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通識看香港的未來

2020/12/6 — 14:14

【文︰jyy】

通識教育科有多長命,就反映社會自由度尚有多少。學科重視提升同學的思維能力和對社會的認識,要求同學能運用證據,平衡正反雙方的意見,及具邏輯地展示和證明個人的觀點。然而,當愈來愈多事情只須考慮愛國心,尤以政治考量壓倒一切時,學科培訓的正反思維能力顯然不太適用,被整頓也不是偶然的結果。

回想開科初期,不少同工盡力摸索更有效的教學成效,額外成立大量聯校通識交流活動,而校內所有關於公民教育,以至是無法歸類的活動,以及近幾年流行的 e-learning,都會見到通識老師的身影。漸漸的,教學工作變得穩定和成熟,做到教學相長,通識老師更成為校內的百搭選項。

廣告

過往,有熱誠的人在香港總能憑藉個人的努力和才能,靈活地找到應有的位置。在這十年間,不少通識老師曾為其他學校以至教育局擔當不同形式的義務分享工作,當中不少人都已晉身為副校或以上職級,亦獲得教育局的嘉許。諷刺的是,現在告訴你學科第一天開始就有問題,一切要推倒重來。在這樣朝令夕改的社會,又應如何勉勵自己和下一代為理想而努力向上。相對而言,變成應聲蟲不置餓死,反而能明哲保身,那誰又願意額外付出?

通識科被宣告整頓以來,總有些人聲言可讓教育重回正軌,但所說的正軌是否符合香港的運作模式?從教育局局長宣告通識科改革至今,一切都顯得急就章,改革方向也處處充滿矛盾。比如,一方面希望下學年九月開辦,但課程具體內容、課時安排、師資培訓、課本送審日程等完全未準備;一方面希望新學科要加入「憲法、基本法及國家發展」等元素,但簡化公開考試評級,屆時學生比現有課程更無動力認識國家的發展;一方面指要釋放學生的壓力,但幾乎每屆通識科都有近九成的合格率,顯然這科不為考入大學的學生構成壓力;一方面指學科精神沒有問題,卻要將科名也革除。是次改革除了是政治判斷外,就看不到半點的專業。作為家長、作為投資者,會對這樣運作的香港有信心嗎?

廣告

通識一直是社會上的稻草人,工作不時遭到抨擊,但多年來仍獲得不同專業機構的正面評價,對工作算是一種的肯定。在大環境的改變下,學科最終還是避不過政治清算,消失實屬可惜,但這總算讓人看清一切。事實上,這刻保得住通識,也無法像從前專業地教下去,正如《新聞刺針》都無法再引用。從前的通識科姑且算是社會的一面鏡子,讓學生看到正反意見的交流,學會有選擇的權利,殺科正代表著社會要走向不容異見的路,尤如立法會已不需要泛民主派作為遮醜布,亦伴隨著更多人面對未審先被還柙、各原告變被告、記者因報道被控被炒等景象。如此走下去,社會沒了所謂的反對聲音,各行各業無法在政治凌駕與專業判斷下取得平衡點,香港也由在國際社會左右逢源的角色變成四不像,這樣的香港能走得多美好?

在通識教育科工作了十年,當然有想過殺科的情景,但到這一刻學科要改頭換面,反而沒有很大感受。或許,對社會不再存有幻想,就學會多為自己打算。

(作者自我簡介:愛護通識科的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