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敦界石消失 地政:由私人業主擁有 業主:政府鋪路後就不見了 路政:工程範圍不包括界石位置

佐敦一座由英殖時期留下的界石,最近離奇消失。界石被誰移走?《立場》先後追問地政總署、路政署及界石所在土地業主,均未能找到答案。地政總署稱,界石位處私人地段,由業權人自行設立擁有,署方亦無要求業權人須予還原。資料顯示,界石業權人為香港基督敎循道衞理聯合敎會,即界石原址創辦循道中學的團體,校方表示十分關注界石去向,自從近期該處重鋪行人路後,界石就不見了。路政署證實曾於附近行人路重鋪路磚,但工程範圍不包括石碑位置。

失蹤界石位於彌敦道、加士居道交界,這類石碑昔日用來勾劃土地界線。發展局局長黃偉綸去年 3 月的「局長隨筆」曾詳細介紹香港的界石,形容為「極具歷史意義」。不過該座界石失蹤後,政府至今仍未能提供失蹤原因及界石的下落。

50 年代設置的一座界石,最近離奇消失。 (歷史文化研究學者陳天權 Facebook 圖片)

地政總署回覆《立場》查詢表示,有關界石位處私人地段,由地段業權人在 1957 年批地後,按地契條款自費設立以標示私人地段界線,相關界石由業權人擁有。隨着測量技術的發展,坐標系統已被廣泛應用,現時該署已不需要以界石確定地界,因此署方不會要求業權人於界石遺失時予以還原。

循道校長:政府不曾告知界石由誰管理

土地登記資料顯示,界石及所屬土地業權人為香港基督敎循道衞理聯合敎會,該教會在 1958 年創辦循道中學。循道中學校長黃珮儀接受《立場》查詢時表示,校方十分關注該界石去向,她承認石碑上刻寫的「KIL 7068」為循道中學的地段,但由於學校範圍是圍了鐵絲網,而該石碑在鐵絲網外的行人路上屹立多年,歷年來不曾有人移動,校方也沒特別處理。

界石消失後,下落不明。地政總署指出,界石由私人業主設立及擁有。

黃珮儀說,她不清楚該石碑管理權屬校方還是地政總署,政府不曾告知。以往政府在附近有工程,也不會移走石碑,但近期政府曾在該處重新鋪路,工程完竣後,石碑就不見了。她曾致電政府熱線「1823」查詢,最後獲地政總署回覆,表示尋回的機會很微。對於該界石消失,黃珮儀表示感到可惜,畢竟該石碑有多年歷史價值,如能尋回石碑,也希望放在校園內展示。

《立場》再向路政署查詢,該署證實,早前曾於介乎彌敦道 430 號至 442 號對出及路燈 AA3925 附近的行人路進行路磚重鋪工程,旨在為 2019 年示威活動期間,因路磚被破壞,而以混凝土臨時填補的行人路面重新鋪上路磚,工程已於上月初完工,惟工程範圍並不包括該「九龍內地段 7068」界石所在位置。

路政署證實最近曾在界石附近路段進行路磚重鋪工程,但範圍未包括界石所在地段。

歷史文化研究者陳天權認為,政府有責任管理這些界石,但如何管理又是一個新問題,應有不少私人業主不知道地段界石由他們管理,政府如不管,便有責任告知業主,否則可能引致許多人偷界石。他又認為,政府即使不把界否列為歷史建築,也應教導市民愛護文物。

同區生還界石保存欠佳

「界石」與本港歷史環環相扣,自英殖管治時期起,已屹立在本港多處,用以勾劃土地界線,包括英國租借新界後,於1899 年在沙頭角中英街設置同時刻有「Anglo-Chinese Boundary 1899」及「光緒二十四年中英地界」的界石,另如1903 年標記「維多利亞城」範圍的「City Boundary 1903」界石等。

除了最近遺失的「九龍內地段 7068」界石,佐敦現時仍有其他界石存在,包括位於佐敦道「三軍會」對出的「DL6」(Defence Lot)界石,屬槍會山軍營的界石。但現場所見,該界石表面有綠色漆跡,「L」字上更擺放有煙蒂;旁邊屬軍部界石的「WD 8」(War Department 8)界石,但右上角已凹陷,柱身傾斜。

佐敦區現時仍找到其他界石,但保存欠佳。
 
記者  何逸蓓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