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9

    尖咀警署內助被捕者 巴裔律師指遭警粗暴對待、近十名便衣包圍辱罵 威脅以襲警罪拘捕

    【12 月 9 日更新香港律師會回應】

    上月底,本港一名巴基斯坦裔事務律師赴尖沙咀警署工作時,懷疑遭該署警員粗暴對待,更有警員一度威脅以襲警等罪名拘捕律師。涉事律師透露,他其後被送往醫院驗傷,發現背部、肩膀、手部等地方有輕微抓傷及紅腫,目前已向投訴警察課作出投訴,及向香港律師會反映事件。

    警察公共關係科回覆《立場新聞》查詢時,拒絕評論個別個案,但強調任何人如認為受警方不合理對待,可向投訴警察課投訴,警方會按既定程序公平公正處理。

    香港律師會回覆查詢則表示,得悉有會員以代表律師的身分到訪警署期間,報稱被襲擊,律師會形容這項指控非常嚴重。律師會指,受害人已按正式程序投訴事件,律師會已敦促有關當局儘快作全面調查。

    化名 C 的巴基斯坦裔事務律師接受《立場》查詢時透露,他上周二(11 月 24 日)受委託,在約中午 12 時前往尖沙咀警署,原定要陪同一名印度裔被捕人錄取口供。C 表示,當時他看見被捕人,留意到對方走路時一拐一拐,需要由兩名警員攙扶。

    C 指,現場翻譯員首先讀出被捕人權利,其中包括訂明被捕人有權要求送院,被捕人聞言便要求送院。C 表示,由於被捕人未能即時錄取口供,他遂把聯絡方法留給在場警員,並著對方如被捕人出院,可致電他要求再返警署陪同錄取口供。

    指便衣警態度惡劣

    C 續指,離開錄取口供的房間後,他原打算搭乘升降機離開,未料一名女警把他召回去,並帶他到剛行經的一間大房(big hall)。C 指,女警當時未有解釋把他召回的原因,而他擔任刑事律師多年,進出警署是日常工作,此舉亦非慣常程序之一。

    C 指,他進入房間後,見到翻譯員還在那裡,遂與對方攀談,未幾一名身穿便服、沒有任何身份識別的警員走過來,態度不甚禮貌(rude gesture),並用 C 聽不懂的廣東話說了幾句話。翻譯員當時向 C 解釋,警員是問他懂不懂廣東話;C 表示自己不諳粵語,同時要求翻譯員詢問該警員為何態度惡劣。而該名警員表示,自己並非故意,他平常說話都是如此語氣。

    C 表示,他當時以為事情會就此完結,但該名警員走回自己座位期間,一直緊盯著 C 看;約 10 秒鐘後,該警員再次站起來,並向 C 大吼,C 聽得出對方說的是廣東話粗口。C 表示,自己當時感到震驚,便以英語粗口回罵、並質問對方。C 指,他當時要求翻譯員質問警員為何如此態度,但翻譯員回應自己是為警察工作,不能幫忙。

    指警曾威脅拘捕「襲警」

    C 指,該名警員遂趕他離開警署,但 C 要求對方提供警員編號及姓名,以便向投訴警察課作出投訴,否則不會離開。其後,近 10 名同樣穿著便服、相信是同一隊的警察開始包圍C 、並指罵他,姿態非常具威嚇性,期間有警員一度威脅可以襲警或其他罪名拘捕 C。

    C 表示,自己當時感到懼怕,因為警察的確有權這樣做,「如果 10 個人都對你有惡意,誰會相信我一個人的片面之詞呢?」

    C 後來發現翻譯員仍在現場,遂向在場警員指出有目擊證人,警告他們勿輕舉妄動,在場警員才把他放行。不過 C 指,當 3 名警員將他押往升降機時,一開始出言挑釁的那名警員仍繼續跟著他,並繼續以粗口辱罵。

    C 指,其後他前往會見警署值日官,並就該些警員的行為投訴,現場有警員替其傷勢拍照紀錄,並幫他召救護車。C 形容,當時處理其投訴的警員表現專業,沒有令人感覺嘗試勸退他或掩飾事件。其後 C 在醫院驗傷,醫生發現其身體不同部位有抓傷痕跡及紅腫。

    不認識惡言相向警員 感莫名其妙

    C 表示,至今仍不清楚為何他當時已準備離開,但該名女警會把他召回去大房;他又指,不認識該名惡言相向的警員或其隊員,對於今次事件仍感莫名其妙,C 甚至懷疑他們是否認錯人。

    C 指,自己擔任專門處理刑事案的律師多年,日常與不少執法部門打交道,從來未遇過像今次般遭粗暴對待。他表示,相信今次事件只是特例,希望警察投訴課會盡快查出真相。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