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張宇人怕什麼

2020/11/21 — 15:58

立法會議員張宇人(資料圖片)

立法會議員張宇人(資料圖片)

【文:一個普通的醫生】

立法會只剩下大量建制派議員的時候,一直以來鍥而不捨的張宇人終於提出了無約束力議案,要求制定輸入非本地醫生培訓新機制,建議政府放寬海外醫生來港執業門檻,簡而言之就是希望可以免試執業。其實作為一位公立醫院前線醫生,我絕對支持有質素的海外醫生來香港幫手,因為香港醫護人員長時間不夠。但現時亦一直有機制讓全球各地有志到香港執業的醫護人員來香港工作,為何張宇人要鍥而不捨提出相關議案,難道張議員在美國執業的姨甥女兒和女婿連執業試也不夠膽考嗎?

相關議案,其實張宇人早在五年前已經提倡。但其實張宇人在整件事件中卻有極大的利益衝突。因為張宇人女兒和女婿是美國執業醫生,張議員也曾經提過,提出改革醫委會的觸發點,是因為留意到女兒和女婿如果要回香港執業有很大困難。坦白說,相信只有香港才會接受一位有嚴重利益衝突的議員在立法會提出相關議案,因為張宇人家人就是整項議案的最大得益者。除非張宇人保證就算議案獲得通過,自己的女兒和女婿也不會透過相關途徑回香港執業,否則就等同有人利用立法會這個平台為家人謀取私利。張宇人,你夠膽作出相關保證嗎?

廣告

筆者工作的地方,也有來自英國、美國和內地的醫生有的是在實習,有的已經獲得聘請擔任駐院醫生。其實只要這批海外醫生有能力能夠通過執業試,香港公立醫院大門永遠為他們而開。這個執業是很困難嗎?至少筆者的同事能夠順利通過。考試從來沒有保證所有考生都能夠合格,否則我們為何需要考試呢?就算是會考還是 DSE 也不會保證考生順利通過考試然後畢業。先天能力較高,後天有夠努力的,自然能夠順利考得好。先天能力欠佳或者疏於溫習,考試肥佬,與人無尤。就算是入讀大學也要通過考試,為何專業資格去決定他人生死的,可以如此粗疏,考試也不用,就能夠決定誰人能夠執業,誰人不能呢?香港醫生到海外執業也要經過考試,跟從國際標準又有什麼問題?張宇人,請問你為何如此抗拒執業試呢?你又不是醫生,又未考過執業試,你憑什麼決定執業試是不合理?你有問過在香港執業的海外醫生嗎?他們能夠順利通過考試,每年也有人從海外來香港執業,不就是最好的證據,證明執業試並不應該被妖魔化?世界從來都是優勝劣敗,有質素的海外醫生早就出現在公立醫院;考不到是的,是不是自己能力欠佳呢?技不如人就應該好好回家溫習,而不是在發爛渣,說考試對自己不公平,否則人人都是 10A 狀元或者 5** 狀元吧!

張宇人,在今時今日的香港就算是擔任公務員或者區議員,隨時也要經過更多的審核,證明愛國愛港。為何醫學界卻要被你這位擁有極大利益衝突的局外人破壞相關機制呢?難道擔任區議員比起擔任醫生更危險,所以區議員就要經過多重審核證明愛國愛港,決定他人生死的醫生就可以不斷放寬執業水準,連執業試也不需要嗎?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