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一紙《指引》看辦學團體「強制教職員檢測」的拙劣手法!

2021/2/16 — 18:33

資料圖片,來源:Mufid Majnun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Mufid Majnun @ Unsplash

早前教育局長楊潤雄發放訊息,設定有關農曆新年後學校復課安排上「全校教職員定期每兩星期檢測」的「條件」。雖然其後楊局長多番辯解,聲稱「有條件去做」、「此舉非復課必要條件」,以及「亦不希望校長覺得有壓力,要強迫老師做檢測」云云,可是,據悉一些辦學團體早已「投其所好」,「蠢蠢欲動」的以陰柔手法向屬校教職員施壓,以滿足教育局的「條件」要求。

筆者取得香港路德會教育委員會主席向屬校的校監和校長發出一份名為《香港路德會學校農曆新年假後的上課安排指引》(2 月 6 日)(下稱《指引》,另見註)。該《指引》表面上是關乎「農曆新年假後的復課事宜」,其實字裡行間所凸顯的就是「強制屬校教職員定期檢測」的指令。該《指引》第三段明確指出:「本會期望屬校能安排全校教職員定期進行病毒檢測……」,其後在「全校教職員參與定期檢測注意事項」段落的首項是:「學校須擬訂全校恢復半天課堂的目標日期……」,在「學校各項行政安排」章節的第二點是:「各校須據校情及參考教育局通告指引,並與校董會及各持份者取得共識,落實安排及帶領師生在農曆年假後能順利全面恢復面授課堂……」。如此的「期望」和作模作樣的所謂「注意事項」和「行政安排」,拆穿了就是堆砌出所謂「讓學生能固定每天回校上半天課,除了讓學生有正常校園學習及追趕學業外,亦能減輕家長照顧孩童的壓力」等等,看似冠冕堂皇卻虛妄無實的「理由」而已。

平情而論,香港中學校長會的最新調查報告(2 月 9 日)清楚指出只有 3% 共 9 間中學會安排教職員定期作病毒檢測。相關綜合意見包括:質疑學校是否有法理基礎要求教職員定期檢測;客觀上學生交叉感染遠高於教職員傳染給學生的風險;憂慮實際上此據無疑是分化不同持份者,令學校成為磨心等等,值得審慎參考。筆者以為最關鍵的是:校園能否重開復課,理應視乎疫情的現況變化來決定,和教職員定期檢測病毒與否無直接關係!可是,教育局長楊潤雄這邊廂「出口」,一些辦學團體便那邊廂的配合「出手」,向屬校校監和校長作出巧言令色的「威脅手段」,看來筆者所屬的香港路德會是其中表表者,深懂揣摩上意之道,諳熟順應主旨之勢!

廣告

香港路德會發出的這份《指引》沒有用上「強制教職員定期檢測病毒」的色彩明顯強烈「字眼」,可是左一句「期望屬校能安排全校教職員定期進行病毒檢測」,是先罩上一頂鐵打鋼造的帽子,右一句「須擬訂全校恢復半天課堂的目標日期」,便是劃下一條要命的行政死線。況且,所謂「並與校董會及各持份者取得共識」的「共識」,根本沒有提出任何具體原則和處理程序,是虛招一幌,在上層施壓下層必須接招的慣性操作中,各屬校「好自為之」可也。這種一紙令下,屬校必須遵照「期望」執行的心態,如同當前特區政府「長官意志決定一切」的行事方式,哪裡是高舉「基督教教育」的「以牧者智慧治校」理念呢?!說到底,學校管理層與教職員是否必須以民主商討和公平表決形式達到「共識」?如果學校管理層、教職員和家長未能達致「共識」,如何擬訂協調方案以紓緩意見之間的矛盾呢?假若個別教職員並不認同「強制定期檢測病毒」,能否得到充分的考慮和照顧呢?香港路德會這樣的一份《指引》,在程序公義處理上說得含含糊糊,閃爍其詞,看來有如聖經記述的彼拉多洗手一樣了!

歸根究柢,從客觀上維護公共衛生角度看,學生的復課問題必須先取決於大環境的疫情具體變化,才檢視小環境的校園抗疫和防疫條件,教職員檢測一事已是微枝末節,絕不能本末倒置。那麼,嚴格來說,香港路德會《指引》中的所謂「期望」其實只是置「教職員和學生的健康福祉」於不顧的「妄想」!

廣告

註:有關《指引》並無注明「內部機密文件」,況且內容涉及校園各持份者的權益和福祉,公諸於世讓社會人士論斷評理是合乎公眾利益的事。再者,筆者是香港路德會近五十年資深教友,退休前任職該會屬校,並曾擔任教育委員會委員職務,深感有義務和責任與眾人分享該會運用公帑提供教育服務的所作所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