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鐵紅磡站厠所前空地放有本地藝術家林嵐製作的藝術品「失而復得」。Peter Wong 攝

屯馬線通車前,港鐵請確保站內厠所清潔

【文:扮師奶】

我在新界東居住多年,不時乘搭馬鐵及東鐵,雖然若有需要,都盡可能在閘外水準較可靠的商場解決,但間中少不免需要光顧車站厠所,大圍站厠所尤其令人吃驚,我難以相信這等水平的設備,能在標榜為香港驕傲的港鐵範圍內出現。 

東鐵線是地鐵和九鐵合併前的遺物,厠所的主色調是深粉紅色或蝦肉色,和一些政府公厠的顏色類似。相信因使用多年,顏色看上去陳舊、骯髒,像年華逝去已久的紅牌阿姑,厠格門鬆脫、厠缸零件掉落亦非罕見,這狀況已叫人皺眉,如果厠所地下濕滑、厠紙簍滿瀉、不時有濕厠紙,就更叫人倒胃 — 向來容忍力頗高的家人約半年前首用大圍站男厠,正是見到這場面,自此不肯再去,每次談起都指其「臭味驚人」,陰霾揮之不去。他知我遠較他敏感,忠告我最好不要用女厠,有次我逼不得已,幸好女厠的狀況尚可容忍,但其破舊程度,我以為只在舊屋邨或郊外出現。 

沙田站極多人出入,惟情況仍可,原以為該站是基準,豈料大圍站跌破基準。可能因馬鐵通車後,大圍站是轉車大站,站內又有多間商舖,故厠所使用人次多。既然如此,怎麼港鐵管理沒作改善?我知,落手落腳的工作由前線清潔工負責,而厠所清潔外判居多,港鐵若被逼交代,大抵向外判公司追究。 

無論是否外判,港鐡始終有監督責任,究竟是清潔工不力,還是用家太多,清潔工得一人,應付不來?若是後者,港鐵應否要求多聘人分擔工作?清潔工人工不高,多聘一人都不會開支大增,可能連兩年前在元朗黑夜後向記者說「(當時) 月台都係平靜」,解釋開車不接走逃命乘客的港鐵車務總監劉天成 (他去年元旦起轉任公司常務總監–車務及中國內地業務,升職?!?) 月薪二十分之一都沒有,何況失業率高,製造真正有貢獻的職位,協助基層。 

烏溪沙站是馬鐵線尾站,大抵因乘客較其他站少,歷史又較東鐵線站短,故站內厠所相對較清潔。 

至於尖沙咀東站厠所,總令我覺得港鐵有「地區及線路偏見」,該站的用料、整潔程度都較優勝,和九鐵年代車站厠所相比大大拋離。至於港島車站,香港站和藥房同一層、近交易廣場地下那個厠所,情況每下愈況。 

港鐵曾經叫香港人驕傲,現在部分車站內厠所竟連公厠也不及,例如西貢宜春街公厠用料很平實,但每次去都潔白、乾爽,港鐵醜不醜?

屯馬線全線通車在即,港鐵宣傳不絕,大多關於乘車資訊,服務儼如又上一層,但一個厠所,已令港鐵露餡。

作者簡介: 曾任全職記者,現為自由身。Patreon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