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復原的第一步 — 面對創傷

2020/8/21 — 16:10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新書《天愈黑,星愈亮》出版後,經常收到讀者私信致謝,我一一細讀。

「這場運動未完,卻改寫很多香港人生活。讀你著作,每一頁故事如中催淚彈的感動。有些場境熟悉,有些是不知情,讀著如讀小說,追著每一個故事,內裡有幾多共鳴。」

「自從去年反修例開始留意妳的臉書,妳的報導總是令人感動,我不只一次在坐車途中邊看邊流眼淚,妳寫的東西令我置身於現場般,又繁張亦痛心。謝謝妳把歷史記錄下來。也感謝妳出力守護香港。」

廣告

亦有失明讀者透過社福機構,取得了新書的電子版閱讀。

我實在受寵若驚。坦白說,親身到現場,把親歷的事如實報導,紀錄下來,是記者的基本責任。在一個健全的社會,人民的聲音和不滿,可以透過多個渠道反映,這時記者或新聞工作者,並不是唯一排解問題的出路。

廣告

的確,早年我做記者時,社會相對風平浪靜,不少市民認為,不需要看新聞也活得好好的,那也是社會平靜才能懷有的想法。

去年反修例運動裡,香港人經歷了巨大的傷創,有些傷口還在流血。但有權勢者不但沒有正視大家經歷過的苦難和痛楚,還以不成比例的力度,宣傳另一套相反的論述。

受傷之後,被否定,我們連發聲的機會也沒有。感受被忽略,被壓抑,不准說。這種二次傷害,帶來的負面影響,不會比第一次輕省。

這個時候,我就明白,為何讀者們對一些如實紀錄當時發生的事的書,如此珍視。只因整個機器都用方法否定我們經歷過的事,付出了犧牲過的人,不可以被遺忘。此時,讀着文字紀錄,如同讓我們看見自己,如同被告知:受傷了,感到哀傷,是正常的,我們一起經歷過。

必須要坦承面對發生過的事,才有條件談從創傷之後康復的機會。一個社會如此,一個家庭如是,一個人也一樣。

感謝《明報》星期日生活訪問,讓大家談談如何走過創傷。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