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康美樓的一夜ㅤ區議員的神隱

2020/2/13 — 9:20

【文:康美樓居民阿朗 (全民教育局特約文章)】

我住在長康邨康美樓 25 年了。

看着電視機中新聞直播着一張張熟悉的面孔被帶上旅遊巴,我的心情既驚慌又無助。我不是住在 07 單位,我祈求衞生署人員不要拍門,不要把我和家人帶到隔離營,因為我害怕我會像武漢感染肺炎的市民一樣,被遺棄在隔離病房等死。

廣告

當兩星期前,康美樓出現第一宗個案的時候,我和家人覺得只要做好清潔就可以,畢竟那個阿伯是返過內地才感染的,我們一直留在香港,小心啲應該無事。

直到那晚凌晨,政府突然預告會召開記者會,Facebook 又洗版說有大事發生,我好奇開電視看看,政府臨時決定要疏散康美樓居民!我望向樓下,原來早已泊了幾架警車和旅遊巴,還有大量衞生署人員和穿著防護衣的警察!我立即叫醒阿媽家姐細佬(阿爸做保安今晚返夜更,希望他收工返來不會一併被捉走)。

廣告

就在這時,衞生署人員來到敲對面屋的門:

「有冇人啊?我哋係衞生署嘅,麻煩開一開門。」

對面屋阿叔:「咩事呀?」

衞生署:「因為啱啱康美樓又有人確診咗肺炎,咁啱係同之前個確診阿伯一樣係住喺 A 座 07 室,所以政府臨時決定要隔離康美樓所有 A 座 07 室嘅居民去隔離營,麻煩你哋合作。」

對面屋阿叔:「隔你老 X 呀?唔 X 使返工呀?三更半夜,聽朝個個都要返工,我全家都無返過大陸㗎!」

衞生署:「我哋而家懷疑係大廈排氣管有問題,引致有傳播病毒危機,所以要緊急疏散,再安排工程師去睇吓每戶嘅排氣管,你哋留喺屋企都係有危險!」

對面屋阿叔:「你嚇鬼呀?我唔返工實比人炒㗎!上個禮拜已經炒咗兩個,我失業你養我全家呀?唔走唔走!」

衞生署:「先生,如果你唔合作,我會叫警察上嚟同你解釋。」

對面屋阿叔:「佢哋夠膽上嚟先講啦!」

知道只係隔離 07 室,我哋一家人即刻無咁驚。住了康美樓 25 年,就算之前經歷過沙士,都無呢一刻咁感同身受,覺得自己好似當年住喺淘大花園 E 座嘅居民咁。

長康邨一直以來都是老人邨,當然也是民建聯區議員的據點。之前的區議員梁偉文做了廿幾年,一直得過且過,民建聯派的「蛇齋餅糭」我哋一直無見過,因為佢只派比同佢 friend 的阿伯阿婆(我哋連「食窮民建聯」的機會也沒有),梁偉文最叻就係當停水的時候,用大聲公向各住戶嗌:「今日停水,暫時未知幾點再有水!」我阿媽成日話:「我打開個水喉冇水我就知停水啦,使鬼佢嗌咪話我知咩!」

舊年梁偉文話退休不再做區議員,終於有機會擺脫民建聯,點知梁偉文話佢個女梁嘉銘會競選佢個位,叫佢啲老人 friend 投佢個女一票。我哋成班後生仔女即刻發起呼籲唔好再投票比建制派,但係選舉當日,票站主任竟然將五百幾張有問題選票,一次過全部判比梁嘉銘得票,判佢當選!我哋當時嬲到圍住票站主任,唔俾佢走,但最後比防暴警察推開我哋。

梁嘉銘上任後,經常失蹤,街坊打電話俾佢都唔覆,成個區越來越亂,越來越污糟,佢完全唔理,唔知去咗邊,辦事處成日唔開,做得衰過佢老豆。兩星期前康美樓確診,她的議員辦事處就是在康美樓樓下,她馬上貼出告示,說辦事處要裝修,然後逃之夭夭,不知所終。

直到這晚,梁嘉銘兩父女終於在旅遊巴開車運走隔離街坊之後出現,還化行妝做 Facebook 直播,講到自己平時好關心街坊,好緊張疫情,在街外人面前扮哂嘢,真係好嘔心。

有人話,係呢區啲老人家貪小便宜投票比建制派先有今日,唔怨得人。但我哋一班後生也有盡力去改變,只是力量微薄難扭轉現況。作為一個區議員,無論你係建制又好,泛民又好,你收得呢個人工,唔係應該為街坊做事嗎?在危難時逃之夭夭,街坊不論是黃是藍,都會記住你。

 

(標題為編輯改擬,原題為〈康美樓的一夜〉)

全民教育局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