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犯咗錯嘅人說起 — 香港曾有一場多元婚制的討論

2020/9/6 — 12:54

一個壞咗嘅人,一個犯咗錯嘅人,都係懂得用 soundbite 挽救插水形象嘅人。只不過,在講求愛情要忠貞的社會,被人揭發有連串偷食紀錄,便甚麼 soundbite 都無用,唯有潛水保平安。

婚外性行為,當然有問題,但到底是甚麼問題?

(1) 破壞婚姻的神聖?

廣告

在離婚如此普遍的社會,很難說得通。再者,若夫妻情已盡,基於責任感而勉強維持雙方關係,並不見得很神聖。

(2) 背棄一生只愛一個的承諾?

廣告

講大話、言而無信是不對的,即使情慾失控而背叛一夫一妻制的個䅁實在太多太多。但假如夫妻婚前有多元關係的協議,婚外性行為、或沒有性行為的婚外情便難言構成道德上的錯誤。其實很多讀者對藝人都有較嚴苛的道德要求,同樣批評就不會應用到那些有二房、三房、四房的富豪名人身上。這種差別對待的現象,值得進一步探討。

(3) 助長不良歪風,教壞細路?

是否不良,或為何我們會認為不良,涉及複雜的性學、倫理和道德討論。性學專家吳敏倫教授在廿多年前曾寫過一本深入淺出的書,名為《性禁忌》,追溯「一夫一妻」制的起源,剖析「愛情的排他性」內裡是「性的排他性」,並嘗試探究更人道、更公平的多元婚制,包括「一夫一妻」、「一妻多夫」、「一夫多妻」、「多夫多妻」,以及同性戀者和變性人等的婚姻,以彌補現時婚姻制度之不足。

吳敏倫說:「如果一夫一妻真的好,即使有了多元婚制,人人仍是會選擇它的,這制度又怎會受破壞?越怕多元婚制,越堅持用法律去強迫人『忠誠』者,無非要自欺欺人,只表示他其實對『一夫一妻』制也很懷疑和毫無信心。」我們沒必要盲從他,但亦不應該像老 seafood 一樣,經不起任何考驗或質疑,只信自己那一套價值觀正確無訛。

在良與不良之間,總有很多灰色地帶,或不容易定錯對的模糊曖昧。筆者無意替犯咗錯嘅人說話,亦不是要批評化身判官的網民。某程度我們一面滿足偷窺、獵奇的慾望,享受處於道德高地的自我良好感覺(筆者不認為要潔癖到謝絕一切八卦,這太違反人性),一面把握機會抽離,利用網上的討論資源長知識,整理和反思一下我們所身處的制度和文化 / 現象,當中可會有甚麼毛病或構成不必要壓迫的地方,這可謂一種造化 — 把花生或八卦這些謀殺無聊、沒甚營養的行為,作為觸發點,賦予最大、最積極的正面作用。

世上有一種抗爭,叫自我完善。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