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影像

立場影像

2019/12/22 - 18:44

【影片】催淚煙中的流浪貓 「人可以自救,流浪動物不可以」

手捉(化名)記得,七月元朗大遊行那天,警察在元朗各處施放催淚彈。

她經過朗屏邨發現欄杆後的一處花叢中,有一隻貓媽媽和三隻貓BB,褐黃色花紋的貓,三個好奇的腦袋正觀望外面的世界,貓媽媽不斷踱步,顯得有點不安。

手捉是有四、五年餵貓經驗貓義工,她知道流浪動物會對習慣棲息的地方有感情,很少主動離開。

廣告

她知道,動物對於突然來到的危機,十分無助,「人可以自救,流浪動物不可以。」

她馬上決定,無論如何一定要在那天把貓貓救走。交通受阻,到處一片狼藉的情況下,她在Facebook, instagram動用一切人際關係,找到當區的暫托家庭,幾個人七手八腳,總算成功把BB帶走。可惜想捉媽媽時卻受到邨民驅趕,只好離開。後來,她把三隻貓B取名為「Freedom」、「Hero」和「Era」,問起原因,她笑得爽朗,「冇嘎,都算係回應咗個時代。」

旺角街市救流浪貓

自此之後,她開始擔心催淚煙影響下,流浪貓的身體健康問題。很快,她居住的旺角區也成了催淚彈重災區,平日裡她每晚都會獨自到旺角街市餵流浪貓,「每個禮拜旺角總會放3、4日TG,大風少少都會吹入來。」

流浪貓出現咳嗽、噴嚏是常事,「有時我自己來餵貓都會戴住豬嘴,冇辦法,啲貓唔會因為TG就唔出來,唯有希望佢哋快啲食完快啲返入去匿埋。」

捧著一大盆分好的貓糧,手捉總是輕車熟路地在鋪頭邊、牌檔後、後巷和遮雨棚頂放下貓糧,餵貓的過程約20多分鐘就可完成,「比以前快好多,因為討摸嘅貓走晒,以前每隻要同佢哋玩幾個字。」她口中比較討摸的貓,其實不少也是她已捉走,交愛協尋找領養家庭,或找朋友領養。自10月以來,警察在旺角放的催淚彈愈來愈多,她試過最多在10日把4隻貓頭捉走。「我要帶牠們離開,救得一隻得一隻。」

因為社會時局無法預計,自從試過要聞住催淚彈去餵貓,她決定盡力幫牠們離開,起碼這是唯一可確保貓貓暫時免受催淚彈影響的方法。她聯絡到住在旺角街市附近的朋友家成為暫托家庭,主力放置她在街市救回去的貓。

走進屋裡,7、8隻貓在客廳走來走去,其中一隻在籠里的,叫Fire。

「見到Fire嗰晚,佢喺條後巷入面同另外幾隻貓一齊,當時好煙,我自己眼水都不停流,佢望住我不斷眨眼。」她摸摸Fire的頭,說起當時滿腦子只擔心,小貓還要經歷幾多催淚煙的夜晚?幸好,Fire很快就成功被她帶走,更已找到寄養家庭。

除了擔心,手捉亦感到很憤怒,「係咪真係有需要放咁多 TG ? 入面嘅成分都係一個好重要嘅問題,根本連政府都唔敢表明成分係咩,貓狗嗅覺咁靈敏,人吸到都咁辛苦何況佢哋?」可是再憤怒,她卻自問無法改變甚麼,「要嬲嘅,不如將嬲嘅力量,用來幫佢哋。」

「我當晒啲貓係我仔囡」

外形幹練的手捉,正職是一名足球教練,風雨不改地餵貓4年多,要消耗大量貓糧、帶貓貓看醫生、安置救回來的貓等,全部需要她自資進行,她會想辦法做一些義賣活動幫補。

工餘時間照顧街上數十隻貓,她坦言也有感到疲累想放棄的時候,「攰,但係OK嘅,只要見到佢哋出來食嘢,心就化了。」

準備給貓貓的食物,她總是一絲不苟,每份貓糧裡有白烚雞肉、乾糧、濕糧和魚乾等。她笑言因為自己也挑食,因此總希望照料到每隻貓貓的口味,有時外遊托朋友暫餵,她總會心掛掛,「唔知佢哋夠唔夠飽,食唔食得慣,我當佢哋係我仔囡。」

自小喜愛動物的手捉,講到接觸流浪動物最難受的不是牠們離世,而是不忍心牠們在街上無人理,「喺街見到佢哋等嘢食,或者只係等你摸佢一兩下,佢可能一日到黑喺街上面,每分每秒都可能受到驚嚇、不安、瞓得唔好,覺得佢哋特別需要你嘅時候,係最難受。」

撰文:李紫瑩
影片製作:Fred Che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