,根據陳卓姿專業意見,抑鬱症是否屬於「loss of mental function(失去心智能力)」;陳卓姿則解釋,抑鬱症有多種成因,其中有研究顯示腦部控制情緒、睡覺、記憶功能的範圍受損,與抑鬱症有關;陳續指,但抑鬱症成因往往並非單一,遺傳因素、生理因素、性格因素,及環境因素等均有影響,例如失去至親,工作壓力。陳卓姿又指,林老師的個案明顯看到受環境因素影響,因她多次會診均提及工作壓力,「長期的壓力荷爾蒙對腦部會造成損害。」

不過羅婉儀之後再追問,抑鬱症算不算是 loss of mental function,陳卓姿則表示,自己已解釋抑鬱症可能與腦部功能障礙有關,但她不認同是完全失去心智能力,「你用 loss 呢個字我唔係好 comfortable。」

羅問,抑鬱症會不會導致人情緒高漲、或歇斯底里;陳回應指,如果患者時而出現情緒高漲、魯莽行為,臨床上有機會診斷為燥鬱症,但林老師沒有情緒高漲的記錄。羅續問,抑鬱症會否導致患者覺得自己被禁錮;陳卓姿指,嚴重抑鬱症患者可能會出現妄念,但多年醫療紀錄均未顯示林老師有幻覺或幻聽。

精神科醫生:突如其來巨大壓力可致自殺

代表教協的律師問及,一般人應如何洞察身邊的人有情緒困擾或輕生念頭,陳卓姿指,一般而言,察覺一個人是否有抑鬱並不困難,例如會發現對方持續情緒低落、經常哭泣,或對身邊事物失去興趣及動力;較嚴重抑鬱症患者,可能會出現幻聽幻覺,可能會自言自語;也可能有自殺傾向,家人朋友可從對方有無寫遺書、分配財產等行為察覺。

不過陳卓姿亦指出,自殺行為可以是一時衝動造成,例如事主要承受突如其來的巨大壓力,也可能導致衝動下自殺。

證人作供完成,死因研訊主任向法庭呈交政府化驗所毒理報告、法醫報告、林老師生前赴普通科診所醫療報告等無爭議文件,由書記在庭上讀出。其中毒理報告提及,遺體血液及眼球玻璃液樣本沒有測出酒精,尿液樣本則每 100 毫升有少於 10 毫克酒精,分量不可能影響死者清醒程度。遺體血液樣本中亦有發現抗抑鬱藥及抗組織胺藥物。書記又讀出法醫報告,內容提到遺體多處有粉碎性骨折及傷痕,家屬聽取報告期間傷心落淚。

案件編號:CCDI-206/2019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