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軒 (Sampson)

黃宇軒 (Sampson)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地理系博士,香港土生土長的城市研究者、藝術家及獨立策展人。

2021/1/27 - 12:03

幾乎無得開埠,開埠之後差啲死的香港

一直都好奇,「香港開埠」是什麼意思?1841 年 1 月 26 日,英軍正式佔據香港島,之後香港就一直向前跑了嗎?

歷史學家的共識好像是,這個時刻的確「決定」香港往後竟成了百多年的殖民地,埋下伏線讓及後叫做「香港」的大都會可以誕生。但除此之外,還有三點是很有趣的:

一) 這開端和往後的發展,有點偶然,也算意外,差點不成事。
二) 從宏觀的全球史角度看,這也可說是幾百年、甚至上千年間的大歷史轉折。
三) 所謂「開埠」前,香港(島)也有具規模的社區,不是鳥不生蛋之地 (barren rock 你個頭)。

廣告

今次先講講第一點。為何說是偶然?因為遠在英國的決策者,不少都對香港無興趣。

其時英國人的確需要一個接近南中國、類似駐外辦事處的地方,一個較穩定的基地去做生意。但那不必一定是香港,他們甚至有考慮過台灣,但總言之,當時香港不是個特別吸引的選擇。

當然,是有人建議香港的,不然不會成事。例如義律 (Charles Elliot),就有份熱衷於將香港變為那樣的基地,有他周圍去說服人,所以才成事。

義律在 1841 年,還在跟欽差大臣講數,對方未知簽不簽《穿鼻草約》、未知割香港島定香港仔,咩都未肯定,他就「狗衝」去佔領香港了。這樣亂來,但 the rest is history。

推早一點,1821 年清政府將鴉片踢出黃埔港(廣州那個,不是綠色線總站)之後,英國那邊就開始有人考慮香港了,但這些人只是其中一種聲音,未成氣候。

1834 年算是特別關鍵的一年,義律之前的上一手「英國駐華商務總監」律勞卑,跟義律一樣,喜歡提「用香港啦」,但從他開始提,到真的成事,也前後過了十年。

如果「唔用香港派」講贏了,最終就不會是香港。By the way,最積極在香港 trade 鴉片的怡和,在那十多年,也有很用力叫,「用香港啦」。

但即使 1841 年後,「大局已定」,唔妥香港的人還是很多。生意不夠多、一個唔覺意就會中瘧疾病死、一海都是海盜、一地都是賊、三步唔埋兩步就見人吸鴉片 … 那時的香港,應該是讓人很懷疑人生的。

在 1844 年開始時,就「不幸」被 call 去做香港財爺和議員的馬田 (Robert Montgomery Martin),做了年幾就想請六個月假,上頭當然無批,然後他連同很不滿這兒只靠賣鴉片出糧給自己的情緒,決定憤而辭職了。

辭職之餘,馬田還大講特講「香港死硬」,意譯的話,他的名言是「在任何情況下,香港要成為一個搞貿易的地方?連少少可能都唔會有囉 … 我覺得英國連擺一蚊落香港都無理由呀」。

當然,他如今應該很後悔這句話成了他被歷史記住的「辭職宣言」。

1841 之後,過了頭幾年,好多人都覺得,可能「用香港啦」是個錯誤的決定,就連「香港大好友」怡和都話,只是因為洗濕了個頭,買地又買樓,所以先撐落去。

到了 1850 年秋天,一場嚴重的疫症之後,好多人萬念俱灰,對香港前途悲觀到爆,這種睇死香港的想法,甚至傳回英國,變成了一首流行曲,歌名叫《香港你去埋我嗰份》,You May Go To Hong Kong for Me。

也不知道,這是否第一首關於香港的英文流行曲了。

總而言之,1840 年代初,香港原本未必會被「選中」,而「選中」了之後的頭十年,它也隨時可以被放棄的。「香港成為香港」最初的偶然和意外,最先就是在說這回事。

還記得上面提過,最早話「用香港啦」的律勞卑嗎?他講完之後的那一年,即 1834 年,就中瘧疾死了。他死後,竟然有 expat 夾了 500 鎊 (!?),運來一塊從英國製的紀念碑去紀念他。

這塊碑,曾經消失過,輾轉之下,後來終於去了香港歷史博物館。常設展「香港故事」重開之後,大家可以去找找看,它是不是在展覽中。

下次見到這塊碑,應該會記得,係佢最先想「攻打我的村莊」,提議佔據香港,讓「香港開埠」後來成事的。


注:以上大部份內容,是讀 John Carroll 的 A concise history of Hong Kong 後,我很喜歡的部份,嘗試練習將他用英文寫在書上的故事,用我的語言講出來。
(其之一,但未必再有)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