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20/9/20 - 13:26

小題大做的區議員

離島區議會議員王進洋日前打擊屋邨聚賭,引起討論。(圖片素材來源:王進洋 Facebook 專頁)

離島區議會議員王進洋日前打擊屋邨聚賭,引起討論。(圖片素材來源:王進洋 Facebook 專頁)

人們之所以討厭王進洋,主要原因是因為他小權大用,小題大做,好大喜功。這完全和政治無關,這是我的看法。

一開始人們贊成處理老人聚賭的問題,在我看來只是因為他們老人家比較多是建制派支持者,賭博本身的形象也不好,加上所謂聚會似乎很容易傳播肺炎。

但是更深一層的問題是,這樣的做法其實是變相鼓勵了民間執法,人們動輒互相舉報批判。賭博相對於我們選區議員是要處理的政治和取態問題,其實微不足道。用一些小聰明的方法來針對一些微不足道的問題,嘗試限制人民的自由,然後大肆宣揚,根本放錯了重點。

廣告

首先,如果賭博是個問題的話,對比起來其實賽馬會造成的影響位置更大,他們的市場推廣部總是希望可以培育新一代的馬迷,以及馬主的第二代繼續賽馬活動。粉飾了有限制的賭博心曠神怡,賭博的收益用於慈善事業,但是說到底賭博還是賭博,這只是社會要做慈善,無可奈何而求仁得仁的結果,根本不值得作為榜樣加以複製表揚。

只要不用錢,自己心裏面記帳,又或者橋牌下棋,其實只要你想到的都可以用來賭博,根本不用看到錢有現金交易。只要看見別人有機會聚在一起,就自以為要利用賭博作為切入點,又或者要拆除籃球框,這種做法很愚昧。

你會說,賭博是不對的,所以就算要被人懲罰也非常合理。但是以一個區議員的功能來說,他的最主要職責並不是去處理一些政府部門和社會已經有架構處理的問題。針對一些這麼細微,並不是你主要競選立場而具爭議性的問題,打正旗號將區內的居民放於對立面,這並不是應有的做法。

再者,例如說一說違例泊車。

針對與違例泊車,我也可以想像得到這些區議員,如果覺得警方抄牌執法不力,以他們的思維也會主動把車牌抄下來,照片拍下來然之後交給警方。然後有些人又會說,你是車主,為什麼有錢可以養車,卻沒有錢泊車。

根本的問題在於政府其實一開始便沒有連貫的政策去處理泊車位以及車輛數目的問題,連電動車以及共享車輛的計劃也搞得一塌糊塗,所以才造成了這個狀況。車主只是按照遊戲規則,按自己的個人和家庭需要而購買車輛,政府才是有責任要從宏觀的角度考慮整個問題。

的士永遠可以加價,但是又永遠可以揀客,車廂整潔程度和煙味沒有改善,結果司機和顧客各自目標永遠達不到。這到底是司機的責任,還是乘客的責任,難道我們又可以因為這樣單單怪罪於某一方,而忽略了其實整個層面之上說才是製造問題的元兇?

就像這一次疫情這麼嚴重,完全是因為政府一開始把關不力,政策混亂而沒有方向。

街邊的幾個老人家聚賭,並不值得鼓勵,你可以自己整治,但是請不要炫耀自己的小聰明,高調邀功。我們其實並不喜歡有這類問題,但是事情要分輕重,問題只要不太影響到別人,我們更傾向尊重所有人可以有的自由,而希望注意力放在更重要的事情之上。

製造出這一些假議題,然之後搖旗吶喊,好像這還真的很有重要性,很能讓你自己有滿足感。楊岳橋的那一場辯論之所以有那麼多人覺得討厭,是因為這也是在製造一種假議題。

以為兩邊有辯論,就好像自己對於話題還有影響力一樣,以為這個話題還是很有重要性一樣。事實上無論兩邊怎樣辯論都好,大方向其實還是不會改變,法治精神和監察制約不復存在,市民對於法律制度基本上完全失去信心。

何況,立法會議員在關鍵的時候過往缺席和頭棄權票的次數都太多,你自己的底也很花,根本和和路線無關。

我無意支持任何一方,但是你應該要搞得清楚有那些問題是假問題,有那些問題才是重點,建立完整合理的框架才能真正聚焦在應該處理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