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展覽館改裝作臨時醫院,不如打鐵趁熱

2020/4/1 — 14:28

亞洲國際博覽館(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亞洲國際博覽館(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隨著事態發展,目前最急需的也不只是供密切接觸者及疫區回港人士作醫學檢疫的檢疫中心單位,還有已確診但因醫院未有適合床位提供而需待家等候幾天的情況。

明白到我們本身倡議的帳篷作為檢疫中心的方案,如果早在冬天時設於戶外環境尚算適合;但臨近夏天雨季,又有颱風機會,戶外設置帳效用將會較低。同時,參考到不少外國亦有例子正將一些大型展覽場地改裝成臨時醫療中心,為武漢肺炎患者輕微病徵者或非武漢肺炎患者提供床位作治療,同時紓緩醫院床位需求逼切的情況。例子就如荷蘭鹿特丹的 Rotterdam Ahoy、英國倫敦的 ExCel Centre 及美國紐約的 Javits Centre 等。

再加上,這兩天亦有幾位醫學專家建議可倣效外國作類似改建,善用香港的展覽場地如亞洲國際博覽館(Asia World Expo)、灣仔會展,甚至學校禮堂等。這個也是務實做法。

廣告

與此同時,醫管局亦正將一些普通內科病房改為有負壓功能的二線隔離病房(預計本星期可陸續啟用共 400 張二線隔離病床),亦有提出不排除向私院買位。個人認為,醫院內的改裝床位若能及時供應,應當首選;同時政府亦不應排拒各種後備方向,以面對社區爆發帶來的大量隔離床位需求。

我不是醫療設施設計的專家,此帖為整理本地專家的公開意見及世界各地相關例子作參考。

廣告

💡 專家醫生的分流建議 💡

首先,昨日許樹昌醫生及梁子超醫生在接受 Now TV 新聞訪問時,提到了幾下幾點 [1]:

適合轉往這類分流設施的病人:

  1. 已住院近十日;
  2. 已經退燒兩日;
  3. 肺片有進展;
  4. 而又無長期病患。

設施要求:

  1. 空氣流通;
  2. 場地夠大;
  3. 未必一定需要負氣壓;
  4. 主要有抽氣扇或風扇已可,風速夠便可處理傳染病。

病情輕微病人所需醫護人員亦較少,醫療輔助隊也可幫忙。

適合設施:

  • 大型展覽館如亞博、會展;

梁子超醫生亦建議:

  1. 若檢疫中心需求減少,可改作以上分流設施;
  2. 或改建大型學校禮堂。

💡 幾個外國例子 💡

1. 荷蘭鹿特丹 Rotterdam Ahoy

場地本身預作舉辦一年一度歐洲大型音樂比賽 EuroVision 2020,因疫情取消活動後,鹿特丹政府已迅速將其大約 34 萬平方呎(3 萬平方米)樓面面積的展覽場地改作臨時醫院,於場館內提供合共 680 張病床,當中包括武漢肺炎患者病床 [2],每間病房內有 4 張病床。目標是 4 月 13 日能供第一位病人入住。

荷蘭鹿特丹 Rotterdam Ahoy

荷蘭鹿特丹 Rotterdam Ahoy

2. 倫敦 ExCel Centre

場館樓面面積約 9 萬平方米,NHS 現正將場館改裝成可提供 4,000 床位的臨時醫院,以照顧武肺患者 [3]。當中 500 個床位會配以呼吸機及供氧設備,以供較嚴重武肺患者之用。預計四月初可投入服務。從圖片所見,病房以隔板簡單分隔,未見有計劃設置獨立套廁。

倫敦 ExCel Centre

倫敦 ExCel Centre

3. 紐約 Javits Center

場地本身預作舉辦世界花博,亦因疫情關係而取消了。政府亦立即計劃將其大約 180 萬平方呎(17 萬平方米)樓面面積的展覽場地改作臨時醫院,於四個區域提供合共 1,000 張病床予非武肺患者使用。計劃於三月尾至四月初陸續啟用。從圖片所見,一個約 4 萬呎區域會提供 250 個床位,當中亦包括醫療人員工作區域,但不見有獨立套廁,病人有需要共用廁所。

紐約 Javits Center

紐約 Javits Center

💡 香港的亞洲國際博覽館最為適合 💡

參考外國也是將大型展覽館改作臨時醫院,其實亞博是相當適合。除了場地大(場館面積約 7 萬平方米),部分外牆還可打開,以保持室內空氣流通。如天氣漸炎熱,未到七八月最酷熱之時,只需加裝風扇以助降溫已可。

而且,目前衛生防護中心也以亞博作為檢測中心,但據知場地空間使用率低,十個場館中,只用了三個館,包括:一個作檢測區、一個作陽性患者等候救護車送院的等候區,而另一個作陰性結果者等候區。而由於陰性結果者得知結果已可自行離去,即根本不用預留大地方作等候。既然場地已用作支援醫療作用,理應有更能善用其空間的用途。

亞洲國際博覽館 Asia World Expo 平面圖

亞洲國際博覽館 Asia World Expo 平面圖

團隊正研究於場館內設置獨立帳篷以化身為獨立「病房」,以減低場館內交叉感染的機會。這方面將比倫敦及紐約個案提供到更多獨立床位。如亞博的十個場館也可用,保守估計可提供最少五百個床位(具體數字有待再指細深究)。然而,團隊正研究為每個獨立「病房」提供獨立套廁的可行性。為衛生安全,當然每人有獨立套廁較適合,但整套渠務系統會相當龐大(不是絕對不可能,但需要錢、時間,和更多具體細節資料才能判斷)。然而所見的外國例子,即由展覽館改裝而成的臨時醫院,不見有獨立套廁的提供。我們還在這一點上糾結中。(若有朋友有更多相關資訊,歡迎交流!)

但無論如何,既有外國例子,本地亦有相關場地可用,希望政府儘快考慮以展覽場館來支援抗疫醫療設施。

💡 總結 💡

總括而言,策劃方向該是 —

  • 首選:必然是醫院內的病房調動及向私院買位方案,因為能讓患者在醫院中接受治療必然較為理想;
  • 其次:為預備有機會擴大需求,政府亦應同時考慮額外場地改作臨時醫院,以治療進展較好的一類患者;
  • 若一段時間後,情況轉為檢疫中心單位需求遠多於隔離病房需求,該些設施亦可隨即改作檢疫中心,有更大的空間隔離密切接觸者與一般市民。

場地考慮:

  • 場地首選:亞洲國際博覽館,因已知部分外牆可打開,以保空氣流通;
  • 場地次選:灣仔會展,但本身是堅固玻璃外牆,不能打開,雖然有醫生專家也建議用此場地,但這個可留作次選,再作研究;
  • 其他選項:如梁子超醫生建議,可考慮學校禮堂;醫管局代表陸志聰亦提到可考慮用大型體育館;不過還是未具體深究,可留作其他選項。

 

參考:
[1] NowTV 新聞:許樹昌建議利用亞博及會展分流正康復患者(31-3-2020)
[2] Rotterdam Case: Rotterdam Ahoy: Eurovision 2020 venue transforms into temporary care centre amid Covid-19 pandemic (30-3-2020)
[3] London Case: Coronavirus: Pictures of NHS Nightingale hospital show scale of expected emergency (28-3-2020)
[4] New York Case: New York is converting its main convention center into a 1,000-bed hospital (25-3-2020)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