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鐵全綫通車首個上班日,遇上今年首個黑色暴雨警告,啟德站 A 出口天花嚴重漏水,入閘大堂一度變成「水舞間」。港鐵解釋咸水管接駁位爆裂,稱「有關情況與今天的天雨無關。」

屯馬開通,真的很興奮嗎?

日前鐵路迷羅先生改編經典金曲《綠袖子》,並在鏡頭前高歌,興奮之情的確滿溢於表。原本鐵路開通,的確是便利了一帶居民,惟事隔不足一天,一場「黑(色)暴(雨)」,令屯馬線一期的總站啟德成了「新水舞間」,而港鐵方面即時回應事件與車站工程無關,只屬咸水管爆裂所致。

如此亂象,不禁令人想起作為多條鐵路線核心的紅磡站,因沙中綫工程醜聞,工期一延再延,當中若非由分判商中科興業主動向傳媒披露事件,相信真相只會在發生重大事故時,才能公諸於世。在事件發生後成立的調查委員會,港府與港鐵聯手,不惜找來多少工程專家、國際公證等為自己開脫,禮頓的項目總監 Malcolm Plummer,更於作供期間反指中科負責人潘焯鴻「作假證供」,並將縱容「偷工減料」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手段亦相當拙劣。

調查報告最終結論,是指出「造工差劣」、「檢查馬虎」以及港府、港鐵監管欠佳等評語,惟除了港鐵幾名高層「華麗」辭任外,運房局卻沒有官員需要問責,更加遑論追究刑事責任。至於總承建商禮頓,經傳真社調查發現,港府所謂作出的即時檢控,只涉及紅磡站內一個冷氣機房工程,並未有提及最重要的月台鋼筋問題,難道是有心「放生」這個經常承接政府工程的龍頭公司?

誠然,沙中線多個車站,包括紅磡、會展站等問題,於 2018 年起已由被港府連番打壓的《蘋果日報》揭露,當中涉及會展站建築牆、挖掘深度等多項問題,而當時不論禮頓、港鐵方面都是「呀叻」式回應,「不知道」、「看不到」,直至紅磡站被發現有多項違規、危及建築安全問題,港府知道事態嚴重,才成立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處理事件。

若然只得一個敢言的「吹哨人」,而沒有傳媒同業發揮監察政府功能,披露對公眾安全構成問題的事件,日後如灌上馬的基建工程,例如明日大嶼、落馬洲河套區等,只會出現更多不為人知的醜事,屆時需要「埋單」的,當然就不會是一眾貪官污吏,就只是我們這些星斗小民。下一次的基建工程落成,還值得你「很興奮」嗎?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