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悼念吳宗素先生(1930-2020)

2020/11/18 — 12:39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昨天(11月17日)早上收到吳宗素先生在美西岸離世的消息,令本已鬱悶的心情再添哀愁……

記得今年5月,宗素先生寄來電郵:「我的日子所剩無幾,什麼時候可以全集出来?」讀後滿心歉疚。他一直念茲在茲的,就是《吳耀宗全集》的出版進度。《全集》合共四卷七冊,自2015年出版卷一,計劃在三至四年內出齊。但因著各種原因,進度未及預期,至2018年只趕及出版了卷三。作為主編的我,完全明白宗素先生的牽掛。當卷四在本年9月印妥,即速遞到美國。隨後收到宗素先生傳來一張全套《全集》的相片,相信他目睹7冊全集,喜悅之情比我更甚,這也算是圓了老人家的一大心願。他在9月20日的電郵中說:「父親全集4册已出齊,每本約500多頁共7本,這是大事情。不能在國内出版,深為遺憾。其中有我寫的序言,有我的提詞。」現在回想,如果卷四的出版再生波折,那肯定成為我畢生無法釋懷的一大憾事。

卷一出版宗素先生傳來照片(2015)(作者提供)

卷一出版宗素先生傳來照片(2015)(作者提供)

廣告

卷四出版宗素先生傳來照片(2020)(作者提供)

卷四出版宗素先生傳來照片(2020)(作者提供)

廣告

每一位研讀中國教會史者,都不會對「吳耀宗」的名字陌生。吾生也晚,只能透過文字來認識這位極具爭議的人物。早於90年代,便聽說吳耀宗的長子在美定居,但一直跟他緣慳一面。

直至2007年3月,蒙中國教會前輩鄧肇明先生安排,有幸與訪港的宗素先生見面。那次會面,除鄧先生外,還有另外兩位中國教會史的同行(梁家麟博士及姚西伊博士)。當日在油麻地青年會見面的情景,至今仍歷歷在目。回想吳耀宗與青年會的密切關係,如今在青年會與其後人一聚,確是饒具意義的安排。

姚西伊、鄧肇明、吳曾蕙心、吳宗素、梁家麟、邢福增(2007)(作者提供)

姚西伊、鄧肇明、吳曾蕙心、吳宗素、梁家麟、邢福增(2007)(作者提供)

對我們這群關心及研究中國基督教的學者而言,能夠跟宗素先生面談,並從他口中了解吳耀宗,誠然是極興奮的事。後來,有機會再跟宗素先生交談,提出編篡吳耀宗著作全集的構想,並獲其俯允。於是,便立即負責籌組編委會,邀請了鄧肇明、梁家麟、姚西伊諸位一起商討。編委會各人均有繁重工作,雖已就基本方向達成共識,但具體工作仍未正式展開。2009至2011年間,由於獲香港研究局撥款資助,進行中共建國後基督教人物吳耀宗與王明道的研究,乘此機會全力投入搜集吳耀宗的資料,期間亦曾赴美訪問宗素先生,並就全集工作徵詢其意見。

吳耀宗與中國基督教學術研討會(2010)(作者提供)

吳耀宗與中國基督教學術研討會(2010)(作者提供)

為推廣對吳耀宗的研究,我於2010年6月在香港籌辦了「吳耀宗與中國基督教」學術研討會。會上,宗素先生發表了〈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我所知道的父親〉長文,詳細回顧了吳耀宗的一生。按宗素先生的意思,所謂「有意」,指「父親一廂情願篤信社會主義制度,認同這個政權,義無反顧」,但卻要面對「無情」的革命洪流,「父親本人最後也厄運難逃」。宗素先生自述,「作為歷史和現實的見證人,我有責任,憑良知,忠實展示真相,和遺忘作鬥爭」。文章最後以「父親是個悲劇性的歷史人物」作結。後來,這篇文章收在我主編的《大時代的宗教信仰:吳耀宗與二十世紀中國基督教》(2011)論文集內,我更特別為宗素先生一文補充註釋,讓更多讀者能掌握一些重要的背景。

自2010年的會議前後,《全集》的籌備工作已取得較大進度。我多次到上海、北京、及美國的檔案館及圖書館,希望能盡最大努力,務求令全集的內容更「全」更「廣」。最後,搜集及整理出吳耀宗的著作目錄,條目達五百多條,合共中文約150多萬字,英文約18萬字。同時,吳宗素先生也提供其珍藏的未刊文稿,令全集更具價值。

在此,順道記下這些年間我在吳耀宗研究上的一點成果。一方面,我參與了台灣「漢語基督教經典文庫集成」系列,承擔了為吳耀宗的《黑暗與光明》、《社會福音》及《沒有人看見過上帝》作編注的工作。兩冊書先後於2012及2016年出版。藉著為上述著作的註解,讓我更深入地進入吳耀宗的思想世界。

另方面,由於開始系統地搜集吳耀宗的著作,先後完成了數篇學術論文:

(一)〈烈火洗禮中的基督教──抗戰時期吳耀宗對基督教與共產主義關係的探索〉,李金強、劉義章主編:《烈火中的洗禮:抗日戰爭時期的中國教會,1937-1945》(香港:建道神學院,2011),頁39至70。

(二)〈「愛國」與「愛教」──中共建國前後吳耀宗對政教關係的理解〉,邢福增主編:《大時代的宗教信仰:吳耀宗與二十世紀中國基督教》)香港:基督教中國宗教文化研究社,2011),頁465至506。

(三)〈中共建國初期吳耀宗的神學再思〉,《漢語基督教學術論評》,第18期(2014年12月),頁87至126。

(四)〈基督教與共產主義的調和──試論中共建國後吳耀宗的思考及其實踐困境〉,《道風:基督教文化評論》,第45A期特別號(2016年12月),頁249至296。

可以說,上述研究,都是受益於《吳耀宗全集》的資料搜集。如果不是得到吳宗素先生長期的信任及支持,很難想像可以完成這些研究。

面對宗素先生,我只有感恩、感謝與感激。《吳耀宗全集》是一項浩大的工程,沒有宗素先生的支持,根本無法可以跟讀者見面。宗素先生除了提供其珍藏文稿及照片外,更在財政上承擔全集的出版經費。記得筆者在2009年3月及2014年1月兩度乘赴美工幹之便,在加州與他見面交談,蒙宗素先生及夫人曾蕙心女士熱情接待,並分享彼此對吳耀宗的理解。先生及夫人均是廣東人,可以痛快地以粵語交通,誠然樂事。有一次,在他家晚飯後,宗素先生更在晚上開車送我到機場。

吳宗素合照(2009)(作者提供)

吳宗素合照(2009)(作者提供)

吳宗素合照(2014)(作者提供)

吳宗素合照(2014)(作者提供)

除了《全集》出版工作外,我也常在電郵與他請教不少當代中國基督教的問題,他總是熱心回答,將他知道的情況告之。10月29日,最後一次收到他的電郵,建議我去看某本前統戰部幹部的著作。在他介紹下,我又得以與趙復三、江文漢的兒子江肖文、涂羽卿的兒子涂繼正認識。趙復三、江文漢及涂羽卿在當代中國基督教的角色,實毋庸多言。這些走過時代軌跡,經歷革命洗禮的基督教人物,竟然可以與我有如此獨特的交接,此誠治史者一大樂事。這一切,完全是得力於宗素先生。

如今,宗素先生已走畢人生道路,每念及與先生昔日的交往,音容猶在,只能藉文字聊表緬懷。對於《全集》出版進度一再延誤,實深感歉咎。雖蒙先生體諒,內心仍感不安。如今,總算不負所托,趕及完成全套《吳耀宗全集》的出版工作,相信也算為先生完成一大夙願。眾所周知,先生晚年一直為取回吳耀宗的40冊日記而奔波,並多次致函有關當局,甚至親身到中國駐舊金山總領館請願,均不得要領。坦白說,日記何時得以解禁?委實無人知曉。不過,當權者企圖掌控歷史之舉,昭然若揭。

再次翻閱與宗素先生的電郵,見到「何時可以見到祖國民主自由的日子 ????? 」的感慨。是的,先生離世時,或許仍帶著疑問。但願他目睹全套《全集》,在各種遺憾中,仍能得以釋懷。

我早已立志,要寫一部吳耀宗的傳記,盼望早日能夠完成,並將之獻給宗素先生。

發表意見