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安夜?其實沒有平安

2019/12/25 — 18:15

資料圖片,來源:Michael Gaida @ Pixabay

資料圖片,來源:Michael Gaida @ Pixabay

平安夜,聖善夜。街上又有報佳音的悠揚歌聲,某些教會中或許同時也會有宣告平安的信息。

但不知為何,在這個動盪的時代,我卻想起已故的楊牧谷牧師的《守夜者》。於是我匆匆地翻看舊約聖經中的先知書,讓聖經告訴我們什麼是迷失,又什麼是盼望。

平安:其實沒有平安

廣告

當我們翻開經文時,我們會發現原來亡國前後的耶路撒冷,和今天的香港是何等的相似:社會整體富庶(特別是耶羅波安二世左右的時間),但社會不公,領袖殘民以逞,然後強敵壓境,人心惶惶,然後有人宣告平安。

我說:「雅各的首領,你們要聽,以色列家的官長,你們也要聽;難道你們不知道公平嗎?然而,你們恨惡良善,喜愛邪惡,從人身上剝皮,從人骨頭上剔肉。你們吃我民的肉,剝他們的皮,打斷他們的骨頭,切成像鍋裡的塊,像釜中的肉塊。」(彌迦書 3:1–3)

廣告

耶和華這樣說:「以色列三番四次犯罪,我必不收回懲罰他的命令;因為他為了銀子賣義人,為了一雙鞋賣窮人。他們踐踏窮人的頭,好像踐踏地面的塵土;他們把困苦人應有的權益奪去;兒子和父親與同一個女子親近,故意褻瀆我的聖名。他們在各祭壇旁,躺臥在別人抵押的衣服上面;在他們 神的殿中,飲用拿剝削回來的錢所買的酒……看哪!我要使你腳下的地搖蕩,好像滿載禾捆的車子搖蕩一樣。行動迅速的不能逃走,強而有力的不能施展他的勇力,勇士也不能救自己;拿弓的人站立不住,跑得快的不能逃走,騎馬的也不能救自己。到那日,最勇敢的戰士,也是赤身逃跑。」

這是耶和華的宣告。(阿摩司書 2:6–8, 13–16)

因為萬軍之耶和華這樣說:「砍下她的樹木,築壘攻打耶路撒冷;她是那該受懲罰的城,其中盡是欺壓的事。井怎樣湧出水來,這城也怎樣湧出惡來;城中常常聽到強暴和毀滅的事,在我面前不斷有病患與創傷……他們從最小的到最大的,個個都貪圖不義之財;從先知到祭司,全都行事詭詐。他們草率地醫治我子民的損傷,說:『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耶和華說:「他們行了可憎的事,本應覺得羞愧,可是他們一點羞愧都沒有,恬不知恥。因此他們必仆倒在倒下的人中間,我懲罰他們的時候,他們必倒下來。」(耶利米書 6:6–9, 13–15)

你們怎可以說:「我們是智慧人,我們有耶和華的律法」呢?事實上,經學家虛假的筆已把律法變成謊言了。智慧人必蒙羞,驚惶失措。看哪!他們棄絕了耶和華的話,他們還有甚麼智慧呢……因為他們從最小的到最大的,個個都貪圖不義之財;從先知到祭司,全都行事詭詐。他們草率地醫治我子民的損傷,說:『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耶和華說:「他們行了可憎的事,本應覺得羞愧,可是他們一點羞愧都沒有,恬不知恥。因此他們必仆倒在倒下的人中間;我懲罰他們的時候,他們必倒下來。」(耶利米書 8:8–12)

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人子啊!你要說預言攻擊那些在以色列中說預言的先知,對那些隨著自己心意說預言的人說:『你們要聽耶和華的話。」』主耶和華這樣說:「愚頑的先知有禍了,他們只是隨從自己的靈說預言,卻沒有看見過甚麼異象。以色列啊!你的先知好像廢墟中的狐狸。他們沒有上去堵塞破口,也沒有為以色列家重修牆垣,使它在耶和華的日子,在戰爭中可以站立得住。他們所見的是虛假的異象,是騙人的占卜;他們說:『這是耶和華的宣告。』其實耶和華並沒有差遣他們,他們卻希望自己的話能夠應驗……因為他們迷惑了我的子民,說:『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有人築起薄牆的時候,他們就用灰泥粉刷那牆。所以你要對那些用灰泥粉刷那牆的人說:『那牆要倒塌,必有暴雨漫過。大冰雹啊!你們要降下,狂風也必暴颳。』

主耶和華這樣說:「我要在我的烈怒中使狂風暴颳;在我的忿怒中有暴雨漫過;在烈怒中有大冰雹降下毀滅這牆。我要拆毀你們用灰泥粉刷的牆。使它傾倒在地,以致根基露出來;牆必倒塌,你們必在其中滅亡;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我必這樣向牆,和向那些用灰泥粉刷這牆的人發盡我的烈怒。我要對他們說:『牆沒有了!粉刷那牆的人也沒有了!』粉刷那牆的人,就是以色列的眾先知;他們指著耶路撒冷說預言,在沒有平安的時候,為這城見平安的異象。這是主耶和華的宣告。(以西結書 13:10)

你的姊姊是撒瑪利亞,她和她的女兒們住在你的北面;你的妹妹是所多瑪,她和她的女兒們住在你的南面。你不但行她們所行的,作她們所作的可憎之事,而且你還以那些事為小,你一切所行的比她們更壞。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你的妹妹所多瑪和她的女兒們,都沒有行過像你和你女兒們所行的事。這是主耶和華的宣告。你妹妹所多瑪的罪孽是這樣:她和她的女兒們都驕傲自大,糧食豐足,生活安逸,卻沒有幫助困苦和貧窮的人。(以西結書 16:46–49)

引用或許比較長,但我希望大家會看到,這是先知書一個很突出的主題:面對耶路撒冷的迷失,耶和華的先知沒有找個辦法來宣告平安,而是誠實的宣告「其實沒有平安」,宣告神的審判,然後譴責那些宣告平安的的假先知。

當然我不是說所有宣告平安的都是假先知。我只想指出,與其假裝一切如常,或嘗試說服自己所謂的「暴亂」即將過去(不論是所謂的黃絲或是藍絲),面對迷失時,或許我們更應回到舊約那個迷失的時代,聆聽這些舊約先知的餘音裊裊。舊約的先知清楚指出,經濟並不是一切。當一個社會雖然整體富庶,但卻充滿不公平和不公義時,這個社會「其實沒有平安」。

同時,我們也必須留意,不少的批評,其實都是針對當時以色列的管治階層:雅各的首領,以色列家的官長(彌 3:1–3)、先知到祭司(耶 8:8–12)或愚頑的先知 / 以色列的眾先知(結 13:10)。當然,經文本身不能令我們結論今天香港的問題同樣來自其統治階層(這應該是根據當下局勢的分析後下的結論),但經文應該好好提醒那些急於將一切推諉在群眾的信徒,問題的核心,有時的確出在一個社會的統治階層上:而即使有時這會為他們帶來皮肉之苦甚至殺身之禍,耶和華的先知從來不曾對指出這一點稍有猶豫。

盼望:重建神的百姓

從前在甚麼地方對他們說:「你們不是我的子民」,將來要在那裡對他們說:「你們是永活的神的兒子。」(何 1:10)

和宣告審判同樣明顯的,是先知書同樣強調上帝的拯救:而上帝的拯救就是我們的盼望的源頭。離開了上帝,離開了祂的拯救,一切的盼望都是虛假的。

盼望的起源,來自容許上帝藉祂的聖靈重建基督的身體,重建上帝自己的子民。在今天兵荒馬亂的香港,有多少教會忠於自己的呼召,傳揚真正的福音,宣告真正的平安(而非類似昔日 Pax Romana 式的假平安)?聖靈必定會重建祂的百姓,但本應牧養群羊的眾牧者,你們有否像昔日的以色列先知一樣,阻擋聖靈的工作呢?

不論是「上帝的子民」或是「盼望」,本身都是一個終末的概念(an eschatological concept):神的國度的最終成全雖然已在十架上完成,但我們仍然未見到其真正的彰顯,盼望就是相信神最終必定會彰顯祂的勝利,讓神的帳幕真的降臨在人間。

所以,相信上帝的盼望不代表否定如今的不安,在耶穌基督在十架上的勝利最後明明彰顯的一刻前,我們必須要學習將現實的不安和將來的平安保持張力(hold in tension):在信心和盼望中,面對我們每日的不安。

而不是輕忽說: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

畢竟,若如今都是平安,我們又何須盼望呢?

結語:其實沒有平安

我認識的華人教會總有一種強烈的傾向去宣告平安,彷彿作為神的子民,我們就不會面臨審判,甚至,我們身處的社會也不會面臨審判。這難道不和昔日的以色列一樣嗎?若我們盲目持守這種信仰,我們真的有仔細聆聽這些作為我們「守夜者」的舊約先知的呼喊嗎?

在這個漫長的夜晚中,在這個漫長的等待中,讓我們帶著盼望,容許上帝藉聖靈重建基督的身體,而非盲目的宣告統治者的 Pax Romana(羅馬平安)。誰人若以似是而非的「人的吩咐」當作道理教訓人,那麼,任何的所謂的敬拜都是枉然(馬太福音 15:9)。

或許,這才是真正的平安夜信息。

(歡迎網上廣傳)

 

作者 Facebook /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