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妙茵:帳委會何以自廢武功?

2021/5/5 — 19:00

石禮謙

石禮謙

【文:林妙茵 Miu】

這幾天有單新聞頗令我在意,就是立法會帳委會暫時決定不就新一輯審計報告召開聆訊。

一般市民、甚或初入行的記者,往往搞不清審計報告與帳委會的關係。審計報告發表,名義上是提交予立法會主席的,而立法會的帳委會每一輪都會決定就哪幾個章節召開公開聆訊。通常會揀選一些涉及公帑最多、或者傳媒最廣泛報道的。帳委會的聆訊很好看,因為一般都會邀請到涉事部門、機構的最高層到立法會,而且聆訊的形式很考驗議員的提問技巧:它不像一般大會質詢或者法案委員會、每人連問連答得三數分鐘,通常議員長篇大論地講完立場只餘下丁點時間官員作答;帳委會的聆訊則不是,它會輪流讓議員每人有七分鐘(我記得是,不知是否慣例),議員可以鋪排提問、由淺入深、層層進迫、就像法庭上盤問證人。以上屆立法會為例,林卓廷、陳淑莊都是帳委會成員,可應因為有執法人員及律師背景、講常都盤問到「好嘢」,謝偉俊也不錯,主席石禮謙也偶有神來之筆,幫忙「補刀」……所以經過聆訊之後,通常會揭露出比審計報告更深入的管治問題。例子之一,可以看看足總在帳委會出的洋相

廣告

帳委會之後會結合聆訊所得,發表帳委會報告,用不同程度的字眼去評價涉事機構的表現。以足總為例,最後便用上「令人震驚」、「難辭其咎」的字眼,算是重的了。

廣告

正因如此,當帳委會開了兩次閉門會議,罕有地暫時不就審計報告任何章節召開聆訊,我是不明白的。石禮謙說:「今次報告提及的情況較平常,從衡工量值角度而言影響不大」然而從很多角度看,今次報告並不「平常」。

最不平常之處當然是關於入境處那一章。一個部門被審計署批評後,能公然嚴詞反駁「對於一些不懂刑事調查的人胡亂批評執法部門的個案處理手法,嚴重破壞入境處專業形象,該處深表遺憾。」是從未發生過的事。

過往也有政府部門「不同意」審計報告。2014 年,關於盛事基金的章節,商經局便曾在報告中表示「整體同意」。到帳委會聆訊時,才在立法會上申述,並待帳委會的報告都發表後,發出長篇的書面回應,表明「不同意審計報告第 1.11 段的描述」,但不忘補充一句「當局會以正面以及具前瞻性的態度來處理審計署和帳委會的建議」。

有說今次入境處反應反映「武官當道」,如果真有其事,這風氣又是何時開始的呢?2018 年 10 月審計報告針對警務處進行衡工量值,批評警隊重複採購同類物資規避採購規例,又指警隊買了些野戰皮靴,擺到「甩了底」補了也沒用。警隊當時的回應就是一句「同意」,沒有拋下一句「阿 Sir 做嘢使你教?」那次之後,審計處至今未有再就警務處衡工量值。過往有警務處相關章節的年份為 1999,2000(兩次),2002,2005,2006(兩次),2007,2010,2013,2017,2018,以頻率計,這兩年沒有關於警隊的審計報告並非不尋常。亦有可能審計署正在就警方 OT 錢呀、使用催淚彈呀「衡工量值中」,或者數目太大、審計需時,到發表之日,相信大家也很期待警隊如何回應,這便能驗證是否「武官當道」。

說回入境處,發表了「義正辭嚴」的批駁後,據聞特首林鄭都親自過問,保安局則試圖劃清界線,「我們已提醒入境處上述共識」,即帳委會公開聆訊前雙方應盡量避免公開爭辯。但我有以下疑問:

  • 審計報告有關的章節,上款不只有入境處,還有保安局。入境處經新聞處發出題為「入境事務處回應審計署署長報告書」的新聞公報時,難道不會告知保安局?連 CC 保安局都不會?報告是針對兩個部門的,其中一個被批評部門回應,按政治倫理好,按常理好,會先不向另一個部門(還要是上級)打個招呼嗎?
  • 保安局的回應語焉不詳,說「已提醒入境處上述共識」,是何時提醒?入境處出稿前?還是出稿發現出事之後?
  • 另一個疑點,是入境處發稿的時間,是 4 月 28 日晚上 23 時 50 分。深夜出稿,一般意味背後是重重上報,關關審閱,還要審到相當高層次才獲准發出,而且他們常常有個錯覺,是過了 2330 便沒有人報,屬「低調」發稿。保安局真的沒有審批嗎?抑或不只保安局,有更高層次的官員也審閱過,然後認為如此「表個態」是適當做法?按報章消息,林鄭月娥翌日也問起此事,我傾向相信 AO 出身的林鄭,不會同意入境處那句回應,然而,會否有人請示過特首辦其他官員得到另一個看法呢?別忘了特首辦主任陳國基,之前的崗位正正是入境處處長。審計報告內那個掀起爭拗的「個案一」正正是陳國基擔任入境處長時內地轉介的個案,幾次不果的家訪及訊問也是他任內發生的,他對審計報告的內容會有何看法呢?
  • 當然亦有另一個可能性,入境處曾嚴正告訴知審計署執法的限制,及不同意審計署的結論,但審計署強行在報告中指入境處同意/原則上同意其建議。如果是這樣,也可解釋入境處何以心中有氣,非駁不可。

帳委會的職能是:「負責研究審計署所提交的報告書。在認為有需要時,可邀請政府官員及公共機構的高級人員出席公開聆訊,提供解釋、證據或資料;亦可就該等解釋、證據或資料,邀請任何其他人士出席公開聆訊提供協助。 」可見並不是狹義的只可以看某部門浪費了幾多公帑,可以是廣義的、就官員的解釋引發出的問題,也展開研究。我原本以為以上那些疑問到帳委會公開聆訊時,會有些端倪,然而,如果帳委會自廢武功,不召開公開聆訊,大家便少了一個途徑去知道答案了。

在泛民離場、及「完善」選舉制度之後,中央及特區政府都推銷,行政主導可以更有效率、運作得更好。然而,在環環制衡都相繼消滅失效之後,像帳委會這種制度內的、極端安全的「議會制衡」是否也要拋棄?古語有云「做下樣都要」。上星期做了些初步 research 後,我沒有寫成此文,實因每天難以解釋的事太多、根本有無從下筆的疲累和感慨。最終寫成這篇是希望帳委會改變主意就審計報告關於入境處的章節召開聆訊。見微知著,打擊假結婚固然重要,各部門是否有規有矩尊重審計署衡工量值的操作,也很重要。尤其在「強化版行政主導」的今天,恐怕,是更重要。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