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岳義士」否認拒捕續審 警員稱胡椒噴霧對被告無效 用「更溫和方法壓點控制」 不清楚面部流血原因

2020/6/12 — 19:06

圖片來源:有線、NowTV直播影片截圖

圖片來源:有線、NowTV直播影片截圖

去年 9 月 15 日北角衝突中,身穿「岳」字灰衣、被網民稱為「岳義士」的男子陳以晉,被指持棍襲警並協助 3 名示威者逃走,被控襲警、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和抗拒警員共 3 罪,他昨承認首兩罪,並就否認抗拒警員罪受審。有份制服被告的警員 17678 莫淯麟今供稱,被告當時「頑強反抗」,他曾坐到被告身上用全身之力制服他不果,其後又兩次對被告的口鼻噴胡椒噴霧,想讓對方感到痛楚。惟被告繼續反抗,他認為胡椒噴霧對被告已沒有效用,故使用「更溫和方法,即壓點控制(被告)」,被告隨即鬆開手,他則將被告反手扣上手扣。

但莫淯麟就表示不清楚陳以晉頭部和面部有血,傷勢如何造成,又表示無向被告用非法武力。

警員莫淯麟今供稱,案發時他在現場看見被告後方有警員正在追截他,在場的林鴻鈞高級警司阻止被告不果,更遭被告撞跌,認為被告行為構成襲警且正「頑強反抗」,故莫以警棍打了被告下肢一下,令被告倒地,「我就順勢坐係佢上面,嘗試用我雙手控制佢但唔成功,因為佢激烈反抗」,莫淯麟續指他用全身之力壓著被告,想將他壓到地上,並警告他不要掙扎但不成功,「佢(被告)力氣實在太大,成個人可以企直起身,同有一個向前跑嘅力,我就用我全身嘅力去阻止佢逃跑」,莫淯麟又指至少 5 次警告被告不要掙扎,否則使用武力,但被告繼續掙扎,並嘗試搶奪他的警棍,於是用左手跨過被告頸部,捉著其右邊膊頭,「我個身順時針轉,用我成身力氣帶動埋被告,拉佢落地下」。

廣告

莫淯麟續指被告其後緊握手部,他嘗試將被告反手上手扣但不成功,遂兩度向被告的口鼻噴胡椒噴霧,想讓對方感到痛,但被告繼續反抗,莫淯麟認為胡椒噴霧對被告已經無效,故使用「更溫和方法,即壓點控制(被告)」,他表示被告隨即鬆開手,他則將被告反手扣上手扣。莫淯麟指制服被告後,看見他頭部及面部有血,但不清楚對方傷勢如何造成,又表示其後在現場為被告找聲稱是急救員的人治理,「我見到佢流咁多血...搵急救幫佢洗一洗傷口,止一止血都好」,並承認自己曾向被告指「如果你接受拘捕,就幫你call 白車」,莫淯麟又稱自己沒有向被告非法武力,亦看不到有警員對被告使用非法武力。

辯方盤問警員莫淯麟指,他稱被告當時想搶警棍及想逃走,是否主觀感覺,莫淯麟同意。辯方又指莫淯麟制服被告途中,無機會觀察到被告的精神狀態,莫淯麟就表示「佢有擘大眼」,又同意如果被噴胡椒噴霧會「好痛」。控方其後覆問指,是否有客觀事實令莫淯麟覺得被告想逃走及搶警棍,莫淯麟則稱被告當時「位置向前咗」,並指被告跌倒時,如果只是單純想「捉住啲嘢」,跌倒後應會放手,但被告並無放手,仍然「捉實」警棍。

廣告

警長:按被告頭部向下因「佢不停郁,驚佢受傷」

另一名有份制服被告的警長張啟祥下午則供稱,他當晚到場增援同僚及協助制服被告。他指見被告右手支撐身體想起身,因此使用警棍擊打其右臂兩下,亦稱自己與其他警員沒有使用非法武力。他表示當時目標是為向被告上手扣,而被告「左郁右郁,郁咗好多下」,因此用適當武力以膝蓋壓在被告上身,「減少佢受傷,地下有咁多碎石」,而他按被告頭部向下,同樣是因為「佢不停郁,驚佢受傷」。辯方質疑被告被壓在地時身體根本沒有擺動,但張啟祥不同意,並指每一下控制被告手部動作時,他都掙扎。辯方問證人是否知道被告當時是否神智清醒,張啟祥則指制服期間,被告多次大聲講出名字,但播放片段中當警員制服被告時,未見他有叫喊。案件下周一繼續。

案件編號:ESCC2146/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