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影評】《The Social Dilemma》— 有問題,但係點收科?

2020/9/12 — 14:23

紀錄片《願者上網》(The Social Dilemma)宣傳圖片

紀錄片《願者上網》(The Social Dilemma)宣傳圖片

每當談到一些同樣在香港和全球盛行的社交媒體平台,香港人特別關心的通常是他們會不會屈服於本地政府的規管,進行中國式的內容審查等等。

昨晚剛看過 Netflix 新上架的紀錄片《The Social Dilemma》,社交媒體帶來的種種社會問題已經不是新題目,極其是「引發討論」,然而本片不能為觀眾帶來答案。

雖然如此,希望大家能抱著思考的態度來觀賞,一起分析片中帶出的訊息,是否應該照單全收,若同意影片指出的問題,解決方案將會如何?

廣告

讓大家暫時把目光放到這些全球「網絡巨無霸」的主要市場,從他們在歐美等地面對的質疑和挑戰,了解社交平台最根本的問題,再看香港、中國、亞洲的情況,可能會有不同的體會。

有些在「科技巨企」工作的朋友經常說,香港只算是很小的市場。無論是香港的用戶、警察抑或政府,香港發生什麼事情,先不要假設科企會很在意或緊張。那麼,他們面對的最大壓力是什麼?畢竟,Google、Facebook、Twitter、Apple 等的 CEO,已經不只一次被召到美國國會聽證會「審犯咁審」,在歐洲又不斷被處以巨額罰款。相對中國這不能進入的「雞肋」市場(除了 Apple),真的不要以為中國甚至香港政府要求他們怎樣,他們會多在意。

廣告

社交成癮

社交媒體怎樣成為「兩難」(dilemma)?大家都知道的確互聯網為世人帶來進步和便利,不過,由「免費服務」起家的一眾網絡服務和社交媒體公司,結果都以各種「營利化」(monetization)的方法,變成巨大而源源不絕的收入。

正所謂「如果你用的服務是免費的,那麼你自己就成為了產品本身」,的確,社交媒體集中開發的「說服式技術」(persuasive technology),在短短十多年間,為數以十億計的全球用戶創造無限方便和好處,但也帶來了沉迷、上癮、被操控等惡果。當「資訊公路」(information highway)成為了「假消息公路」(misinformation highway),甚至「監控資本主義」(surveillance capitalism),透過背後以大數據分析控制用戶「click 完又 click」,循環不止地賺取更大利潤。

這是西方社會一般對互聯網、社交媒體巨企的「控方陳辭」。他們會指出,今次與以前收音機、電視機等媒體革命不一樣,即使當時也有人會說「收音機是魔鬼的聲音」。不過,由於人類正面使用和控制,這些媒體對社會資訊傳播等的正面效果,算是戰勝了不良影響。

但批評者則認為,今次互聯網革命的情況不一樣。如片中受訪者(大多數為曾經在網絡巨企工作的資深工程師甚至高層管理人員),一面倒地指出社交媒體以幾何式增長,已經超越一個被動的工具,而是個積極影響用戶思想和行為的龐然巨物。而科技對特別是年青人的影響,遠超於使用時間「成癮」,更影響過去十年在社交媒體陪伴成長一代人的心理健康和自我形象,變成渴求「like」和其他互動。

一位當年可能算是在 Facebook 發明這些手段的前高層形容,用戶特別是年輕人等於追求「虛假、脆弱」受歡迎假象。就這些情況,另外有心理學家指出,沉迷社交媒體引致更多的自殘和自殺個案。大概這個問題在歐美比香港更嚴重,也許,有幸 TikTok 和抖音在香港還不算流行,感恩!

操控反化

本片的上半部集中批評社交媒體令人機不離手的商業模式設計,下半部就批評「圍爐取暖」式的運算法引致的「假消息」和社會分化問題。有受訪者提出了一個很好的比喻:你和我和任何人,到維基百科搜尋同一個東西,都會得到相同的內容,試想如果連維基也記錄我們各人的不同喜好,同一個搜尋不同人會得到不同的結果,你會覺得有沒有問題?

據說實驗證明,假消息在 Facebook 等被傳播的速度,可以比真實資料快至六倍之多,難怪無論是什麼無稽之談,在美國都大有信徒,令有受訪者甚至擔憂,美國遲早走向內戰。與其說 2016 年俄羅斯入侵美國社交媒體,操控選舉結果,不如說是他們利用這些社交媒體的運算法,加上美國不完美的「選舉人制度」,成功影響結果。2020 年能否重施故技?有趣的是,會否這次多了中國這玩家,各「下注」不同的候選人,還看結果是那方功力更深,還是互相抵消!

也許是美國「太自由」,即使外國勢力干預美國大選,他們政府也無計可施,無法可管。但當這些平台落在極權政府或政權手中,用作對付本地反對勢力或少數民族,同樣可以出現影響選舉結果,甚至最極端的像緬甸政權挑起對羅興亞人的仇恨和屠殺的慘痛例子。對這種手段的擔憂,加上引入「防火長城」式審查的風險越高越近,令香港人越來越感同身受。

面對這些批評,片中截取了一段 Facebook 創辦人朱克伯格所說,未來希望建立更準確的人工智能程式,管理這些假消息。不過,我傾向認為這些 AI 本是問題的一部分。一如片中有開發者指出,連在社交媒體公司內,真正徹底了解所謂 AI、演算法和機器學習程式在幹什麼的人,少之又少,用不太理解的 AI 去解決不太理解的 AI 自己製造出來的問題,這說法似乎不能令人太有信心。

那怎麼辦?

最終,個半小時的紀錄片,用上九成時間陳述以上對美國社交媒體巨企的控訴。批評過後,最後不足十分鐘才問及有什麼解決方案。說到底,就是未有具體的方法。講得好聽一點,是先把問題提出來,讓大家理解問題,再討論和尋找答案。可是批評者也未想到如何解決。他們很多都說應該規管,卻沒有人說得出怎樣管。把規管拋給政府,會解決問題還是衍生更多問題?

我最擔憂的,是美國會用數十年前打破電訊業壟斷時「分拆 AT&T」舊招,想分拆像 Google、Facebook 這些公司便當作了事。就像歐盟對美國科技公司的規管手法,「億億聲」罰完又罰,一來無法針對問題,二來規管不利創新(也是過去美國在科技方面勝過歐洲甚至中國的原因),只靠分拆或罰款注定失敗。

廿多年前,美國幾乎錯用這「招數」,為了打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壟斷地位」而要分拆 Microsoft,幸好被上訴推翻。今天的 IE,自己都已經沒落。的確,IE 的情況與今天的社交媒體不同,但更不應該用同樣的舊思維和方法去處理。

另外一個西方論述少有關注的因素,就是中國。即使美國能帶頭拉攏歐洲等西方國家一同規管,中國和他們努力建造的另一個「平行時空」的互聯網又如何?

今天的中國互聯網巨企在電子支付和微信這些操作環境的發展,已經超越美國的對手,如果美國要在自己的主場引入規管本地龍頭,不能不考慮會否反而削減美國本身全球競爭力的可能性。

TikTok 之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悄悄地進入美國市場並取得影片分享平台的領導地位,美國政府和業界已應要醒覺,總不能次次要靠總統出招迫人家賣盤吧!也許,自由世界的科技界和政策倡議者真的需要一個大辯論。

本片值得一看。他們指出的問題實際存在,也是真實要面對的,不過,整體問題比批評者提出的更複雜,礙於片長難以全部探討。一如批評者對社交媒體對用戶『回音室效應』的指控,本片本身也同是「一言堂」,各位看了宜作引發思考,但不能照單全收。

後記:污蔑香港示威?

寫畢以上評論後,我留意到網上和媒體報道指本紀錄片有兩個鏡頭涉及「污蔑香港示威」,這兩個鏡頭我初看本片時也有留意到,初時沒有察覺問題,於是再上網細心重看。究竟有沒有出了什麼問題?

首先出現關於香港的片段時(1’03”),旁白正形容曾在英美流傳的假消息,指 5G 散播冠狀病毒,而播出的數秒影片包括一段去年香港示威者拉倒智慧燈柱一幕。但如果觀眾細心定格一看,其實片段來自一篇登在 Instagram 的假新聞,貼文說:「中國人在破壞 5G 發射柱,因為他們知道這才是引發冠狀病毒的,但國際新聞沒有報導。」所以,這片段是紀錄片提出的一個不實資訊例子。

另外一個片段出現於 1:10,應該是來自新聞報導片段中的旁白說:「這些(社交媒體)帳戶,是有意地散播政治紛爭。」但只要細心看畫面,這是正在報導去年八月 Twitter 把九百多個來自中國的帳戶刪除的新聞,即是說,這話並非指香港示威者在散播政治紛爭訊息。不過,典型出現在西方傳媒的鏡頭都是示威、破壞的場面,可能因此引起誤會。

以上兩個例子,正正反映網上甚至新聞片段中的信息,如果觀眾不細心求證,極容易誤解。這豈非本片希望帶出的訊息之一?如果每一個社交網絡用戶不平心靜氣地細心求證,事事 fact-check,無論講者有心或是無意,都可以達到誤導或錯誤解讀的結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