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醫近卅戴 麻醉科醫生加入罷工 對林鄭分化醫護感憤怒 斥「係咪要做共產黨的一隻狗」

2020/2/4 — 14:19

麻醉科工作的高醫生(化名)

麻醉科工作的高醫生(化名)

醫管局員工陣線發起旳罷工進入第二天,在麻醉科工作的高醫生(化名)亦有參與。他說,自己由 1992 年起擔任醫生,「罷工是第一次」。他形容,那種下決定前的壓力是「作為旁觀者不會有的」,既要一邊考慮家人,考慮工作可否作為賭注,另一邊想告訴市民、政府,醫護罷工一直以來都不是為私念,罷工要向市民、病人、同事、自己交代,「我們的訴求從來都是想政府可以減低風險。」

高醫生說,「其實作為一個醫生,我寧願返工,返工簡單得多。」選擇站出來罷工,令同事工作增加負荷,他本來都不太想。但權衡利害後,他仍決定罷工,「我始終覺得要站出來,如果你不表態,是對罷工同事不公平」,最後大家共同承受不封關的後果。

他表示,明白其他同事不罷工可能有升職、前途的考慮,自己早就預計罷工可能會面臨秋後算帳,但他工作多幾年後就退休。高醫生說,「自己過去都喜歡在這機構工作,但現在機構已和以前不同,留下來無意思,做得不開心就走。」

廣告

他批評,多個星期以來「政府像是完全聽不到」醫護的訴求,是否與醫護對話的取態,政府亦相當飄忽。他又不滿醫管局行政總裁高拔陞作為領袖,無辦法提供「firm answer」,也沒有為醫護人員向政府表達訴求。他對醫管局管理層失望,對政府刻意分化醫護人員分化感到憤怒。

他不滿特首林鄭月娥,反問「(林鄭月娥)你話自己唔係同香港人對著幹?你自己用良心問下自己,你不停分化每個組別、每個階層,你係咪要做共産黨的一隻狗?」

廣告

面對疫情,高醫生指自己在手術室內工作,較更多前線醫護安全。但他同時說,他的工作亦包含高危的程序,例如插喉、拔喉。

高醫生說,政府的訊息一時一樣,「一時說裝備非常足夠,一時說未必夠、要自己買。」他不相信政府。不過經同事親身點算後,他說現階段他工作的醫院仍有足夠裝備。但資源有限,「長遠還是要視乎這場仗會打多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